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7章 婚前恐惧症
    早前,针对在何处举办婚礼这件事,啵啵和冥日还激烈争论了一番。

    啵啵认定了,前来恭贺的宾客数量众多,只有诸神广场才可以容纳那么多人。

    可冥日的意见却恰好相反,他认为,诸神广场太大,不好管理。

    叶凌月和帝莘的婚礼只需让少部分人观礼即可,直呼诸神广场,大可以用来宴请宾客。

    两人争论的最终结果,还是啵啵占了上风。

    经过了近半个月的筹办,诸神广场早已布置妥当,为了防止现场的摆设被破坏,啵啵下令任何人没有许可,不可进入诸神广场。

    帝莘也是知道此处僻静,这才走了过来。

    红色的灯笼,长长铺开的喜毯,高高的观礼台,无不说明十二个时辰之后,这里会举办一场旷世婚礼。

    原本,帝莘对这一场婚事满是期待。

    可靥思的缘故,让帝莘的情绪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那个同样叫做“帝莘”的男人,非常危险。

    他的笑容背后,隐藏着致命的杀机。

    他和自己,虽然相貌相似,却不是同一类人。

    要不要将此事告诉洗妇儿?

    帝莘踟蹰不定,他并非是优柔寡断之人,可今日的反常,让他不得不慎重。

    “帝莘,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说过,对洗妇儿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妖阳邪君也好,靥思里的那男人也罢,你都不愿意多说,你到底是在怕什么?”

    帝莘扪心自问。

    “帝莘,你怎么在这里?”

    身后,一个诧异的声音传来。

    帝莘回过神来,看到冥日站在身后不远处。

    冥日孤身一人,他是来检查诸神广场的筹备事宜的。

    啵啵对这一次的婚礼热情空前,准备的还算是妥当。

    只是她性格有些毛躁,冥日不想叶凌月的婚事有半点差错,所以才私下来了一趟。

    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准新郎帝莘。

    冥日见帝莘脸色不大好看,眉头紧锁,察觉到他有些不对头。

    “我有些担忧。”

    帝莘迟疑了下,他和冥日平日多半是谈论公事,鲜少像是今日这样,私下聊天。

    帝莘自幼就没有长辈,唯一的养父帝纣对他也是不冷不热。

    至于阎九的父亲,虽然对他很好,可帝莘心底始终有些隔阂。

    冥日虽然冷酷,可言辞间满是关怀之意,这让帝莘顽石一样的心,有了些许的松动。

    他急需找人倾诉,想了想,还是将昨夜的靥思说了出来。

    冥日听罢,并未太过担忧,只是淡淡一笑。

    “我当什么事,不过是靥思罢了。你小子,应该是这阵子太过急功近利,过度修炼了,才会心绪不宁,出现这样的反常局面。”

    冥日一副过来人的语气。

    “当真如此?可这种事,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帝莘将信就信。

    “第一次遇到也不奇怪。这叫婚前恐惧症,并非是什么病,只是一种情绪罢了。”

    素来古板的冥日拍了拍帝莘的肩,欲言又止,流露出尴尬的神情来。

    “婚前恐惧?青冥帝君,我与洗妇儿情投意合,我做梦都想娶洗妇儿,我对我俩的婚事,没有半点恐惧。”

    帝莘皱皱眉,对这个名词很是不以为然。

    他对洗妇儿的心,从未动摇过。

    这一点,从五百多年前的冥界时,就已经注定了。

    “呵~你何必大惊小怪。婚前恐惧又不是什么大事,你有过,我也有过。难不成,我对啵啵也摇摆不定?”

    冥日笑了笑,他告诉帝莘,自己当初和啵啵成亲前夕,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冥日和啵啵的恩爱,在神界也是出了名的,不逊色于云笙和夜北溟。

    “那帝君你为何会得了婚前恐惧?”

    帝莘狐疑道。

    他天赋异禀,做任何事,就连修炼也是一学即会,唯独对感情一事,尤其是婚姻,也是大姑娘上轿第一次。

    “我那会儿的婚前恐惧……恐惧的是,担心啵啵逃婚。”

    冥日轻咳了几声,冷酷的脸上,浮现起一片尴尬的红意。

    这个秘密,他连啵啵都没说过。

    当时冥日求婚成功后,婚期将近,他却心思不宁,连修炼都无法顺利进行。

    他老是反复做同一个梦,梦到婚礼当日,自己的新娘不见了。

    还梦到奚三千死而复生,啵啵被杀。

    他怕啵啵担心,悄悄找上了云笙,他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病。

    云笙仔细替冥日检查一番后,判定他得了婚前恐惧症。

    “用医佛的话说,那是她老家的一种病,并非真正的病,而是一种心理病,只需放宽心,等到婚礼一过,就药到病除了。我照着她说的做,婚礼之后,的确药到病除。”

    冥日所说的一切,也正是帝莘这几日梦到的。

    听冥日这么一说,帝莘松了口气。

    “如此说来,是我多虑了。”

    帝莘听冥日这么一说,心头大石落下。

    若是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天不怕地不怕。

    可若是洗妇儿遭遇了什么,他只怕自己熬不过去。

    “情之一事,果然最是伤人。帝莘也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只有月儿才是他的软肋。”

    冥日摇摇头,转身回去找啵啵去了。

    诸神广场的其他事宜都准备得很是妥当,只是在护卫方面有所欠缺。

    冥日打算找幽冥鬼王在附近再布置几道阵法,已被不时之需。

    帝莘的心病,被冥日这般一说,也是药到病除。

    距离他和叶凌月的婚事,不足十二个时辰了。

    帝莘的心结被打开,心情也而渐渐恢复了平静。

    他才刚一回到房里,就见鬼王妃带着几名侍女走了进来。

    “帝莘,你的喜服已经做好了,来试试,若是有不妥当的地方,趁早改一改。”

    鬼王妃笑着,命侍女拿出了喜袍。

    帝莘的人界爹娘暂时还未联络上,鬼王妃就充当了半个娘亲的身份,替帝莘张罗里里外外的事宜。

    这对新人的喜服也都是鬼王妃一手挑选,找人裁剪的。

    帝莘含笑,接过了喜袍。

    可当他看清了喜袍的模样时,俊朗的脸上,一下子阴云密布。

    拿着喜袍的手,僵硬了。

    这件喜袍,怎么会和靥思里看到的自己身上的那一件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