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1章 各自的鬼胎
    听奚九夜这般一说,黑雾等人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尴尬之色。

    黑长老轻咳了几声。

    “事实上,刺杀也不是全都成功的。这几日,我们打通了三四处领域,都是异域附近的领域。我们也得到了那些宿主的讯息,进行刺杀。但是,其中只有一人真正被刺杀成功。还有一人,虽也被刺杀,最终却发现,他只是个替身。”

    被冥棺吞噬的两具肉身,其中有一具还是帝释伽的肉身。

    刺杀事件,比奚九夜想象的还要麻烦一些。

    “这就意味着,过去五天里,冥棺只吞噬了一具肉身?”

    奚九夜一听,也意识到,暗之领的刺杀并不顺利。

    “不过,计划也不算完全失败,毕竟冥棺已经开始恢复,帝释伽的肉身,倒是比我们想象的要管用的多。我们已经打算,展开第二轮刺杀。”

    黑长老说道。

    本以为帝释伽是个帝魔命脉全非的废物,哪怕是帝魔之体,也没多少价值。

    没想到,冥棺吞噬帝释伽的肉身后,恢复了不少。

    之后,冥棺又吞噬了祝央央的肉身,两具肉身加在一起,竟是被在人界吞噬了几百上千人还要管用的多。

    黑雾等人也是因此认定了,冥棺靠着吞噬肉身,不仅能够恢复,还能直接成熟。

    届时,就算是再对上叶凌月,也不用担心太多。

    “帝释伽的丧事一过,我就可以帮助两位,开始刺杀了,不过,在此之前,两位还需要帮我个忙。”

    奚九夜这阵子小心谨慎,不过等到帝释伽的丧事过去,帝绮罗那女人再怎么能折腾,帝释伽的这场刺杀,也就告一段落了。

    “九夜老弟说的,可是帝魔家族选举新的少族长的事?”

    黑雾等人也听说了,帝景天已经召集了帝魔家族的几个主要成员,开始讨论选出新的少族长。

    帝魔家族这样的大家族,其在异域的影响力,堪比一个帝国,国不可一日无太子,少族长必定是要选出来的。

    奚九夜言下之意,是要参与少族长竞选了。

    这件事,看上去容易,可实际操作起来,却并不容易。

    奚九夜不是帝魔家族的血脉,哪怕他拥有了帝魔命脉,这个事实依旧没法子更改。

    毕竟,帝魔家族存世那么多年来,从未出现过一个异族少族长。

    “九夜老弟,这件事,只怕有些困难。这几日,帝景天也找过我,听他的意思,他还是会选本族的晚辈做少族长。可惜了,你不是帝魔家族的血脉,对于大家族而言,血脉胜于一切。不过作为补偿,帝景天应该会将更多的权利,放到你的手上。”

    黑雾坦言道。

    对此,奚九夜并没有感到太意外。

    “这个结果,我早已经预料到了。帝景天子嗣众多,这些人也不可能让我当上少族长,我今日找你们,也不是为了让你们支持我成为少族长,而是希望,你们能够与我一起支持贱内成为少族长。”

    奚九夜笑了笑,对于这个结果丝毫不在意。

    “帝锦瑟?”

    黑雾和黑长老显然都没料到,奚九夜居然打了这样的算盘。

    没看错的话,帝锦瑟和奚九夜圆房也不过数日,奚九夜早前对帝锦瑟一直不冷不热的,奚九夜居然会支持帝锦瑟当少族长。

    女子当少族长,在帝魔家族倒不是没有过先河,若是帝锦瑟的话,至少帝锦瑟的父母以及几位长老不会反对,其胜算也比奚九夜自己要当少族长要大得多。

    “可是帝四小姐,只怕不具备那个能力。”

    黑长老摇了摇头。

    他们在帝魔家族也寄宿了一阵子了,对于帝锦瑟的人品还有作风,还是看的很清楚的。

    虽然也是帝魔家族的成员,而且是五命帝魔,可帝锦瑟好勇斗狠,而且胸大无脑,一看就不是什么可造之材。

    她唯一的优势,就是她是帝魔家族的成员,其父在家族中有些势力,以及嫁了奚九夜这么个好夫婿。

    “就是因为她不具备这个能力,我才会推举她当少族长。我的身份,注定了无法直接掌控帝魔家族,但是我与她的子嗣,可以掌控。至于帝锦瑟,她只需要当个傀儡即可。至于我的孩子,势必要给我让路。”

    奚九夜笑了笑,提起自己的子嗣时,他的眼底也没有半丝情绪波动,仿佛讨论的是与他好不相干的人与事。

    黑雾和黑长老一听,都不由心底发寒。

    奚九夜此人,当真是狼子野心,连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能算计。

    不过,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与暗之领合作,担当大任。

    “既然九夜老弟已经决定了,暗之领自然全力支持。”

    黑雾等人在帝魔家族中的地位不低,尤其是,这阵子冥棺恢复,黑雾按照奚九夜的提示,赠送给帝景天几把“圣兵”。

    见识了圣兵的威力后,帝景天对黑雾等人的信任度又大大提升了。

    帝景天已经给了两人,堪比帝魔家族长老的位置。

    这一次少族长选举,黑雾等人自然也有表决权。

    奚九夜与黑雾等人商议妥当后,就回了自己的院落,告诉帝锦瑟这个“好消息。”

    帝锦瑟得知,自己真的能当上少族长后,十分欢喜,免不得和奚九夜又是一番缠绵,却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了奚九夜的陷阱中。

    奚九夜离开后,一队巡逻兵从黑雾等人的客院前走过。

    帝莘在队前,看了看院落一眼。

    “队长,这一带都已经巡逻过了。”

    身后,一名帝魔家族的亲兵禀告道。

    “我叮嘱你的事,可是办妥了?”

    帝莘看了眼客院。

    “启禀队长,这几天我们都留意过了,客院里的人很少出来,他们的访客也很少,只有老族长和奚管事。队长你留意客院做什么?”

    那名亲兵纳闷道。

    “少族长之事还没调查清楚,家主让我们加强戒备,我是担心有人对客院不利。加强戒备,免得又有伤亡事件发生。”

    帝莘轻描淡写,就胡诌了个理由。

    提起了帝释伽的死,在场的亲兵们都是一脸的愁眉苦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