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8章 毒杀(上)
    叶凌月起身时,薄情正欲追上,这时,他忽见了前方有一名喝的醉醺醺的上位神走了过来。

    一看到那位上位神,薄情面色一变,忙坐了下来。

    那上位神,恰好是薄情认识的。

    他怎么到这里来了

    薄情不得不侧过了头,掩了半张脸。

    亏了自己还叫祥瑞神尊,怎么今个儿的运气就那么背。

    薄情忙冲着四方神尊使了个眼色,四方神尊也是轻咳了一声,用衣袖遮了遮脸。

    两人此时都是暗暗后悔,要是知道会遇到熟人,还不如学了叶凌月,乔装打扮一番。

    转身的功夫,叶凌月就已经没了影,薄情气得直咬牙,心想着离了南奚后,一定要找那上位神算账。

    “王大少,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来来来,兄弟正找你喝酒呢。”

    那上位神喝的头晕眼花,走上来时,也没细看席位上还坐着什么人,一把就揽住了王大少。

    原来,这位上位神是来找王大少的。

    “是罗大人啊,我这不是要招呼客人嘛”

    王大少可烦这位上位神了,不过是和他喝了几次花酒,就天天缠着他,然他连和美人招呼的机会都没有。

    那上位神眼角扫了扫,就看到王大少身旁做了个美人儿。

    虽说看不清脸,不过那身段就很不错。

    “嘿嘿,大少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那上位神也不客气,坐在了王大少身旁,大舌头寒暄了起来。

    王大少见赶不走此人,只得和他拉着家常。

    这时,喜宴已经开始了,宾客前的茶盏也被替换成了酒杯

    叶凌月绕出了普通席,飞身一掠,人已经在屋檐上几个飞纵,整个神尊府就被其收入眼下。

    她神识一动,神念就如夜晚的雾气般,迅速扩散开。

    很快,叶凌月就摸清了周围几个院落的侍卫以及人群分布。

    正如叶凌月早前猜测的那样,喜宴一开始,重要的宾客都集中在贵宾席,包括烽火神尊本人,也在那招待宾客。

    整个神尊府六成以上的兵力都集中在那一带。

    至于余下的三四成,则是分布在其他院落和各条回廊上。

    “奇怪了,怎么没感觉到兵王符的存在。”

    叶凌月纳闷着。

    她已经动用了神机符,本以为,仗着神机符之利,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兵王符的下落,最差也应该察觉到兵王符的气息才对。

    怎么一来二去,什么都没发现。

    难道说,兵王符并不在府中

    叶凌月怀疑着。

    也可能,兵王符被烽火神尊用了特殊之法,封存了起来。

    叶凌月本身拥有十大天符中大部分的天符,这些天符很容易引来人的觊觎,所以叶凌月也用了万符录里记载的特殊之法,将其封存。

    除非叶凌月使用,否则旁人哪怕是极厉害的符师也不会发现叶凌月身上有天符。

    “这么一来,可就麻烦了。宴席就要开始了,若是不尽快找到兵王符的下落,只怕会很麻烦。”

    叶凌月沉吟道。

    她若是长时间离席,也会引来猜测。

    “也罢,再找一圈,若是依旧找不到,那就只能再想法子。”

    叶凌月思忖了下,神念再度扩散开。

    这一次,叶凌月的神念扩散速度比起早前慢了许多,不仅仅是沿途的屋舍,就连地下,灌木丛叶凌月都没放过。

    在叶凌月搜索了一半左右,搜到了回廊附近时,她不由顿了顿。

    有一排侍女正鱼贯而过。

    那些侍女,正走向普通席。

    侍女们的手中捧着杯盏,其中有一名侍女,叶凌月见着有几分眼熟。

    “嗯是白日里,跟随在王赵氏身旁的侍女,她怎么会在这里”

    叶凌月有些奇怪。

    王赵氏的侍女,断然不会在宴席侍女之列。

    对方刻意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在拐角处时,她抹出了一颗丹药,极快地丢入了一个杯盏中。

    叶凌月看在眼里,瞳微微一缩。

    饶是隔了一些距离,可以叶凌月今时今日的炼丹技艺,一眼就看成了,侍女放入杯盏中的叫做蚀心丹。

    这种丹药,毒性很强,是一种中品神丹。

    它遇水即化,眨眼间可以渗透全身,让人丹田破损,吐血而亡,就是神仙也难救,所以此丹又叫做“神见愁,”是神界的禁药之一。

    神尊府的宴席上,怎么会出现这种毒丹

    叶凌月心底一凛,意识到了什么。

    看样子,有些不对头。

    叶凌月收回了神念,看着那侍女已经走远了。

    普通席上,那名上位神依旧是拉着王大少唠叨个不停。

    “罗大人,已经开席了,不如您先回去,我待会儿就去陪酒道歉。”

    王大少翻了个白眼,这王八羔子,简直就是不识抬举。

    他好不容易才逮到了机会和美人独处,这家伙一个劲搅局,美人从方才开始,就一直没有理会他们,连个正ia脸都不给。

    这样下去,待到散席,他都没能和美人打好关系。

    “那在下就等着王大少。”

    那名上位神一脸的了然,起身摇晃着就走开了。

    薄情和四方神尊都松了口气。

    这时,侍女们已经站立在旁,换上了酒水杯子。

    一名侍女走到了四方神尊的身旁,放上了一个白玉杯,又倒上了酒。

    “诸位,今日适逢尊师和家母大婚,在下谨代表他们,敬诸位一杯。”

    王大少率先站了起来,举杯就要敬酒。

    四方神尊和薄情见叶凌月半晌未归,也有些焦急。

    四方神尊随手就端起了杯盏,红唇一张,也不疑有它,就要喝下。

    “哎哟”

    就在四方神尊和王大少都欲喝下酒时,有人从一旁蹿了出来,一个踉跄,扑向了桌子。

    王大少被撞了个正着,手中的杯子落地,摔了个粉碎。

    一旁的四方神尊等人,也是一愣,手中的杯盏蹲在了半空中。

    “你小子是怎么回事”

    王大少好好的一身衣服被泼了个正着,顿时脸都气绿了。

    再一看,闯祸的就是早前自称祥瑞神尊的那个臭小子。

    “王大少,不对王大总管,不好意思,我一不留神摔了一跤。我把我的酒赔给您就是了。”

    叶凌月陪着笑,极快地从四方神尊面前晃过,把一杯酒递给了王大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