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5章 被诅咒
    得知叶凌月要使用召魂天符,祝年玉虽是不信,但在叶凌月提出需要他帮忙时,祝年玉也没有拒绝。

    当夜,在临近凌晨前后。

    叶凌月在祭出召魂天符之前,让祝年玉取出一件祝央央的东西以及得知了祝央央的生辰八字。

    “我身上的这条腰带,是我阿姐小时用过的储物腰带,虽然我使用了多年,可的确是我阿姐的东西。”

    祝年玉解下了身上的腰带,递给了叶凌月。

    王巨鹏、青宗主等人已经按照叶凌月的叮嘱,摆好了符阵。

    一切都准备就绪,叶凌月祭出了召魂天符。

    “召魂天符,召三魂七魄,吾欲寻找冤魂祝央央,其出生在……”

    叶凌月行符,口中念念有词。

    有了上一次召戚雪的魂的经验后,这一次行符,叶凌月更加熟练。

    符光闪耀,符光上的符文闪了闪,化为了多道流光,四处蹿入了无边的夜空中。

    可符光消失后,就再也没法子凝聚,并没有出现任何魂魄。

    “我早就说过,召魂天符不可能召唤得出阿姐的魂魄。”

    尽管早已猜测到了结果,可祝年玉不免有些失望。

    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奇迹。

    “只是失败了一次,怎知道第二次不会成功。祝央央的魂魄无法召唤,可以试试常春子的。”

    叶凌月并不气馁,继续行符。

    “二次行符?”

    筑年玉没想到,叶凌月在一次召魂后,不用休息,直接二次行符,要知,对方用的可是召唤天符,那玩意是十大天符之一,要耗费的精神力绝对不少。

    像是祝年玉,如果一次召魂后,一天之内,是绝对没法子二次行符的,可叶凌月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直接开始行符了。

    “常武,还请你告诉我关于常春子的生辰八字,同时我也需要他的一样物品。”

    叶凌月到手了召魂的基本物资后,像是上一次那样,继续行符。

    却见叶凌月手掐符诀,一张符箓嗖的蹿入了半空中。

    符箓光芒一闪,很快就消失了。

    就在所有人以为,叶凌月这一次和上一次一样,都无法召魂成功时。

    忽的,一道流光闪烁,一抹魂魄出现在叶凌月等人的面前。

    那魂魄最初并不清晰,到了后来,慢慢清楚。

    一个和常武长得有七八成相似的年轻男子,出现了。

    男子个头、外形都和常武相差无几,若非是至亲之人,只怕一眼看过去,都会错认。

    此人无疑就是早前在昊天域被刺杀的常春子,同时也是常武的替身。

    “怎么可能?”

    没想到,常春子的魂魄,居然真的出现了。

    祝年玉满脸的吃惊。

    “常春子,真是你!”

    最激动的莫过于常武,他看到常春时,一脸的激动,禁不住大跨向前,想要抓住他,可哪知却扑了个孔。

    常武这才意识到,对方不过是具魂魄,早已死去多时了。

    常武不禁面色黯淡。

    常春子是他的替身,是从其出生后就被选定的。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进食,一起住宿,几乎是情同手足。

    常春子的脸色,也有些茫然。

    直到他看到了常武,神情才有了些许的波动。

    “昊天冕下,是您!”

    一人一魂,一时无语,不知从何说起、

    “幸不辱命。”

    叶凌月见召出了魂魄,也松了口气。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昊天域的魂魄会出现在这里?”

    祝年玉满脸的不解。

    “魂魄和人不同,不同的领域内,魂魄因为没有肉身的束缚,只要召魂得法,是可以打破不同领域的地域束缚。当然,这种情况并非自古就有,而是在封天令出现之后,才产生的。”

    叶凌月解释道。

    这一点,叶凌月早前也不知情,是韩言告诉她这一点的。

    九十九地的领域束缚,自古就有,之所以不同的领域之间无法穿梭,那是因为肉身一旦冲破结界,就会遭遇各种阻拦。

    那些阻拦,会以各种形式出现,诸如天雷、地火乃至各种不可打破的禁制,都是如此。

    最早的时候,魂魄也无法穿越,可这一切,都随着封天令的出现,改变了。

    最早打破这一束缚的,就要数人魂魄了。

    韩言做了数千年的女鬼,对于结界变化比常人敏锐。

    她在凤临城时就感觉到,就在几年前,对魂魄的束缚,才随之打破。

    叶凌月推算时间,几年前的那个时间点,正是封天令出现的时候。

    由此可知,封天令的出现,改变的不仅仅是大陆的格局,还有九十九地的领域结界。

    “那为何我阿姐的魂魄没有出现?”

    祝年玉很是焦急。

    难道说,祝央央的魂魄已经魂飞魄散了。

    “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魂飞魄散,还有一种可能,和凤临城的女鬼们类似,她的魂魄被诅咒了。魂魄一旦被诅咒,无法脱胎转世,会被禁锢在一个地方。除非有特殊之法,否则轻易没法子摆脱禁锢。”

    叶凌月解释道。

    这一切,自然也是叶凌月从韩言口中得知的。

    “对方的魂魄,很可能是被诅咒了。”

    就在祝年玉半信不信之时,一旁的常春子忽然说道。

    “什么?”

    祝年玉一惊。

    “祝老弟,我已经问过了,常春子的确是被一口怪异的棺木所害,虽说他没看到下手之人,但是他遇刺时,被大量藤草包围,无法脱身,肉身被直接吞噬。看样子,的确是暗之领的那帮混蛋下的手。”

    常武狠狠骂了一句。

    “那一日,我在府中,半夜前后,忽听到异动,待我起身时就发现这个房屋都被一种古怪的藤草给遮挡住了。那藤草极其厉害,我想要摆脱时,被活活困死在里头。死后,我的魂魄晃晃悠悠,对方原本也要对我的魂魄下手,想要毁尸灭迹,只是他们弄错了我的生辰的缘故,最终没有得手。我担心那帮人对我的魂魄下手,就一直逃逸在外,直到今日,忽然被召魂到了此处。我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报仇雪恨了。”

    常春子提起那一晚的事时,依旧是心有余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