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1章 喜事变丧事
    无论是叶凌月,还是十三,都是他薄情的逆鳞,谁碰谁死!

    “我久不在诸神山,虽有小乌鸦幻影,可难免有人会起疑心。必定有人已经得到了消息,知我去了人界。人界返回神界,唯一的通道就是雷海,在雷海中布下天地乱象,我若是没有逆天的能耐,只怕也会有进无出。”

    叶凌月淡淡说道。

    “那人是……烽火神尊,可他为何要杀你?”

    薄情还有几分不解。

    “未必是他想要杀我,而是他背后的势力想要杀我。我此去人界,不大留神,被一个叫做暗之领的势力给盯上了。对方和奚九夜合作,奚九夜已经发现我身处在人界。烽火神尊是老牌神尊,应该也知道,北境苦寒,他冒着伪造帝旨的风险,霸占北境,断然不会是他自己的想法。他必定是受人之托,我刚好也调查得知,烽火神尊早年曾经和奚三千关系很好。”

    说起奚三千,叶凌月回忆起,薄情兴许还不认识此人。

    她简明扼要,将奚三千的来历,告诉了薄情。

    “这么说来,他很可能是被奚九夜收服了。”

    薄情这才明白了过来。

    薄情还未见过烽火神尊,也从未拜会过。

    虽然同为神尊,可薄情是新近才赐封的神尊,和老牌神尊的交集并不多。

    薄情对烽火神尊其人称不上喜恶。

    不过若是照王巨鹏所说,那段日子,烽火神尊根本未曾染病,而是趁着三大神帝登基,其他神尊前往诸神山之际,趁机霸占了北境和王家的兵王符。

    那老头子,心思倒是深沉的很。

    烽火神尊所做的一切,本倒不算是什么,可他千不该万不该算计到叶凌月的头上去。

    薄情心底,一股杀机骤现。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没有实锤证据,就算是我,也无法直接处决一名老牌的神界神尊。”

    叶凌月沉吟道。

    “陛下,在下的家人就可以作证。我的妻子和孩儿,都还在烽火的手上,只要找到他们,就可以证明。”

    王巨鹏迫不及待道。

    叶凌月正欲说话,一旁的薄情却是摇摇头。

    “王家主,你只怕要失望了。据我所知,你的妻儿未必会为你作证。你离开神界太久了,两边又信息不通。你的妻子,就在不久前,烽火神对外宣称,将在三日之后,纳你的妻子为侧妃。还有你的两个儿子,都已经被烽火神尊收为弟子,如今……”

    薄情同情地看了眼王巨鹏。

    烽火神尊委实是个老狐狸,他霸占人妻,又威逼利诱了王巨鹏的两个儿子,还特意对外宣扬,正儿八经举办了纳妃仪式和收徒大礼,弄得神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薄情还被邀请前去参加过观礼,薄情对这种热闹,没什么兴趣,所以一口拒绝了。

    消息传出去后,外界还一直称赞他是大善人,如今王家上下,都已经成了烽火神尊的走狗。

    “什么?”

    王巨鹏身子一颤,脸色一片灰白。

    “不,绝不可能。他们怎么会……”

    王巨鹏受了不小的刺激,大呼一声,一个箭步就往前蹿去。

    “王家主,还请冷静一些。”

    薄情按住了王巨鹏。

    “王巨鹏,你冷静些。”

    叶凌月见王巨鹏形如癫狂,一张回春箓祭出。

    回春箓的符光一阵闪耀,王巨鹏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感,从头顶一直流淌而下,在他浑身的筋脉间来回蹿动,让他不由清醒了几分。

    “陛下,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我妻离子散,还有什么颜面去见王家烈祖列宗。”

    王巨鹏摇头兴叹,毫无斗志可言。

    他的妻儿就是最好的证人,她们认贼作父,认贼作父,他孤家寡人一个,怎么指证烽火神尊。

    “未必,你忘了,没了证人,我们还有物证。只要证明兵王符在烽火神尊手中,就可以证明,他抢占你王家产业,我一定会替你做主。”

    叶凌月倒是一脸的自若。

    王家的事,她管定了。

    “可是兵王符这种宝贝,又是抢来的,烽火神尊老奸巨猾,断然不会当着人前拿出来。若是搜查,只怕也找不到下落。”

    王巨鹏愁眉苦脸道。

    叶凌月听罢,也皱了皱眉,一时也不知如何下手。

    “烽火神尊很是谨慎,只怕不好下手。”

    薄情说道。

    “薄情,你可有机会去参加烽火神尊的婚宴?我也好趁机混进去。”

    叶凌月寻思道。

    “饮宴?以为的身份,上门道贺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婚宴之上,人多口杂,你打算怎么下手?”

    薄情倒不认为,婚宴是好的下手机会。

    “正是因为是婚宴,才是下手的好机会。我只要进了神尊府,就有机会找到兵王符。”

    叶凌月说道,她身上有神机符,可以洞察先机,兴许能找到的兵王符的下落。

    对于这位烽火神尊,早前王巨鹏也形容过,对方的特性是好大喜功,喜被奉承,且贪女色。

    如此之人,在了自己的婚宴上,必定会喜形于色,放松警惕。

    到时,就是她下手的最好的机会。

    叶凌月一直觉得,自己的运气不咋的。

    不过,她的运气不够,薄情的运气却是杠杠的,让薄情参加烽火神尊的婚宴,没准,她就能见到兵王符了。

    “既然如此,就照你的计划行事。只不过……”

    薄情打量了几眼叶凌月的脸。

    不得不说,十三这张脸还真是越来越讨人喜欢了。

    “放心,我自有法子。”

    叶凌月淡然一笑,在薄情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三日之后,南奚城内最大的一座府邸里。

    这才是一早,府外就是张灯结彩,红色的灯笼高高挂起。

    门上,王家的牌匾早已摘去,一个象征烽火神尊封号的图腾徽章,高高悬挂在上。

    府内,一排排侍从和护卫来来往往,显得很是热闹。

    在喜厅内,一名身形高大,面额宽阔,蓄了一把银白胡须的老者穿着一身的喜服。

    那老者,看上去七旬开外,却是印堂发红,看上去精神奕奕。

    此人,正是神界最老牌的神尊之一,烽火神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