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4章 借符一用
    奚九夜此言一出,烽火神尊的面色变了变。

    饶是奚九夜是他一直看着长大的晚辈,两人关系堪比父子,可奚九夜一开口就要借兵王符,烽火神尊还是有些不情愿的。

    “借用……九夜,你可知这兵王符的作用?别说你我如今是神魔对立,就算是你还是神族,你换成了你是我,你是否愿意出借兵王符?”

    烽火神尊冷嗤了一声。

    “烽火伯伯,晚辈自然也知兵王符的作用。所谓兵王天符一出,如兵王临世,三军震动,唯我独尊。在上古时期,兵王符甚至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名为虎符。”

    奚九夜早就猜到了烽火神尊会不情愿,他也不气馁,回答了兵王符的作用。

    神界神帝的权力象征是帝玺,可帝玺有三座,而兵王符却只有一张。

    事实上,从古至今,兵王符虽然列十大天府,却不像是其他大部分天符那样,可以复制炼制。

    兵王符,只得一张。

    兵王者,兵中帝王,它上可以鼓舞三军士气,战无不胜;下可以蛊惑人心,攻人不备。

    说白了,兵王符大可以用来统帅三军,小可以用来迷惑人心。

    只要使用得当,一张兵王符在手,就好比拥有千军万马,将敌军化为己用,可以称王称霸。

    不过,刀可救人,也可以伤人。

    兵王符既然具有如此可怕的威力,自然也有很大的副作用。

    使用兵王符,需要强大的实力,无论是精神力还是武力,若是稍有不当,就会被兵王符反噬,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

    传闻兵王天府的前几任持有者,在使用了兵王符后,疯的疯,死的死,无一好下场。

    所以,即便是王家坐拥兵王符那么多年,也从未敢真正使用过兵王符,就是怕兵王符反噬,引来灭族之祸。

    烽火神尊既然觊觎兵王符,自也是了解过兵王。

    他也不敢肯定,自己如今的实力,是否足够驾驭兵王符。

    所以权衡一番后,烽火神尊也只是将兵王符封存起来,想着等到自己再突破一介,到了神帝级的修为后,在使用兵王符。

    “你既然已经知道兵王符的好处和副作用,依旧要使用兵王符?九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轻率行事了,你难道忘记了你爹爹对你的教导?”

    烽火神尊叹道。

    “烽火伯伯,九夜迄今不敢忘记爹爹的教诲。只是这一次,九夜若是想要在帝魔家族彻底站稳脚跟,就必须借用兵王符。兵王符的副作用的确不小。只是使用越多,效用越大,副作用才会越大。只要我使用得当,将其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就能防止被反噬。”

    奚九夜从黑长老那得到了提示。

    兵王符的确有掌控三军之效,但奚九夜用兵王符,并非是用来对抗神界的十三大军团的百万神兵,他这一次借用兵王符是为了用来操控帝魔家族的几位长老。

    帝魔家族的这一次少族长选拔,除了帝景天有表决权之外,几位族内的长老也同样拥有话语权。

    奚九夜拥护帝锦瑟为少族长,得到了帝锦瑟的爹娘以及一名长老、暗之领的支持,可仅仅只是这样的支持,还远远不够。

    只因奚九夜已经听说,帝绮罗也会参与少族长之选,对方是帝景天最疼爱的女儿,又有三房以及六房以及多位长老的支持,帝绮罗的胜算无疑是最大的。

    这个时候,想要说服支持帝绮罗的几位长老,显然是不可能了。

    唯一的法子,就是用手段,取得支持,一般的丹药或者是幻术控制,很容易被帝景天和族中的巫者发现。

    奚九夜等人思来想去,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兵王符。

    这才有了奚九夜亲自来求兵王符的这一幕。

    “烽火伯伯,你放心,晚辈只是借兵王符一用,十日之后,必定完璧归赵。作为报酬,早前那样的鞭子,晚辈可以再送上三件。”

    奚九夜一脸的诚恳。

    烽火神尊依旧没有发话。

    不得不说,奚九夜的报酬还是很吸引人的。

    只是兵王符对于烽火神尊而言,又如命根子一样,到底是借还是不借?

    见烽火神尊一直迟疑不决,奚九夜笑了笑。

    “烽火伯伯若是真不方便,倒也不用太勉强。今日是您大喜之日,我也不该让你扫兴。不妨待到大婚之日后,伯伯再做打算。”

    横竖奚九夜也没打算立刻离开南奚城。

    虽说奚九夜如今在帝魔家族内,也是如鱼得水,渐入佳境,可异域始终不是神界。

    奚九夜在帝魔家族内一直是小心翼翼,每日提心吊胆,过得很是不自在。

    难得回到神界,奚九夜有种如鱼得水之感,倒也乐意在神界多逗留几日。

    “贤侄说得多,这些事,我们改日再议。今日,你可是来喝喜酒的。”

    烽火神尊转忧为喜,拍了拍奚九夜的肩膀,朗声大笑了起来。

    他邀请奚九夜住在府中,奚九夜倒也不推辞。

    很快,就到了正午。

    正午前后,神尊府内外一切已经布置妥当,只等吉时一到,即可行礼,各地来向烽火神尊道贺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到了。

    恰好这时,有一名少年带着一名年轻男子,信步走了过来。

    却见他手上空空如也,衣衫也不像是往来的宾客那样华丽,他走到了神尊府外,抬头看了看门外张贴着的大大的“囍”字。

    “几位小哥,烦请通报一声,在下祥瑞神尊,前来祝贺烽火神尊大婚。”

    少年面容消瘦,说话时也有些中气不足,唯独一双眼又大又亮。

    “祥瑞神尊?”

    几名护卫一听,先是一惊,正欲行礼,可再一看,来人只是个弱冠少年,长得也形如病弱书生,再看那打扮气度,根本不像是什么神尊。

    再说了,他空手而来,连贺礼都没有一份,神界还不至于有这么寒颤的神尊。

    那几名护卫互看了几眼,眼神里满是鄙夷之色。

    “哪来的小子,滚出去,居然敢到神尊府来骗吃骗喝来了。”

    说着,一名护卫上前推了那弱冠少年一把,就要赶其滚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