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2章 仇人
    帝释伽的死,对于帝魔家族的这些亲兵们而言,简直就是场无妄之灾。

    尤其是三夫人,最近老是找他们的茬,说是因为他们巡逻不严,才会让少族长遇害。

    天知道,那可是少族长,他们这些小喽喽,哪里敢盘问少族长去了哪里。

    好在小队长机灵,用了借口搪塞了过去,他们才免于被责罚。

    虽然和小队长相处的时间不长,不过因为帝释伽的事,帝莘在这群亲兵心目中,地位很是不低。

    早前,帝莘在帝景天面前露了个脸。将奚喃思姐弟俩护送了回去,事后,也不知是不是奚喃思那个小丫头用了什么手段,帝景天竟是对帝莘另眼相看,将其提拔成了小队长。

    帝莘刚好利用这个机会,仔细调查了一番客院里的那伙人。

    那伙人,显然不是帝魔家族的成员,他们行踪也很是诡异,据帝莘和手下亲兵们这些日子的观察,院里的人,大概有二三十人,其中有一老,一中年,应该是他们的首脑。

    帝莘还没正式与那伙人碰面,但那一日,帝莘的的确确看到,帝释伽失踪那晚,出现的那男人,最后回到了帝魔家族。

    帝莘还无法肯定,对方是不是就是客院的那帮人。

    就算是他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可帝莘手头也没有证据。

    帝释伽死时,连尸首都没找到,他的那名仆从也在帝释伽死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几日观察下来,帝莘可以肯定,此时必定和奚九夜有关。

    但,除非他能够拿出铁证或者找到帝释伽的尸体,否则,帝释伽之死,只能是一桩无头公案。

    不过,怕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帝莘已经得到了风声,帝景天已经打算重选绍少族长,奚九夜苦心经营,可由于血统的缘故,不可能成为少族长。

    帝莘眼下只想看看,奚九夜在这次少族长之争中,会动什么手脚。

    帝莘正想着,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行来。

    为首的,是一名素衣妇人,尽管是一身治孝打扮,可来人眉宇间,依旧透着股遮不住的妖娆气息。

    “三夫人。”

    一看到来人,亲卫队的成员们都不禁一阵头皮发麻,忙毕恭毕敬得行礼问候。

    眼前这位飞扬跋扈的女人,正是帝释伽的娘亲帝释伽。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帝莘还未和帝绮罗正面打过交道,可他眼神对上帝绮罗时,就有一种不舒服之感。

    “你就是亲卫队的新队长?”

    帝绮罗一脸阴沉,怒视着帝莘。

    早前她从帝景天那回来,已经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方才去给帝释伽置办丧事,由于帝释伽的尸首至今还未找到,帝绮罗就让自己的丈夫战腾准备了一口棺木,里面放了帝释伽生前所用之物。

    战腾想要将此棺从正门抬进来,哪知道却遭到了阻拦,守门的亲兵说是棺木必须检查后,才能入府。

    帝绮罗在帝魔家族里,跋扈惯了,何曾遇到过这等事。

    几名小小的亲兵,居然敢搜查释伽的棺木,这还了的。

    帝绮罗一听,登时火冒三丈。

    她狠狠骂了一通战腾,直接来找亲兵队长算账来了。

    这个声音,帝莘眼眸一深。

    这个声音,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

    当年,他还是襁褓里的婴孩时,就是在这个声音。

    他身上,已经沉寂多时的帝魔命脉,在这一刻,忽得气血沸腾了起来。

    他身上的五根帝魔命脉……帝莘手不觉紧了紧。

    记忆中,某根琴弦一下子被触动了。

    帝莘记得,自己还在襁褓里时,就是这个声音,亲手废去了他的五根帝魔命脉。

    当时还在襁褓中的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尽管没看清女人的容貌,可那声音,还有那气息,帝莘始终无法忘记。

    见帝莘一言不发,帝绮罗越发恼火,她一步跨前,抬手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

    “大胆狗奴在,本夫人问你话,你居然敢不应话。”

    她这一耳光下去,帝莘眼眸一沉。

    “夫人。”

    帝莘也不躲避,目光如炬,直勾勾看向了帝绮罗。

    帝绮罗的手掌,在半空中一滞,整个人瞬时一片僵硬。

    这种感觉,就好像,被人一下子定住了身子般。

    细细看去,对方根本没有出手,甚至连半分力量都没释放出来。

    可帝绮罗就是一动都没法动,被对方那双淡淡的琥珀色的眼盯着,帝绮罗觉得浑身不自在,连呼吸都困难了几分。

    帝绮罗好歹也是七命帝魔,修为不弱。

    帝绮罗暗暗吃惊,这时她的身后有一人匆匆赶了上来。

    “绮罗,你冷静点。”

    帝绮罗的丈夫战腾一把拉住了帝绮罗。

    “窝囊废,让你办这么点事,你都办不成,留你何用。”

    帝绮罗没好气道,一把挥开了战腾。

    战腾踉跄着,勉强站着了身形。

    他眼神有些暗淡,叹了一声,退到了一旁。

    对于帝绮罗的跋扈,战腾已经习以为常了。

    “三老爷,三夫人。”

    帝莘不冷不淡,行了个礼。

    “你叫做凤巫对吧,我问你,为何拦下我儿的棺木。”

    帝绮罗质问着,趁机打量着这位新上任的亲卫队长。

    却见男子三旬上下,腮下留着一层薄薄的青须,个头不算是很高挑,身形却很健硕,整个人看上去就如一棵苍柏,很是听罢。

    男子样貌不算出彩,可一双眼,炯炯有神。

    他见到了帝绮罗夫妇,也没有一般家臣那般趋炎附势的模样,只是行了个平礼。

    帝魔家族的上一任亲卫队长,在帝释伽前去天罚戈壁对抗邪神时,不幸牺牲。

    这位亲卫队长,是帝景天新近提拔的,据说是百里挑一的好手。

    帝绮罗最初还有些不信,可今日一交锋,发现对方,不说其他,光是气势上,就胜人一筹。

    “三夫人,并非是在下要拦下你的棺木,而是家主为了府内安危,下令任何人要进府邸,都必须搜查。我手下的亲兵并非是阻拦夫人,而是想要检查棺木。”

    帝莘言语淡然,尽管他心底已经是惊涛骇浪,嘴上却是一脸淡然,继续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