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9章 惹祸上身
    叶凌月的速度极快,一旁的宾客们都还没回过神来,她手中的酒杯,已经塞进王大少的手中。

    王大少一脸的懵。

    他额头青筋蹦了蹦,就欲破口大骂。

    “王大少,很抱歉,这孩子不懂事。还请不要责罚她。”

    四方神尊忙帮腔说道,说罢,冲着王大少嫣然一笑。

    美人一笑,王大少三魂顿时没了两,哪里还管什么叶凌月。

    他故作大方,接过了酒杯。

    “没事没事,不过是洒了一杯酒罢了。小子,你下次小心些。这次看在方姑娘的面子上,本大少就不和你计较了。”

    王大少说罢,举起了酒杯,招呼大家喝酒。

    叶凌月不动声色,回了座位。

    一旁的薄情递给了叶凌月一个困惑的眼神。

    叶凌月的动作的确很快,没什么人看清她方才到底做了什么。

    可薄情不同,他本身修炼的就是风属性的神力,反应力比一般人快很多。

    叶凌月方才假装一个踉跄,砸了王大少的酒杯,落在薄情的眼里,却是叶凌月故意撞向王大少,同时一记精妙的手法,换走了四方神尊的杯盏。

    这会儿王大少手中的酒杯,正是四方神尊早前手里的酒杯。

    薄情不明白,为何叶凌月要替换两人的酒杯。

    酒宴上,人多口杂,叶凌月自不好向薄情解释。

    四方神尊手中的那杯酒,是一杯毒酒。

    方才叶凌月夜访神尊府,目睹的那名侍女下药蚀心丹的那杯酒,最后被送到了四方神尊面前。

    叶凌月早前也不知,那侍女到底要害什么人,如今看来,对方的目标居然就是四方神尊。

    联想到那侍女是王赵氏的贴身婢女,叶凌月就有些明白了。

    很显然,王赵氏嫉妒四方神尊的美貌,将其安排在普通席她还不放心,居然还下毒。

    对方如此歹毒,叶凌月礼尚往来,自是不能让对方太“失望。”

    叶凌月比了个手势,示意薄情无需多说。

    四方神尊虽然心中困惑,倒也没有多说,三人一起坐下。

    王大少喝了几杯酒后,侍从就前来禀告,说是贵宾席那边传他过去。

    显然是烽火神尊想要让他露露脸,介绍给神界的其他神尊认识。

    “方姑娘,我去去就回,你千万别离开,我带回亲自送你回去。”

    王大少殷勤地和四方神尊说了几句,这才离了席。

    粘人的苍蝇一走,四方神尊也松了口气。

    她留意左右,托了王大少的福,一旁的其他中位神、下位神也不敢贸然招惹四方神尊等人,见无人留意他们,四方神尊压低了声音询问起叶凌月来。

    “没有找到兵王符,想来是烽火神尊将其隐藏起来了。不过,我也没白跑一趟”

    叶凌月将早前蚀心丹的事,告诉了四方神尊。

    “放肆,好一个王赵氏,居然敢下毒毒害我。”

    四方神尊一听,花容失色。

    也是她疏忽大意了,压根没有留意到,在这等宴席上还会有人加害于她。

    若非是早前陛下发现的及时,自己只怕就要中毒了。

    她在神界纵横了多年,从未被人暗算过,这一次差点是阴沟里翻船,着了别人的道了。

    想到蚀心丹的厉害之处,四方神尊也觉得一阵心惊胆战。

    “恶有恶报,很快他们就要自食其果了。不过,我这般行事,可能会引来一些麻烦。”

    叶凌月眨眨眼。

    “有什么麻烦,就冲着我来好了。陛下你无需过问,我倒是要看看,在神界,还有什么人在毒害了本座后,还能全身而退的。”

    四方神尊那张柔美的脸上,肃杀之意骤起。

    却说王大少回了贵宾席时,就见了烽火神尊携着原赵氏正向人敬酒。

    他索性到了贵宾席上,随手拿了个酒杯,敬了几杯酒。

    敬酒之时,却见席间有名男子并没有理会他,径直喝着茶。

    “我说,你小子好大的架子,本少敬酒,你居然敢不喝。”

    王大少有些不爽了。

    眼前的男子,看着是名武夫。

    他的身旁坐着几名上位神,他也不和人攀谈,顾自喝茶,一脸清高的模样。

    奚九夜手中的杯盏顿了顿,也不正眼看王大少。

    奚九夜因小时的经历的缘故,从不饮酒,他爹奚三千很早就教诲过他,喝酒误事。

    所以这些年,他无论是在北境神宫还是行军打仗,还真是滴酒未沾过。

    “抱歉,在下不喜饮酒。”

    奚九夜并不认得王大少,早前烽火神尊本想将其安排在神尊的主宾席上,可奚九夜担心自己虽然易乔装打扮过,但席间有几位老牌神尊。

    他担心自己被人看出破绽,所以特意避坐在上位神的席位上,没想到他这般低调了,还是被王大少给盯上了。

    “你以为你是谁,难不成你还是北境神尊不成,还不喝酒,参加喜宴不喝酒,那不就等着占着茅坑不拉屎。”

    王大少愈发不爽了。

    今日他师父和娘亲大婚,在场的人,谁不礼让他几分,就这小子,敢目中无人,无视他的敬酒

    王大少说罢,在场的那些上位神都笑了起来。

    “可不是嘛,这小子阴阳怪气的,刚才就一句话不说。”

    “那么大的架子,还真以为自己是滴酒不沾的北境神尊。”

    “就算他是北境神尊又如何,眼下,那个叛徒连坐在这个席位上的资格都没有。”

    “岂止是坐在这里,那奚九夜现在只怕活得连狗都不如。我听说他为了依附帝魔家族,娶了个丑八怪。”

    那些上位神们个个都很势力,见奚九夜一人独坐,也无人招呼,也没听说过对方的神号,认定了他一定是个无名小神。

    他们为了讨好王大少,纷纷帮腔,讽刺起奚九夜来。

    这左一句叛徒,右一句依附,每一句话,都如针扎般,落在了奚九夜的耳里。

    奚九夜枯坐在那里,手中的茶杯紧紧握在手间,杯盏一阵颤抖。

    “我让你把喝,你小子到底听没听见。”

    王大少见奚九夜依旧是一动不动,也来气了,他一把提起了一个酒壶,就要往奚九夜的嘴里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