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1章 加倍奉还
    兰楚楚离开诸神山时,帝莘还曾和叶凌月说过,不要放虎归山。

    兰楚楚虽是一介妇孺,可这女人很是歹毒,留着她,只怕会养虎为患。

    叶凌月却说,有时候,活着比死更困难。

    兰楚楚当年对她所做的一切,叶凌月永远无法释怀,她要让兰楚楚经历比自己痛苦数倍。

    所以她放走了兰楚楚。

    如今看来,自家洗妇儿的话是对的。

    这般的兰楚楚,当真是比死还要难看。

    帝莘看着地上那个女人,眼底并无半点悲悯之色。

    帝莘的人生中,从无同情两字。

    尤其是,兰楚楚这女人,当初还害过自己洗妇儿,数倍痛苦嗯,还不够。

    “你要去找老族长”

    帝莘开口说道。

    听到帝莘的声音,兰楚楚就如听到了天籁一般,她抬起了头,她看到的只有满目的漆黑。

    “好心人,求求你,我的儿子和女儿是老族长的养子和养女,我要见他们。”

    兰楚楚长了个心眼,她也知,自己得罪了帝锦瑟,旁人畏惧帝锦瑟的身份地位,一定不会救自己。

    她唯一的筹码,就是奚喃思和奚星落一双子女。

    早前,帝锦瑟提出要将姐弟俩养在自己膝下,可奚九夜一力反对。

    夫妻俩为了此事,还冷战了数日,帝景天为了安抚奚九夜,就将他们俩养在了自己名下。

    只不过,帝景天只是让两人当自己的童子,并未对外宣称是自己的养子和养女,兰楚楚这么说,不过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份地位,让来人能够帮自己一把。

    帝莘勾了勾唇,很是不屑。

    兰楚楚这女人,还真是死不悔改,这种时候,还死要面子。

    不过他倒是可以成全她,她真以为帝景天会为她主持公道

    “我带你去,不过老族长愿不愿意见你,我可不敢保证。”

    说罢,他叫来一名下人过来,那人背起了兰楚楚,转身就走。

    兰楚楚浑身伤口疼痛不已,只能是强忍着,被送到了帝景天的院落。

    这个时辰,帝景天正在教导奚喃思和奚星落。

    奚家姐弟俩由于情况特殊,帝景天还是很重视的。

    更何况,两人还长了副好相貌,帝景天虽然膝下儿女孙嗣不少,可都已经过了孩提之龄这一次见了姐弟俩,倒还真有几分喜欢。

    尤其是奚喃思,她虽然是个哑巴,可是很聪明,比起弟弟奚星落来,她办事也更加果断,学习其异魔的文化和传统,也是一教便会。

    她虽然不会言语,可懂得比手画脚,对帝景天也很是尊敬讨好。

    她虽然只有六岁,可知道帝景天有偏头疼的老毛病后,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一套按摩的手法,每每学习完后,就会替帝景天揉捏太阳穴。

    帝景天见其乖巧,也很是喜爱。

    不过由于两人不是异魔,帝景天对他们难免有几分提防。

    所以一直没有将帝魔功法传授给他们,而是只传授他们一些文字兵法符箓方面的知识。

    帝莘把人送到后,就前去通报。

    “兰楚楚”

    帝景天只是淡淡看了眼帝莘,并没有认出帝莘来,毕竟眼前的帝莘和在天罚戈壁时的帝莘,相差甚多,乍听到了这个名字还没想起这人究竟是谁。

    “娘亲”

    还是一旁的奚星落听到兰楚楚来见,小声叫道。

    奚星落是兰楚楚带大的,他今年已经四岁了,对兰楚楚很是亲近,小时兰楚楚和自己生母洪明月的仇怨,他也是全然不知。

    他一直将兰楚楚当成了自己的生母。

    奚星落虽然知道他的身世,可她对这个弟弟很是疼爱,自然也不愿意告诉他这些陈年往事。

    只是他还未喊出口,就被奚喃思捂住了嘴。

    奚喃思比奚星落年长几岁,她经历颇多,也知看人脸色。

    她自是知道,娘亲也好,自己和弟弟也罢,在帝魔家族是夹缝里求生存,帝魔老族长既然收养了他们,绝不会喜欢他们还和过去的生活有半点牵连。

    更何况,奚喃思本就不喜欢兰楚楚。

    听说兰楚楚来见,奚喃思皱了皱眉。

    她和星落在老族长的手下,过得很好,她也不用见兰楚楚那个恶毒的女人。

    她又来做什么

    “你们的娘亲来了,可想见见”

    帝景天看了眼两人。

    “想嗯”

    奚星落是个口直心快的,当即就点头表示想见,被奚喃思瞪了一眼。

    奚喃思低垂着头,用手比划着,其大意是,族长才是她们的再造之父,一切都听从族长安排。

    帝景天颔首,这孩子果然聪慧乖巧,奚星落那小子,缺心眼。

    兰楚楚倒是个胆大的,居然还敢来探望一双子女。

    不过在孩子面前帝景天也不会做得太过分,免得寒了两个孩子的心。

    他抬抬手,示意帝莘把人带进来。

    帝莘命下人将兰楚楚背了进来。

    一看到兰楚楚的模样,奚星落不禁大喊了一声。

    “娘亲”

    他也不顾奚喃思的拉扯,跑了上去。

    “星落,我的好孩子。”

    兰楚楚听到了奚星落的声音,顿觉很是亲切,不禁哽咽了起来。

    此时此刻,兰楚楚压根忘记了,自己和奚星落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奚喃思看到奚星落跑上前去,又急又气。

    星落这个傻孩子,怎能认贼做母,要知道,他的亲生娘亲可是被兰楚楚害死的。

    奚喃思偷眼看了眼帝景天,帝景天的脸色果然不大好。

    对于帝魔而言,不需要什么妇人之仁,也不需要骨肉亲情。

    帝景天养育他们,可不是让他们顾念亲情的,他要的是最锋利的刀,对准神族的心窝,狠狠捅下去。

    “怎么回事谁把她弄成了这副模样”

    帝景天蹙眉,看了看兰楚楚。

    没记错的话,兰楚楚应该在帝锦瑟的手下当侍女,考虑到对方是奚九夜的发妻,早前帝景天还特意交代过帝锦瑟,不要为难她。

    她成了这副模样,奚九夜要是追究起来,也很是麻烦。

    “启禀族长,是四小姐下的手。”

    帝莘如实回道。

    “四小姐哪个四小姐”

    帝景天一听,脱口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