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4章 意外的消息(求月票)
    长孙雪缨

    还在门外候着的帝莘,听到了这个名字也不由怔了怔。

    那女人也在帝魔家族

    那他行事还是小心些好。

    对于长孙雪缨,帝莘还是印象很深刻的,姑且不论那女人的身份,让帝莘在意的是对方的精神力。

    对方是一名极其厉害的天念师,造诣远胜于神界的任何一名方仙。

    帝莘虽然是改形易貌,但是对上对方,也没有绝对把握能不能瞒过她。

    帝莘来帝魔家族几日,但一直没遇上长孙雪缨。

    此女一直没离开九十九地,看来是对封天令一直不死心。

    帝莘暗暗警惕道。

    屋内,帝释伽却是一口否认帝景天的说法。

    “爷爷,你还替奚九夜辩驳长孙雪缨是什么脾气,你我都很清楚。哪怕是您,和她说话,也没几句。她身份尊贵,为人很是冷傲,从不屑于人多谈论。就冲她和奚九夜攀谈了一刻钟,就看得出,两人的关系不简单。”

    帝释伽听到时,就觉得五雷轰顶。

    再回想早前长孙雪缨对奚九夜的态度,的确有些不同。

    奚九夜那小子,勾搭女人的本事,的确是了得。

    “仅仅是这次,也不好推断两人就有暧昧,释伽,你是家族的继承人,在儿女情长上还需冷静些。”

    帝景天虽然也有些古怪,长孙雪缨居然和奚九夜攀谈了那么久,可依旧不相信,奚九夜和长孙雪缨有过密的关系。

    原因无他,只因帝景天知道,长孙雪缨真正感兴趣的人,并非是奚九夜。

    长孙雪缨早前就提过,若是想让她继续履行婚约,就必须替换未婚夫。

    她要嫁的是最强的九命帝魔,而非是被废的帝释伽。

    帝景天心底很清楚,帝魔家族的最强帝魔,恐怕是帝莘那小子。

    只是帝莘的身世一日不弄清楚,他就不好告诉帝释伽此事,只能随口搪塞个借口,安抚帝释伽。

    “爷爷,你还要替奚九夜强辩,今日之事,可以说是一个偶然,可奚九夜和长孙雪缨经常出没禁院又该怎么解释我的手下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他们俩出入禁院。那地方”

    帝释伽冷哼一声。

    孤男寡女,一前一后进入禁院,而且都在傍晚前后,虽说是一前一后,看似没有同时刻,可那地方,除了那疯婆子,还有什么东西可看的

    “什么你说奚九夜和长孙姑娘都有出入禁院”

    帝景天一听声音变了变。

    帝景天看了眼奚喃思和奚星落。

    奚喃思已经安抚好奚星落,两姐弟依偎在一起。

    帝景天再看看外头,示意帝莘进来。

    “你将他们两个,送回去。”

    帝莘走上前,将两姐弟护送了出去。

    早前,在谈论下长孙雪缨和奚九夜时,帝景天还没回避左右,可一谈到那个叫做什么禁院的地方,他就警惕了起来。

    他来到帝魔家族几日,内宅里也巡逻了不少地方,可没听说过,有个叫做禁院的地方。

    看来,有必要去探一探那个叫做禁院的地方。

    帝莘心底想着,也不好再多做逗留,将姐弟俩送了出去。

    三人走远后,帝景天的脸色就难看了几分。

    “跪下”

    帝景天喝了一声。

    帝释伽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忙跪了下来。

    “爷爷,孙儿知错了,孙儿忘记了,不能提四姑的事。”

    “闭嘴,帝魔家族内,早已没有帝云裳这个人,她也不是你四姑。”

    帝景天老脸上,难事怒容,脸上一片激红。

    他早已遗忘了那个人。

    今日却先后被人提醒了她的存在,让帝景天不禁气血上涌。

    那个人的存在就是帝魔家族的耻辱。

    好一阵子,帝景天的脸色才缓和了些。

    “你确定长孙雪缨和奚九夜都出入禁院”

    尽管早已将帝云裳从族谱上除名,可她在外疯疯癫癫,丢尽了帝魔家族的脸面,所以帝景天在赶她出府后没多久,又将其接了回来,关押在了禁院里。

    帝魔家族上下都很清楚,那个院落,是牢房,没有帝景天的命令,根本无人敢靠近。

    “我的人亲眼目睹,已经有两三次了。他们俩不可能认识那人,想来是到那里幽会。毕竟谁都知道,禁院人烟罕至,只有那疯婆子。”

    在帝云裳被关押在那最初的一两年,还有人在那看守。

    到了后来,几乎没人会留意那院落,久而久之,除了侍女还会偶尔送一顿饭过去,早已没人记得,帝魔家族还有个四小姐。

    那个曾经在异域名噪一时的第一美人儿。

    当年的帝云裳,可谓是帝魔家族最出名的人物。

    她虽自小不能习武,却博闻强记,乃是出了名的才女。

    在其成年后,裙下臣更是无数,虽是妾室所生,但却很得帝景天的喜欢。

    帝景天一度想要利用其与天魔廷联姻,联合天魔廷,可哪知,在帝云裳成年不久,忽然失踪了。

    带她回来后,就变得很神经质,时不时疯疯癫癫,还有了八个月的身孕。

    她回到帝魔家族后没多久,就产下了一个男婴。

    帝云裳当时还冒充那男婴是五命帝魔,哪知之后一测,却发现那男婴不过是个筋脉尽废的废物。

    帝景天就将那孩子丢在了乱葬岗,自那以后帝云裳就彻底疯了,多年来,从未清醒过。

    “此事有些古怪,我会传奚九夜前来,调查清楚。”

    帝景天沉吟道。

    长孙雪缨去见帝云裳,还好解释。

    长孙雪缨既然对帝莘有意,必定也调查过帝魔家族上下的事,以道宗的手段,调查到帝云裳当年未婚产子的事。

    可奚九夜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他也发现了帝云裳和帝莘的关系

    此事关系到帝魔家族的颜面问题,帝景天绝不容许,有外人插手此事。

    奚九夜必定要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爷爷,你还是早点对外宣布我和雪缨的婚事,也好让奚九夜那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死心。我也好重树在家族中的地位。”

    帝释伽见帝景天不说话,还以为他信了自己的话,不停游说道

    新年虐虐渣更健康,很久么狗粮了,想要狗粮不一吨的那种,用双倍月票换狗粮嘛,点击下一页,投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