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4章 召魂求真凶
    九十九地成立之初到今,都从未有人敢下如此诳语。

    一个登基不过数月的女子,居然敢这般说。

    祝年玉冷嗤了一声,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小子,你敢不信我家小月月的话?!”

    祝年玉那一声嗤音还未哼完,脑袋上就重重挨了一击,却见啵啵下手毫不留情,一翅膀扇了过来。

    啵啵当年还是头萌宠时,就气力奇大。

    如今成神几百年,在冥界吃好喝好,气力更大。

    这一翅膀下来,祝年玉险些没给打趴下。

    他脸色发青,却奈何啵啵的身份,不敢发作。

    “我家小月月说可以一统九十九地,那就可以,别说是九十九地,就是三十三天,她也可以一并给统治了。”

    啵啵言语之间,很是自信,也不看看,她们家小月月是何人。

    “叶凌月,你这话未免太大言不惭了些,虽说我也觉得,你医术不错,不过统一九十九地,以你如今的实力无疑于痴人做梦。”

    常武摸了摸下巴,实事求是道。

    医术,可以救人。

    但,不足以御敌。

    有封天令在,九十九地有无数人识叶凌月为眼中钉肉中刺。

    神界所在的三界,如今就好比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我的实力不够,那若是加上封天令的力量,又当如何?”

    叶凌月美眸一变,目光里透着几分寒意。

    “你获得了封天令的力量?”

    常武大吃一惊。

    “不可能,若是她真拥有了封天令,又何须他她人之手,看守封天令。”

    祝年玉嗤笑道。

    谁都知道,若非是紫堂宿的缘故,只怕叶凌月连封天令都保不住。

    紫堂宿带走了封天令,等同于是保住了叶凌月的命。

    可如今紫堂宿已经离开了,叶凌月最后的保护伞也消失了。

    “不管你们信不信,话,我已经说出口。若是选择合作,将来白日飞升,就有你们的领域一席之地,若是拒绝,等待你们的,是漫漫无期的下一次等待。”

    对于几人的冷嘲热讽,叶凌月倒不是很在意。

    她的实力如何,她很是清楚。

    可统一九十九地的想法,叶凌月的确不是第一次萌生。

    这个主意,是夜北溟也加入天魔廷后,叶凌月才意识到的。

    她不能也不愿和父亲为敌,但若是她持有封天令飞升,那父亲就必定无法飞升,更无法见到娘亲。

    毕竟娘亲和阿光阿日很可能都在三十三天。

    更不用说,帝莘的生母乃至他的族人也都在异域。

    统一九十九地,携其他领域一起飞升,才是最好的做法。

    叶凌月的话让祝年玉和常武不禁面面相觑。

    撇开叶凌月的因素,封天令只有一块,就算是击溃了叶凌月,祝年玉和常武中的任何一人得了封天令,势必也会引来多方觊觎,甚至两人之间也必定会争个你死我活。

    祝、常两人认识之后,就彼此欣赏,惺惺相惜,两人心底也很清楚,两人早晚有一日会针锋相对,这也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若是你能做到,这法子倒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常武沉吟道。

    “常武,你疯了不成,她说的话,你也相信?除非她能够找出杀害我姐姐和你的替身的真凶,否则,我绝不会答应放弃我早前的条件。”

    祝央央死后,祝年玉回到自己的领域后,就必定要继承其位。

    祝年玉没想到,常武居然会相信叶凌月。

    “真凶一事,我的确有法子调查。”

    祝年玉本以为,自己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叶凌月必定会为难。

    哪知道,叶凌月却颔首,表示她有法子可以调查此事。

    “你真有法子?”

    常武听罢,不由一喜。

    “难道你有法子找到我阿姐的尸体?”

    祝年玉听罢,也露出了几分怀疑之色。

    “尸体我可找不到,冒昧说一句,如果人真的是暗之领下的手,尸体很可能已经被冥棺吞噬了。不过,尸骨虽无,魂魄倒是可以想法子召唤出来。你们应该也知道,早前戚雪的魂魄,也是我召出来的。”

    叶凌月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打算使用召魂天符?那是行不通的,召魂天符的使用条件很是苛刻。我阿姐和常武的替身都身在异域,等到我们赶到时,她们就算是有魂魄在,也早已灰飞烟灭了。”

    祝年玉也是一名符师,叶凌月的想法,他立刻猜了出来。

    召魂天符使用时,有极其苛刻的条件。

    除了要有魂魄尚在之外,还必须在死者生前有密切联系之地,也就是魂魄流连之地,在此条件上,才能召唤出魂魄。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也可以召唤出魂魄,那就是对方乃是被诅咒的怨灵,类似于早前叶凌月收留的那些玄阴女鬼就是如此。

    她们虽然已经死去了多年,可魂魄因为被柳七变诅咒的缘故,被封印在凤临城,叶凌月的召唤天符等同于打开了封印,才召出了她们。

    可很显然,祝央央等人的魂魄不在此之列。

    所以祝年玉才一口否定了叶凌月的做法。

    “我的召唤天符,可以打破时空限制。”

    哪知叶凌月睨了祝年玉一眼,淡定地说道。

    “不可能!没有任何天符可以达到这样的结果。”

    祝年玉一脸的难以置信。

    虽然处于不同的领域,可是天符的绘制之法却是相同的。

    “信不信由你,横竖我有法子,让召唤天符发挥作用。”

    叶凌月耸耸肩。

    “祝老弟,你先别和月华陛下起争执,大不了,你先别打开结界,如果她做到了,再想法子打开结界。我们也不吃亏。”

    见祝年玉一脸的不信,常武在旁当起了和事佬。

    祝年玉想了想,再看了看叶凌月。

    叶凌月一脸的淡定,的确不像是说谎的模样。

    他思来想去,常武所说的,的确也没错,他大可以在叶凌月召唤出阿姐的魂魄之后,再和叶凌月结盟。

    “择日不如撞日,今晚我就使用召唤天符,能不能召出她们的魂魄,就靠运气了。”

    叶凌月坦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