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1章 行踪之谜
    不过正是因为它反复不定,反倒激发了奚九夜想要驯化这张符箓的心。

    这张符箓,和叶凌月还真是相像啊。

    奚九夜不无讽刺地想到。

    他是从叶凌月的眼皮子底下,夺走了这张兵王符的。

    可叶凌月又岂是甘心认输的主。

    奚九夜前脚拿走了兵王符,叶凌月后脚就将烽火神尊给收拾了。

    奚九夜在返回异域的途中,就得到了安插在神尊府的眼线的消息,叶凌月出手了。

    叶凌月出手,奚九夜并不觉得奇怪。

    叶凌月不出手,奚九夜才会觉得奇怪。

    只是叶凌月这次出手,让奚九夜很是意外,叶凌月并没有杀了烽火神尊,而是毁其神印,将其全家上下,都贬到了人界,永世不得为神。

    不得不说,叶凌月的手段很是毒辣。

    对于烽火神尊那样的老牌神尊而言,永世不能为神,可比死还要难受得多。

    在人界走了一遭,叶凌月比起前世,可是心狠手辣了许多。

    奚九夜记得,当初的夜凌月,对待俘虏,还曾一度让其放了那些俘虏。

    而今的叶凌月,却已经懂得了,用比死更加可怕的手段。

    叶凌月的这个做法,在奚九夜看来,对于神界的那些老牌神尊们而言,震慑之意更加明显。

    若无意外的话,经此一役,那些还未屈服的老牌神尊必定被吓得够呛,纷纷效忠诸神山。

    “叶凌月,到底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奚九夜在心底默念道。

    比起前世,叶凌月更加懂得操控人心。

    “九夜老弟”

    见奚九夜面色变幻莫测,黑雾唤了几声。

    “没事,只是有些遗憾罢了。不过,能够驯化兵王符就已经很不错了。”

    奚九夜的脑中,已经有了兵王符的使用之法。

    不过遗憾的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奚九夜也没看出这张天符身上,任何关于那位传奇法师一真的遗留之作。

    见奚九夜已经开始学着使用兵王符,黑长老迟疑了下,欲言又止,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黑长老是巫,精神力很是强大。

    他方才分明感到,兵王符即将臣服于奚九夜,可是不知为何,一瞬之间,兵王符忽然改变了主意,选择了被驯化,而非是认主。

    虽然只是一念之间,可直接影响到了兵王符不认主。

    难道说,有什么东西,导致了兵王符的变卦

    可客院里,早已被设下了禁制,照理不该受到外界干扰才对。

    这一点,也正是黑长老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不过,手中有了兵王符和冥棺两件利器,奚九夜在帝魔家族的地位无疑会更加稳固,对于暗之领而言,无疑是一件好事。

    等到帝魔家族的事情了结后,下一步就是对付天魔廷了。

    夜色无边,客院在禁制的作用下,沉寂无声。

    就在客院的一侧僻静墙脚,一片婆娑的树影下,矗着个人。

    帝莘眼眸熠熠生辉,凝视着不远处的客院。

    奚九夜进入客院,已经有两个多时辰了。

    客院看上去风平浪静,里面的灯火都很平静。

    可在帝莘看来,却有些不同。

    倒不是说帝莘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而是他体内,已经冷却了多时的血,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那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虽然不知道客院里到底有什么。

    可里面必定是发生了什么,帝莘甚至能闻到,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种血腥味极淡,只有经历过大量杀戮的人,才能闻到这股气息。

    灵魂深处,有什么东西被狠狠撞了一下。

    有一瞬,帝莘有种冲动,闯入客院里。

    可那冲动,迅速消失了。

    帝莘皱了皱眉,强压了心头的不耐烦。

    那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帝莘蹙蹙眉,身形一逝,消失在夜色中。

    不过数息之后,就在帝莘早前的位置,长孙雪缨出现了。

    这几日,长孙雪缨明里暗里,都在留意着那个叫做凤巫的亲卫队长的影踪。

    虽说还不肯定,可长孙晓雪缨一直觉得,对方让她的感觉,和帝莘很是相似。

    “又让那小子跑掉了。”

    长孙雪缨一脸的怒容。

    这几日,她就跟猫捉老鼠似的,不断寻找那人。

    可对方就在身旁,可每次都被他溜掉了。

    这让长孙雪缨极其不满。

    “我就不信,你能躲得了一世。”

    长孙雪缨咬着红唇,一脸的怒容。

    她实在不明白,那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若是他就是帝莘,在帝魔家族即将重新选举少族长的重要日子里,他为何还不现身。

    要知道,帝释伽已死,帝魔家族虽然也有少族长人选,可是无一人比帝莘更合适。

    只要帝莘出现,他就很可能是新一任的帝魔。

    难道,他不想找到他的娘亲

    长孙雪缨气得跺了跺脚,转身离开了。

    长孙雪缨出现的那一刻,帝莘已经掠出了客院的范围。

    帝莘只身朝着禁院行去,距离禁院起火,已经过了多日。

    帝魔家族的人已经遗忘了这一场火灾。

    可对于帝莘而言,他依旧没有放弃,哪怕迄今为止,他都没打听到帝云裳的下落。

    帝云裳,就如人间蒸发了一样。

    “看样子,只有奚九夜知道她的下落了。奚九夜”

    帝莘看了客院的方向一眼。

    奚九夜,你几次三番,坏我之事。

    前世你欺负我家洗妇儿在前,今世,你掠我娘亲,此仇,我帝莘必定要报。

    帝莘并不知道,就在方才,他神魂震动的那一刻,他生生坏了奚九夜的好事。

    兵王符在犹豫着是否认主的那一刻,感受到了更加强大的兵魂的存在。

    一念之间,兵王符从认主改为了驯化。

    它暂时蛰伏了起来,只是为了等待最合适的符主的出现。

    天亮前后,奚九夜才走出了客院。

    他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疲惫,可眼底却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经过了一个晚上,在黑长老的帮助下,奚九夜已经能够灵活掌握兵王符了。

    眼下要做的,就是试一试兵王符的作用。

    奚九夜想了想,朝着禁院的方向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