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4章 破印
    “无论如何,兵王符乃是神界之物,我无论如何也要将其拿回来。”

    奚九夜从她眼皮子底下拿走了兵王符,叶凌月自不会善罢甘休。

    “薄情,烽火神尊已死,南奚域暂时无人统治,我希望你能暂管南奚。”

    叶凌月说道。

    “四方神尊,你带消息返回诸神山,告诉他参与婚宴的老牌神尊和上位神的名单,让他无比盯紧这些人,我怀疑这批人,近期还会有所举动。”

    叶凌月再说道。

    “王家父子,我留你们在南奚辅佐薄情。”

    叶凌月逐一下令。

    “陛下,那您?”

    四方神尊担忧道。

    “我会和秦小川、常、祝等人一起通过第一天魔井,进入异域。”

    叶凌月在南奚流域耽误了几日,留下的时间算不上充裕。

    算算日子,奚九夜应该已经返回的异域了。

    她务必要在帝魔家族开始少族长选拔之前,赶到帝魔家族的大本营。

    “太危险了,南奚的事交给王家父子即可,十三,我陪你一起前往异域。”

    薄情不同意叶凌月涉险。

    秦小川等人,也并非什么可靠之人,尤其是祝、常等人,要么是封天令宿主,要么和封天令又千丝万缕的关系。

    “薄情,我知你在担心我,可此去异域,人数越少,行动越隐秘,越是安全。你放心,我不会有事,找回兵王符后,我会第一时间赶回神界。你们在诸神山等我即可。”

    神族和异族,修炼体系不同,神力和魔力的区别,一目了然。

    薄情和四方神尊若是到了异域,很容易被识破。

    反倒是叶凌月,因为修炼的乃是天地之力,反倒不会被识破。

    考虑到这点,叶凌月并不愿意两人陪同。

    见叶凌月主意已定,两人也不再勉强。

    一行人在南奚城分道扬镳,叶凌月折返,返回古九洲。

    妖界,太虚墓境。

    由于啵啵的离开,祝年玉不得不一人琢磨天音神印。

    经过了几日的破解,祝年玉终于打开了太阴神印。

    “不愧是九洲第一印,破解起来,肥了不少手脚。”

    几日不见,祝年玉看上去憔悴了不少。

    祝央央的死,对祝年玉而言,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为了挽救祝央央的魂魄,让其早日冲入轮回,祝年玉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破解祝央央的诅咒之法。

    这几日来,他不眠不休,都是为了破解太阴神印。

    此时,叶凌月等人已经站在了太阴神印前。

    不知已经存在了多少年的太阴神印,形如一个太极八卦,用鲜血绘制而成。

    没有人知道这个太阴神印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亦或者是谁留下来的。

    但有一点,它并非一次绘制而成。

    第一口天魔井,就在太阴神印下面。

    第一口天魔井,据说是天魔廷的第一任太宰开辟的。

    所以粗莫估计,太阴神印应该出现在第一口天魔井之后,大概有万年多的时间了。

    万年时间,就算是山岳,也已经化为沧海。

    更何况是一个由血液绘制而成的身影。

    在最初的太阴神印形成之后,它又经过了战火和岁月的多次摧残,数度被毁,数度被修复。

    最后一次破坏,乃是太虚神尊的魂魄魂飞魄散时,被帝莘的妖祖之力所毁。

    最后一次修复,则是紫堂宿用了洪明月的玄阴之血修复。

    这一破坏,一修复,对太阴神印本身而言,也是一个重大的破坏。

    尤其是紫堂宿离开太虚墓境后,太阴神印变得更加不稳定。

    摇摇欲坠的太阴神印上,随时都有大量的黑色煞气冒出。

    这些煞气,积累到一定量后,就会化成异魔。

    异魔脱胎之后,就会为非作歹。

    好在煞气脱胎的异魔,在孵化之处,并不强大。

    它们甚至无法直接化成人形,更不用说,像是秦小川那样,化为人胎,直接化为人形了。

    它们大多只能虚化成各种凶兽,在紫堂宿离开后,帝莘曾经叮嘱过赤烨,赤烨就专门派妖兵在这一带把守。

    一旦有可疑的魔煞之气形成,赤烨都会在第一时间将其铲除。

    这也防直了魔煞之气越来越多,异魔不断增多的局面。

    可这一次,叶凌月等人要做的,却是彻底打破第一口天魔井。

    “小月月,你可是想清楚了,真要破开太阴神印?”

    啵啵和祝年玉以及秦小川、叶凌月等人,站在了太阴神印旁。

    这个神印,就如一个庞大的石磨,压在了第一口天魔井上。

    哪怕是踩踏在上面,依旧能够感觉到,地面下,有微微颤抖之感。

    在疮痍满目的太阴神印上,不是有一缕缕黑色的煞气冒出。

    一缕煞气趁着太阴神印的某个缝隙,钻了出来。

    它在半空中,不断变换,化为了一只面目狰狞的蝎子,蝎尾一钩,刺向了叶凌月的脚。

    一脚踏下,只听得嗤的一声闷响,那煞蝎就被踩得四分五裂。

    同时,地面也跟着狠狠地摇晃了下。

    “就算是不破开神印,这个神印,也支撑不了多久了,至多一个月。”

    叶凌月看了看松垮的地面,皱了皱眉。

    作为紫堂宿的唯一传人,又是名出色的神念师,叶凌月的判断力自是非同小可。

    她也曾怀疑过,师父紫离开时,为何没有再度修复太阴神印。

    如今想来,也是情有可原。

    这里的太阴神印,经过无数前人的修复,已经变得脆弱不堪。

    哪怕再找到一名玄阴之女,将其斩杀,用其血绘制神印,也不过是雪上加霜罢了。

    更何况,紫堂宿本就不是嗜杀之人,当初他击杀洪明月,想来也是情非得已。

    “既是如此,索性直接将其打破,我会在异域那边,重新绘制一个太阴神印,将异域的入口直接封死。”

    叶凌月心中,早已有了自己的打算。

    既然太虚墓境的第一口天魔井已经无法再封印,那索性从源头遏制,同样也能发挥作用。

    秦小川听罢,面色微微一沉。

    他倒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胆子如此之大,她舍弃了四方神尊等人,单枪匹马前去异域,居然还有把握要封印天魔廷开辟的第一口天魔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