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4章 帝四小姐的下落
    这女人,实在是太过可怕。

    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奚九夜眸微微眯起,看向了帝锦瑟。

    “奚九夜,你以为,你向铲除帝释伽那样铲除我”

    长孙雪缨接下来的话,让奚九夜的脸色愈发难看。

    可旋即,奚九夜大笑了起来。

    “长孙姑娘,你有何证据,说帝释伽是我杀的,我想整个帝魔家族中,最想除去他的,并非是我奚某人,而是你才对。”

    “奚九夜,你胡说些什么。我和帝释伽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

    长孙雪缨面色阴沉。

    “这就要问长孙姑娘了,帝释伽是你的未婚夫,若是没有意外,他会是你的未来的夫君。可逆偏偏有了心仪之人,那人正是帝莘。”

    奚九夜似笑非笑,斜睨着长孙雪缨。

    “你胡说。”

    长孙雪缨被说中了心事,粉脸通红。

    她嘴上不承认,可神情举止已经说明了一切。

    长孙雪缨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可终归是情窦初开,瞒不住奚九夜的眼。

    “是不是胡说,长孙姑娘心底有数。你一直留在帝魔家族,显然也不是为了和帝释伽培养感情,否则你就不会三番五次,拒绝他的示好。你真正的用意,是为了等帝莘上门。”

    只要帝莘到了帝魔家族,打败了帝释伽,帝释伽是最强帝魔的说法就不攻自破,长孙雪缨和帝释伽的婚约自然也就解除了。

    不得不说,帝莘这小子的女人缘还真是不错。

    无论是叶凌月还是长孙雪缨都是女人中的极品存在,比起帝锦瑟兰楚楚之流,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一想到这里,奚九夜不禁心底有些酸溜溜的。

    最初,奚九夜也无法确定长孙雪缨的真正心思。

    可当他无意中从帝云裳的口中得知,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名美貌的女子,天天来禁院探望她时,奚九夜就长了个心眼。

    奚九夜还特意询问了帝云裳,那姑娘曾经询问过,关于帝莘以及帝莘被抛弃的事。

    只是帝云裳的记忆很是模糊,回答也是颠三倒四的,长孙雪缨想来也没能得到什么有用消息。

    “奚九夜,你少在那妖言惑众,你再胡言乱语,我就将帝释伽的事,告诉帝景天。”

    长孙雪缨被看破了心事,恼羞成怒。

    “若是长孙姑娘有证据,大可以去告诉家主。”

    奚九夜摊摊手。

    长孙雪缨是什么人,奚九夜也很清楚。

    她师出名门,办事也是遵规循矩,如果有证据,早已告诉了帝绮罗和帝景天,又怎么会拖到今天。

    这意味着,长孙雪缨手头根本没有证据。

    “你少得意,你的狐狸尾巴藏不了多久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暗之领间相互勾结,支持帝锦瑟,又杀了帝释伽这些都是帝魔家族的家务事件,我身为局外人,本就不该过问。”

    长孙雪缨满脸怒红,就欲发作,可旋即又笑道。

    她冲着奚九夜眨了眨眼,判若两人,露出了一脸娇媚可人的模样。

    长孙雪缨生得绝美无双,喜怒之间,自有一股不同的风情。

    她忽展颜一笑,犹如百花齐放,一时美不胜收,饶是奚九夜也觉得眼前一炫。

    “奚总管,我并不想为难你。帝释伽的死活与我无关,不过,雪缨有一个不情之请。”

    长孙雪缨靠近了奚九夜,她身上的处子之香扑面而来。

    奚九夜浑身紧绷,由着长孙雪缨那张丽颜一寸寸逼近。

    “我想知道帝四小姐的下落。”

    长孙雪缨红唇之间,一扇一合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透着无尽的诱惑之意。

    一双明眸里,也满是诱惑之意。

    “长孙姑娘”

    奚九夜的声音,有些迟缓。

    “叫我雪缨,长孙姑娘太见外了。”

    长孙雪缨的指,按在了奚九夜的唇上。

    “告诉我,帝云裳在何处”

    长孙雪缨眼看奚九夜一副对其痴迷不已的模样,心底暗喜。

    果然,惑心术之下,奚九夜这样的异魔根本无法抵御自己的魅力。

    惑心术,是道门的一种法门功法。

    这种功法,最早是道门用来拷问叛徒只用,后来经过了道门大能的改良,成为了一种法门。

    它也是一种精神法门,能够攻人不备。

    “帝云裳她”

    奚九夜唇动了动。

    “什么”

    长孙雪缨一喜,又靠近了几分。

    “帝云裳她已经死了。”

    奚九夜斩钉截铁地说道。

    长孙雪缨一愣,抬头一看奚九夜的眼神。

    却见奚九夜的眼底,只有无尽的讥讽之色,哪里还有惊艳和被迷惑的意思。

    他没有受惑心诀控制

    长孙雪缨大惊。

    “长孙雪缨,你个贱人居然勾引九夜”

    帝锦瑟的声音如炸雷般,在禁院外炸开了。

    就见了一个怒气冲冲的人影,一下子闯了进来。

    “好你个奚九夜,你彻夜未归,我以为你去干什么去了,居然是和她在一起”

    昨日奚九夜归来,带回了兵王符后就说要去找黑长老,哪知一去就是一个晚上,到今晨都没回来。

    帝锦瑟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一大早,她就前去客院找奚九夜,却说奚九夜早已回去了。

    帝锦瑟心知不对,再一打听,才知道知奚九夜在禁院一带。

    禁院那种破地方,早几日还死过人,奚九夜去那里干什么

    帝锦瑟满腹困惑找上门来,哪知一眼看过去,险些没把自己给气死。

    奚九夜竟然和长孙雪缨两个人在卿卿我我。

    两人本就靠的近,方才长孙雪缨为了听清奚九夜的话,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可上去就像是在亲吻一般。

    长孙雪缨一听到帝锦瑟的声音,急退了几步。

    “锦瑟夫人不要误会,我和奚总管并没什么,我们只是在商量一些事。”

    长孙雪缨心里也是惊魂未定。

    只差一点点,奚九夜就要袒露帝云裳的下落了,哪知这小子,忽然清醒了过来。

    原本她还打算继续施展惑心术,奈何帝锦瑟又闯了进来。

    “贱人,你还想狡辩,你和九夜之间,有什么可以商量的事。”

    帝锦瑟满脸的鄙夷,她早就说过,长孙雪缨这女人不是什么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