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5章 第二个帝莘
    凤眸内,惊色渐渐褪去。

    修为到了帝莘这个境地,并不需要睡眠,打坐就等同于修养生息,帝莘心境平和,鲜少会进靥思的状态。

    可近段日子,尤其是伴随着他和洗妇儿的婚期将近,他修炼时,经常无法进入状态。

    就在入夜后不久,在帝莘开始打坐后不久,靥思再一次出现了。

    而且这一次的靥思如此之真实在,帝莘险些难以摆脱。

    一个时辰前,靥思如迷雾,将帝莘层层笼罩。

    他一直走,眼前的场景一变,变成了婚礼的现场。

    四周都是一片红色,一切都和早前帝莘在诸神山的婚礼现场看到的一模一样。

    可是怪异的是,婚礼现场一个人都没有,就连洗妇儿都没出现。

    帝莘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穿着喜服。

    他想要找到洗妇儿,可洗妇儿却一直没有出现。

    心底,莫名的惊慌,帝莘漫山遍野寻找着叶凌月。

    可是洗妇儿和其他人都彻底没了踪影,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了他一人。

    前所未有的孤独感袭来,他快步穿过了殿堂、山道,到了山脚处。

    山脚处一片荒芜,连日来赶来的神界各地的宾客也都没了踪影。

    “洗妇儿,青冥帝君,阎九,你们在哪里?”

    帝莘呼喊着。

    可除了回音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时,帝莘的眼皮子没来由的一颤。

    他蓦然抬头,看向了天空。

    他的瞳孔骤然一缩,他看到了什么?

    天空中,所有的星辰都消失了。

    只有那一颗悬挂在神界和异域接壤处的祖星还在闪烁着炫目的光芒。

    祖星的光芒越来越盛,仿佛漫天的星辰星光都被祖星吸收一空。

    而伴随着祖星的星芒越来越盛,它拖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朝着天空的北边滑去。

    祖星,竟是化成了一颗流星,在飞速移动着。

    “怎么会?”

    帝莘看着祖星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异域的方向移去。

    祖星的出现,意味着新的天域的产生。

    被祖星选中的天域会跟随着封天令主白日飞升。

    早前,祖星一直悬挂在异域和神界的边界处,就连身为封天令令主的叶凌月和帝莘都不知道,祖星到底选择了哪一边。

    可此时此刻,祖星正飞速滑向异域,这意味着,异域已经被选为新的天域。

    异域曾经是帝莘的故土,可在他放弃自己帝魔的身份,选择成为神界的神帝时,帝莘就已经选择了神界。

    “不可以。”

    帝莘心中,不安之感迅速扩散。

    他不敢肯定,这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周围的一切都如此的真实。

    真实的让帝莘难以分辨。

    唯一能够解答这一切的,只有眼前的那一颗祖星。

    帝莘不再迟疑,他以惊人的速度,紧追着祖星而去。

    祖星已经离开了神界,进入了异域。

    它如扑翅的飞蛾,不断向前,就好像在前方有什么东西,正在召唤他。

    帝莘也不知,它到底要何去何从。

    渐渐的,祖星的速度减缓。

    它悬挂在了异域某处的天空上。

    “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帝莘环顾四周,眼底满是震惊之色。

    周遭的一切,看似陌生而又熟悉。

    帝莘无论如何也忘不了自己。

    这里是帝魔家族。

    “你选择了这里?”

    帝莘抬起了眼,看向了祖星。

    悬挂在帝魔家族的上空后,祖星的光明变得柔和了许多。

    在方才一路赶来的路上,帝莘就已经发现,异域和神界一样,都渺无人烟。

    人口众多的帝魔家族内,这时大门虚掩,平日看守宅院的那些魔兵全都不见了。

    新任家族帝风也不知所踪。

    就好像,一夜之间,神界和异域的人都跟着消失了一样。

    就在帝莘以为,眼前的帝魔家族里也是空无一人时,忽的有一道身影,迅速蹿入帝魔家族内。

    “什么人?”

    这是帝莘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

    他没有半分迟疑,破门而入,循着那人影的方向追去。

    来人的身法和修为都很高,以帝莘如今的九命帝魔的身手,紧追其后,也是一时追不上。

    那人对帝魔家族的地势似乎很熟悉,纵横起落,隐入了一处院落。

    “禁院?”

    帝莘顿住了脚步,略一沉吟。

    前方,那座破旧的院落,是他和帝云裳居住过的院子。

    只是早前这座院子已经烧毁,可这会儿,院子看上去并无烧过的痕迹,而且,院子比帝莘印象中的还要新一些。

    方才那个人影,就是蹿入这个院子的。

    帝莘再不迟疑,他推门而入。

    一眼,帝莘就看到了院落的正中,站着一人。

    那人背对着帝莘,他身量很高,骨架和成年帝魔没什么两样。

    帝莘看着此人的背影很是眼熟,可是一时半会儿,又回忆不起此人到底是谁。

    “你是谁?为何引我入靥思?”

    帝莘看到那人时,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无端遁入靥思,并非偶然,而是眼前这人的缘故。

    帝莘可以断定,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幻影。

    来人以控制靥思的方法,让他不知不觉进入了陷阱。

    若非是他及时清醒,只怕真要被隐瞒过去了。

    只是帝莘也想不起来,异域还有控制靥思的人物。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

    帝莘凤眸微缩,这人……

    来人戴着一副面具,那是副金色的丑陋面具,遮盖住他的半边脸,露出了淡樱色的唇。

    帝莘的心跳,加快了几分。

    “我是谁?”

    来人的声音很是和煦,落到耳里,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来,就如三月春风吹起的柳枝,拂过脸颊,很是舒服。

    他的右手,落在了面具上,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那无疑是一张极其完美的脸,凤眸温煦,鼻高而挺阔,线条优美的唇。

    帝莘浑身僵硬,他看着来人。

    来人也看着他。

    帝莘一身喜服,来人一身夜行服,他们四目相对,除了衣服不同外,就连发型再到五官,两人相对而立时,就好像在照镜子。

    这个在大婚前期,费尽一切心思,引帝莘进入靥思的并非是其他人,竟然是“帝莘”本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