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9章 意外的再遇
    今日,他敢伪造神谕,将来就敢谋朝篡位,就算是没有兵王符的事,叶凌月也要找上烽火神尊。

    叶凌月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冥日,义父和义母才刚久别重逢,叶凌月也不愿打乱了两人的团聚。

    “说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南奚流域就在雷海旁。”

    叶凌月看着前方的雷海。

    “南奚流域也是属下的故土,想我王家,曾经是南奚城的第一世家。可恶烽火神尊仗着自己是南奚流域的神尊,强自掠夺了王家的产业,还将神尊府也搬到了我王家的故宅。”

    提起往事,王巨鹏不免黯然神伤了一番。

    王巨鹏一人,哪里是烽火神尊的对手,他在忠心护卫的掩护下,死里逃生。

    可恨烽火神尊还不肯放过他,一路追杀,到了最后,王巨鹏才不得不冒险越过雷海,前往人界避难。

    本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心思,王巨鹏想在人界建立一番事业,再杀回来,可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么说来,你和烽火神尊的仇怨颇深。放心,有我在,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

    说罢,叶凌月脚下一跨,却见其就如一道虹光,穿过了雷海。

    “陛下,还请小心。”

    王巨鹏见叶凌月连护体罡气都未曾祭出,就只身穿越雷海,吓了一跳。

    他想要提醒叶凌月,可已经是为时已晚。

    叶凌月在用九洲鼎净化了体内的玄阴血后,体质较以前更胜一筹。

    却见其脚下一快,一蹴已经出了数十里之外。

    王巨鹏咬咬牙,忙追了上去。

    叶凌月有着独闯天罡雷海的经历,对于这片神界雷海倒也不是特别在意。

    她一步踏出,人已经处在雷海之中。

    雷海中,雷闪不断,不时从其身侧擦过。

    叶凌月倒是不慌不忙,避让着身旁的雷闪。

    可就在她侧身避开一道雷闪时,脚下,忽有一个雷漩炸开。

    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平地一个劲烈,雷海之中,竟有大量土荆棘横空出世。

    叶凌月一惊,一掌挥出……

    “陛下,还请小心。”

    却见身后,一道宝光袭来,斩落了那些土荆棘。

    可荆棘才消,忽听到雷海中,天空阴云密布,大量的冰雹子疯狂砸落。

    叶凌月挑了挑眉,却见其翻手一扬,手中的鼎印化为了宝鼎。

    宝鼎不断扩大,叶凌月神识一动,宝鼎一个吞吐,将叶凌月和王巨鹏一起收入了鼎中。

    雷海中,不断有荆棘、冰雹乃至火蛇出没,一波接着一波。

    叶凌月和王巨鹏身处在九洲鼎内,还能感到外面的袭击层出不穷。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开始,雷海变得这么不稳定了?”

    叶凌月诧异着。

    距离她上一次穿越雷海,不过几年时间,当时的雷海,还没有这么多乱象。

    一般而言,雷海这种天地异样,不会如此轻易生变才对。

    叶凌月这么一问,王巨鹏也不知如何作答。

    他上次逃离神界时,雷海内也比现在要稳定的多。

    短短几个月,雷海生变,想来必定有什么原因。

    “前方是何人,胆敢在雷海能飞行。”

    就在叶凌月和王巨鹏仗着九洲鼎之利,飞行了一半的雷海时,就听到外面有人朗声问道。

    “不好,该不会是烽火神尊的人发现了我们吧?”

    王巨鹏惊了惊。

    此处距离南奚流域已经很近了,想来有烽火神尊的巡逻队出没。

    叶凌月听了那声音,却是微微一惊,旋即眉宇间多了些许欢喜之色。

    “是熟人,放心。”

    叶凌月说罢,脑袋钻出了九洲鼎,冲着外头张了张。

    却见雷海之内,却有一人。

    来人很是胆大,在如此混乱的雷海暴动的环境中,居然也是孑然一人。

    他甚至比叶凌月还要大胆几分,脚下既无宝器,又无护体功法,只是闲庭散步一样,行了过来。

    “凌月,怎么是你?”

    来人见前方有口黑魆魆的鼎,正纳闷着,就见鼎盖一掀,里面钻出了张脸来。

    女子冲着他眨了眨眼,一双新月眸让天地都要为之失色。

    男人的心跳,骤然加快了几分。

    “薄情,好久不见。”

    叶凌月展颜一笑。

    眼前这人,正是她出生入死的伙伴薄情。

    叶凌月继承神帝之位,成为月华帝姬之后,薄情归属冥日座下。

    也不知什么缘故,这小子一直神出鬼没,叶凌月离开诸神山时,薄情获封了新的神域,走马上任去了。

    这小子,居然薄情到,连打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走了。

    为此,叶凌月还吐槽过。

    神界神域广袤,诸神会议一年一度,叶凌月还以为,再见薄情至少也要一年后,没想到,会在此地遇到薄情。

    故人相见,她不免有几分欢喜。

    反观薄情,那双从未变过的桃花眼里,也掠过了一抹喜色。

    正欲上前,哪知这时,雷海再度身边,又是一阵地动山摇的乱象。

    “薄情,我们先离开雷海。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完全变样了。”

    叶凌月皱皱眉。

    就算是有九洲鼎护体,穿越这片地方也要费上些时间。

    “你且随我来。”

    薄情看了眼那口怪鼎,也不多说,脚下一踏。

    “陛下,那小子是何人,他这不是找死嘛。”

    王巨鹏一看,胆战心惊了起来。

    此人徒步在这样的雷海里行走,简直是嫌命长了。

    “旁人我不知道,可他必定不会有事。因为,他是薄情。”

    叶凌月笑了笑。

    薄情?

    王巨鹏听着,怎么觉得这名字略有些耳熟,只是一时半会儿,也不知在那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叶凌月的话,很快就得了应验。

    薄情行走的速度不快,可每走一步,都是恰到好处,没有遇上一次袭击。

    难怪他敢在雷海中穿行。

    叶凌月和王巨鹏借着九洲鼎和薄情的帮助,一路畅行,只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越过了余下的雷海。

    雷海边缘,叶凌月收起了九洲鼎。

    “好久不见,凌月……女帝陛下,您又瘦了。帝莘那小子,又让你受委屈了。”

    薄情看了眼叶凌月,眼眸间多了几分担忧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