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5章 新式冥纹
    若是对方用了神魂搜索,那可就不同了。

    哪怕是谎话,一旦在神魂搜索面前,也只有被拆穿的份。

    四方神尊毕竟是高级神尊,她真要插手王家的事,免不得要动用神魂搜索,届时,烽火神尊的所作所为,就败露了。

    见对方哪壶不开提哪壶,王二少的神情变了变,眼底的嫌恨之色,毫不掩饰。

    居然敢用这般语气和他说话。

    他算是哪门子烽火神尊的手下,出手杀了他娘不止,如今还敢一副趾高气扬的与他说话。

    他再不济,也还是烽火神尊的徒弟!

    “混账,你算什么东西,我师父都还未发话,你居然……”

    王二少怒斥道。

    这时,他觉得肩上微微一疼,似被蜜蜂蛰了一口。

    王二少也没什么感觉,嘴上还是喋喋不休着。

    “闭嘴。”

    烽火神尊蹙眉不止。

    他看看奚九夜,不知奚九夜到底要用什么法子,让王二少老实下来。

    几个呼吸之间,王二少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安安静静,矗在一旁。

    “二少,我问你,王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二少张张嘴,神情自若,开口就说道。

    “我爹王巨鹏勾结异魔,叛逃在外。他的阴谋被我师父烽火神尊发现了。师父为了保住王家,接收了王家的产业,我娘和我们几个,都不愿和异族勾结,就投靠了师父。师父大人不记小人过,收留了我们几个,是我们王家的再造恩人。”

    烽火神尊大吃一惊。

    他当然知道,王家的真相。

    “烽火伯伯,你可以用神魂搜索再试一试。”

    奚九夜提醒烽火神尊。

    烽火神尊迟疑了下,上前,用了神魂搜索一试,让他诧然的是,王二少所说的话,可他脑中的记忆不谋而合。

    “这……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连他的记忆都篡改了?可他的神魂也并没有留下记忆被改的痕迹。”

    烽火神尊很是不明白这一点。

    按理说,记忆篡改必定会留下痕迹。

    “冥纹已经发挥了作用,他的体内,被我植入了一种特殊的纹路。这种冥纹,一旦进入体内,就会无色无形,这一次,哪怕是叶凌月能耐逆天,也不可能发现这种新的冥纹。”

    奚九夜这一次敢来找烽火神尊借兵王符,自也是有备而来。

    自从知道了叶凌月手中也有冥纹之后,暗之领的几人就知,光是现有的冥纹可能无法直接对付叶凌月。

    黑长老就一直想法子,提升冥棺现有的冥纹。

    最初,黑长老一直没有什么突破。

    可就在冥棺吞噬了两名封天令宿主的肉身后,这个情况终于有所改观了。

    就在五日之前,冥棺里孵化出了一种新的冥纹。

    这种冥纹,在老的冥纹的基础上,有了一个更加显著的优点。

    那优点就是无形无踪。

    暗之领的冥纹,和神界缘由的灵纹、神纹都不同。

    它更加霸道阴毒,暗之领的冥纹更是能够直接钻入人体,依附在器官甚至血脉之中。

    也是因为暗之领冥纹的这个特殊性,在人族和神族最初面对暗之领的冥纹时,一直束手无策。

    再高明的方士和医者,也很难在人的体内做文章。

    可这冥纹,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上,就有些不同了。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亦或者是叶凌月也拥有一口冥棺的缘故。

    叶凌月的冥棺是可以察觉暗之领的冥纹的存在的。

    哪怕那些冥纹是隐藏在人的体内,也能第一时间发现,进一步将其吞食。

    这样一来,叶凌月的冥棺就成了暗之领冥纹的克星。

    可这一次,新生出来的冥纹就不同了。

    它可以说是隐形的,就连叶凌月的冥棺,只怕也一时无法察觉它的存在。

    奚九夜对王二少使用的,就是这种新的冥纹。

    “有了它,别说是四方神尊,就算是叶凌月亲自调查此事,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奚九夜笑了笑。

    “太好了,这么一来,王二少就永远不会背叛我。不怕王巨鹏那小子不乖乖交出兵王符……对了,贤侄,既然你也知道兵王符的操控之法,那不如,我借你一个月时间的兵王符。等到你把兵王符换给我时,将方法也一并告诉我?”

    烽火神尊笑道。

    奚九夜心底冷笑,烽火神尊还真是天真,他真以为,到了暗之领手里的东西,能那么好要回来?

    不过,烽火神尊既然是被叶凌月盯上了,那他在神界,也就没有可能有更大的作为了。

    即便是躲过了这一次,只怕也是躲不过下一次了。

    以奚九夜对叶凌月的认识,叶凌月是不达目的绝不放手的性子。

    王巨鹏没有投靠他倒还好,一旦真的投靠了叶凌月,烽火神尊必亡。

    当然,这些道理,奚九夜也不可能说破。

    见解决了王二少这个心头大患,烽火神尊顿时喜笑颜开。

    他也不再多说,将兵王符交给了奚九夜。

    再说叶凌月等人回到了客栈。

    王巨鹏早已等候在那。

    “陛下,怎么样了?”

    今日王赵氏大婚,王巨鹏一天都心如刀割。

    虽说对方背叛了他,可总归是一夜夫妻百夜恩,白日里,他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去神尊府质问,可奈何想到了叶凌月早前的命令,他只能忍气吞声,等候在客栈里。

    叶凌月也没有隐瞒,将王赵氏和王大少的死讯,转告了王巨鹏。

    后者一听,面如死灰。

    “陛下,属下并无他意,他们敢谋害四方神尊,也是咎由自取。”

    王巨鹏叹了一声。

    也是他管教无方,才会教出那样的不孝子来。

    好在,二儿子王山还活着。

    “兵王符还是没有找到,我想,它应该在烽火神尊身上。”

    叶凌月也略有些遗憾。

    “陛下,属下也知,陛下已经尽力了。但,属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求陛下能够救出我的二儿王山,为我们王家保住最后的一点血脉。”

    说罢,王巨鹏径直跪了下来。

    “起来吧,王山我会尽力救,不过,明日你要跟着我们去一趟神尊府。”

    既然暗的不行,那只能来明的了。

    为了凑齐十大天符,叶凌月也得再去会一会烽火神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