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5章 被认出来了
    帝莘的心跳,骤然加快了几分。

    他喝了一大口酒,强自将激烈反应的情绪压了下去。

    他今日找战腾出来,本来只是想打听一些有用的消息,倒是没想到,会直接牵涉到帝云裳的事。

    帝莘没有再发问,战腾今日喝多了酒,也是打开了话匣子,怎么也止不住。

    他絮絮叨叨,开始讲当年的往事。

    “四小姐也是个可怜人,家族里都传言,她是和旁系的一个小子帝纣勾搭上了,珠胎暗结。实则上,根本不是那样,我知道,帝纣那小子一直暗恋四小姐。当初四小姐被发现怀有身孕时,家主问责,要私下处置了那孩子,帝纣就站了出来,说自己是那孩子的爹。”

    战腾和帝绮罗成亲后,一直郁郁不得志。

    直系的那帮人又看不起他,战腾就被打发了闲差,与帝纣一起当差。

    两人一来二往就熟悉了,帝纣就流露出,暗恋帝四小姐的意思来,他还不时让战腾帮忙打听四小姐的事。

    战腾为此,也对帝云裳多留意了几分。

    帝云裳貌美,在整个异域都是出了名的。

    暗恋她的异魔也多得很,只是帝云裳一直没有表露出对任何人有意的意思来。

    她当时唯一的好友就是她的三姐帝绮罗,两人有一日在外出时,帝绮罗和帝云裳都被掠走了。

    等到帝绮罗醒来时,发现帝云裳衣衫不整,昏迷在旁。

    “帝云裳被人无端端毁了清白,也是惊慌失措。帝云裳更是和帝绮罗约定,此事一定不要宣扬出去。哪知帝绮罗回了府中后,就将此事告诉了帝景天。帝景天大怒,为此将帝云裳关押了起来。帝云裳被关押的那阵子,帝绮罗让我在帝云裳的饭菜里,偷偷下了丹毒,自那以后,帝云裳就开始疯疯癫癫,她根本不知自己的孩子的生父是谁。原本帝绮罗让我加重了药剂之毒,想要直接连帝云裳肚子里的孩子一并除去,我当时一时不忍,留下了那孩子,可惜了,最终那孩子还是没有活下来。”

    战腾唏嘘着。

    “你少在那假慈悲,你只不过是觉得,帝云裳的孩子若是生下来,就能和帝释伽一较高下。可惜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帝绮罗比你更高一筹。”

    帝莘咽下了那口酒,辛辣的酒水穿喉而过。

    “你……你说什么?”

    战腾一惊,手中的杯子滚落在地,他瞪大着眼,目光呆滞,望着帝莘。

    “没什么,战大哥,你喝多了。”

    帝莘展齿一笑,那笑容却没有半点笑意。

    战腾还想问些什么,可这时,他觉得一阵天昏地暗,眼前一片晕眩,脑袋撞在了酒桌上,人已经醉死了过去。

    “看样子,帝纣和你一样,都只是背锅侠,这么多年来,都是我亏欠了他的。”

    帝莘起身,酒楼外,已经是一片夜色横陈。

    尽管依旧不清楚自己的生父是谁,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帝纣并非是帝莘的生父。

    侮辱帝云裳的男人到底是谁,到底是帝绮罗安排的,还是另有他人,只怕只有帝云裳和帝绮罗知道了。

    “帝绮罗,你对我母子俩做的一切,我帝莘绝不轻饶。”

    帝莘对着夜色,沉声说道。

    有生之年,这是帝莘第一次,这般怨恨一个女人。

    “帝绮罗,你这个毒妇……你绝对不可能当上少族长……你和你那奸夫的阴谋,一定会被揭发的。”

    帝莘正想着,身后,已然酒醉的战腾嘴里呢喃着,说着酒话。

    帝莘回头看了眼战腾,眼底异光闪动。

    “算你的运气好,看在你当年手下留情的份上,我姑且留你一命。”

    战腾是少数知道当年真相的知情人之一,帝莘还得留下他的性命。

    早前他从战腾的口中得知,帝绮罗有意角逐哦帝魔家族少族长之选,不过,她的竞争对手也不少,至少奚九夜不会轻易让她登上少族长之位。

    帝莘将战腾搀了起来,将其带回了帝魔府。

    将战腾交给了他的仆从之后,帝莘走出了院落,他正欲回屋,就见了夜色之下,有一女子,亭亭玉立,站在了禁院之前。

    帝莘脚下一顿。

    “我可算是等到你了。”

    女子转过身来,在了夜色之下,美眸如碧波清泉,直勾勾看着帝莘。

    “长孙姑娘。”

    帝莘拱手行了一礼。

    “少在那装蒜,帝莘,好久不见。”

    长孙雪缨拂了拂被夜风吹乱的额发,一双眼里满是柔情。

    “在下乃是凤巫,长孙姑娘认错人了。”

    帝莘断然否认了自己的身份,言语间,脸不红心不跳。

    “帝莘,你何必否认,你是怕帝魔家族的人发现你?你是帝魔家族的血脉,而且是史上最强的帝魔,要怕也是他们怕你才对。”

    长孙雪缨睨了他一眼。

    眼前的男人和帝莘判若两人,可他的眼还有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绝对不会错的。

    一般而言,男人看到她,都会为她神魂颠倒。

    当时那些亲卫,就连战腾都吧不免受了影响。

    可唯独那男人,看向自己时,眼底波澜不惊。

    相同的反应,长孙雪缨只在帝莘一人身上看到过。

    长孙雪缨早前就觉得这名叫做凤巫的亲卫队长有些眼熟,等到她回去一想,脑中出现了一人。

    他果真是来了。

    她等了那么久,帝莘终于来了。

    恰好在帝释伽死后,他出现了。

    这一切,当真是命中注定。

    “长孙姑娘若是没有其他事,在下先行告退了。”

    帝莘转身就走,长孙雪缨此女,很是狡猾,他还是谨慎些的好。

    “慢着,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娘亲的下落?”

    长孙雪缨抛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哪知前方的男人,连呼吸都不曾乱一下,径直走开了。

    “该死,帝莘,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长孙雪缨看着男人远走的背影,气得直跺脚。

    其实长孙雪缨也不知道帝云裳的下落,可那男人对帝云裳的安危毫不在意,难道说,她真的看错眼了?

    长孙雪缨迟疑了下,决定再静观几日,横竖只要帝魔家族开始晋选少族长,她就不信,帝莘还能够那么淡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