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9章 虚情假意
    有了祝年玉的帮助,打开古九洲的结界之事,终于提上了日程。

    另一方面,在异域,奚九夜和黑雾联手杀了帝释伽之后,奚九夜蛰伏了一阵子。

    这段时间里,帝魔家族内部一直在调查帝释伽的死因,奚九夜小心谨慎,总算是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来。

    帝释伽的死最终的调查结果,也被认定是天魔廷下的手。

    由于找不到帝释伽的尸体,他的丧事也一直没有举办。

    这一日,奚九夜得了传召,正准备前去找帝景天。

    哪知刚到了议事厅外,就听到了一阵哭天抢地的哭喊声。

    “我可怜的儿啊,你怎么死的那么惨。家主,你无论如何也要替我儿报仇啊。”

    一阵妇人的哭喊声,从议事厅里传了出来。

    奚九夜脚下一顿,即便是不进去,奚九夜也猜得出里面的人是谁。

    敢在帝景天面前哭天喊地的,只有帝释伽的亲娘,帝魔家族的三小姐,帝绮罗。

    说起帝魔家的这位三小姐,她是帝景天的第三女,性格很是强势,光论姿色,她不如帝云裳,可当初在帝魔家族最得宠的还是这位三小姐。

    帝绮罗的经历,和帝锦瑟倒是有几分相似,她成年后,婚事也是一直挑三拣四,一直没有着落,后来帝景天拗不过她,就给她招了一个上门女婿。

    那女婿可就没有奚九夜那么大的能耐了。

    他虽然是帝释伽的父亲,在帝魔家族内,却没有半点身份地位可言。

    这些年,一直领着个闲差,游手好闲,加之其外相貌和帝释伽不是很相似,帝魔家族内部一直传言,他根本不是帝释伽的生父。

    有人更是传闻,帝绮罗早就在外勾搭了一名大人物,其身份地位,让帝景天很是忌惮,所以帝景天才会对帝绮罗如此宠爱,帝释伽才因此成了少族长。

    帝释伽在帝魔家族的这些年,一直顺风顺水,也和帝绮罗脱不开关系。

    帝绮罗虽然修为不咋的,可她在经营方面颇有手腕,帝魔家族的不少产业,包括兵器、符箓乃至一些丹药,都是帝绮罗一手掌控。

    就连当初,帝释伽能和道门牵上线,得了长孙雪缨的那门婚事,据说也都和帝绮罗有一些关系。

    但是帝释伽的生父到底是谁,外界也不得而知。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帝释伽被废了帝魔命脉,可依旧还能保有少族长的位置的原因了。

    长孙雪缨在帝魔家族的这些日子里,帝绮罗也是费尽了心思,处处去巴结讨好,奈何长孙雪缨压根看不上帝释伽。

    不过听说,帝绮罗前阵子又在想方设法帮帝释伽恢复帝魔命脉,想来也是联络帝释伽的生父那方面的势力,好不容易,有了好消息传了过来,哪知道,帝释伽却无端横死,连尸体都找不回来。

    帝绮罗得知消息后,哭得肝肠寸断。

    她扬言一定要替帝释伽报仇,她动用了手上所有的人力物力,迫使帝释伽宣布对付天魔廷。

    可即便是如此,帝绮罗依旧是不满意,一早就闹到了帝景天那。

    “绮罗,你不要再哭了,你要求的事,实在是太过荒谬,为父不能答应。”

    帝景天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帝绮罗已经不是第一次这般哭闹了。

    早前确定了帝释伽也已死,很可能是天魔廷下的手后,帝释伽就跪在帝景天的屋外,又哭又闹,才让帝景天答应,用家族绝世魔功换取天魔廷的首脑人物的首级。

    追杀令的事还未平息,帝绮罗又闹着要给帝释伽办丧事。

    帝景天也勉强答应了,可帝绮罗却要求风光大葬。

    尸首都没有,怎么风光大葬,这还不是最为难得,帝绮罗竟要长孙雪缨以未亡人的身份,出席葬礼,说是告慰帝释伽在天之灵。

    这个提议,可真是让帝景天愁坏了。

    姑且不论长孙雪缨肯不肯,人家长孙姑娘都已经要求退婚了,这种时侯,还让她以未亡人的身份出席,这事,长孙雪缨一旦知道,必定大为火光,没准还直接和帝魔家族翻脸了。

    这种事,让帝景天怎么说得出口。

    “父亲,这怎么就荒谬了。长孙雪缨是释伽的未婚妻,几百年前就定下了。两人只是一直没成婚,长孙雪缨在帝魔家族住了几个月,释伽和她一直相处的很好,若非是释伽这次被天魔廷暗算,他们用不了多久,就得完婚了。释伽很喜欢长孙姑娘,一心想娶她为妻。他死的那么惨,难道你这爷爷的,连他最后的心愿都没法完成?”

    帝绮罗一提起帝释伽,就不住抹眼泪。

    她苦心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释伽长大了,封天令也出现了,终于等到了他们母子俩到了鱼跃龙门这一天,可没想到,天魔廷的阴谋却打破了这一切。

    “绮罗,你……哎,你一向聪明,怎么这时候就那般看不清楚。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长孙雪缨不喜欢释伽。就算是释伽没出事,她也会退婚。事实上,她早已提出过退婚了,为父费了好些口舌,才让她暂时不提退婚之事。早前释伽身上有伤,这件事,我一直瞒着他,怕耽误了他的伤情。”

    帝景天无奈,只得把事情告诉了帝绮罗。

    帝绮罗一听,迅速止住了哭声。

    “那小贱人居然敢看不起我的儿子?我说她怎么在帝魔家族留了那么久,一定是看上了其他什么人,那人是谁,是不是奚九夜那小子!看我不废了他!”

    帝绮罗的声音里,多了股深寒之气,奚九夜就是站在外头,也能清楚的感觉到。

    那女人……奚九夜听了,不禁皱了皱眉。

    别说他和长孙雪缨没什么,就算是有什么,也轮不到帝绮罗一个妇道人家来管。

    不过,这帝绮罗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奚九夜这几日,趁着帝释伽死后,想要趁机收拢帝释伽的职权,哪知道都被人捷足先登了。

    那人,正是帝绮罗,此女看着是个长舌妇人,可实则上,却心思阴毒,比起帝释伽来,更加有城府。

    帝释伽早前能有那样的成就,全都是帝绮罗的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