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8章 隐患
    好不容易,她有了女儿的消息,连外孙的下落都知道了,可她却没法子相认。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身份和地位,若是早知道如此,她当初根本就不该进入炽宫。

    “娘,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你的病……其实你根本没病。你到底要瞒孩儿到什么时候?”

    炽皇语气一变,言语之间,充满了火药味。

    炽太后一惊。

    “我儿,你在胡说些什么,为娘瞒了你什么……难道,难道……”

    炽太后言语间,透着几分惊慌的意味。

    “不错,齐夫人死前,将孩儿的身世都坦白了,我根本不是你的孩子。”

    炽皇冷哼了一声。

    齐夫人就是炽太后的姐姐,也是炽皇亲生娘亲,她在临死前,秘密找到了炽皇,将隐藏在自己心底多年的秘密,坦白了出来。

    炽皇得知事情的真相后,也并没有告诉炽太后。

    “我儿,为娘……姨并不是故意的,当年的情况,很是危急,若是没有将你们调包,不仅仅是我,就连你娘和你外公他们全都会被皇后害死。”

    炽太后见事已至此,只能坦白相告。

    “当年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孩儿只知道,将孩儿一手养大的,是娘。娘你放心,孩儿心中,对娘的感情没有半分变化。”

    炽皇目光灼灼,望着炽太后。

    “我儿能如此深明大义,自是最好。我儿,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世,娘还有一件事,想要与你商量。”

    压在心头多年的大石,终于放下了,炽太后的脸上又多了几分笑意。

    “娘尽管说,这些年也是委屈你了,孩儿发誓以后不会再让娘受半点委屈。”

    炽皇一脸信誓旦旦。

    他还以为,炽太后一直郁郁寡欢,是因为心里藏着事的缘故。

    若非是这一次,连至上道君都没能看好炽太后的病,他也不会将事情坦白。

    “娘不委屈,这些年,我儿很是争气,炽神狱也成了三十三天中屈指可数的存在,娘养了个好儿子。既然齐夫人将当年的事告诉了你,想来也告诉过你,为娘当年生下了一名女婴。那孩子,算起来,还是你的妹妹,当时没法子留在宫里,她被送出宫后,就下落不明。这些年,娘做梦时常梦到她,娘梦到那孩子,过得并不好……”

    炽太后想起梦境中,女婴吃不饱穿不暖,还保受凌辱,就很是难过,不禁红了眼眶。

    炽皇一听,眉头皱得更紧了。

    “所以娘你这些年身子不适,都是因为思念……妹妹的缘故?”

    炽太后没有多说,可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娘,你实在是太傻了。今时不同往日,既然你想妹妹,我们将她接回来就是了。我如今是炽皇,炽神狱中,谁敢忤逆我的意思。”

    炽皇不以为然道。

    只要能让炽太后开心,他什么都愿意做。

    “我儿,此话当真?你当真愿意接你妹妹回来,无论她如今过的怎么样,又是怎样的身份地位?”

    炽皇的话,让炽太后安心了几分。

    “什么身份地位都不重要。只要确认了妹妹的身份,孩儿就把她接回来,届时认她做义妹,让她喊娘一声娘,我倒是要看看,炽神狱有什么人敢反对。”

    炽皇拍胸脯保证。

    “可若是,她是一介凡人,你还愿意认她做妹妹?”

    炽太后再问道。

    “那是当然,不就是一介凡……等等,娘你说什么?你说妹妹是凡人?这怎么可能,她明明是天人,又怎么会是凡人?”

    炽皇一听,觉得不对劲了。

    “我儿,你应该也知道,我们祖上有一部分凡人的血统,我们所在的宗族,是下三界的天民,飞升不过几万年,本就有一部分凡人的血统。你妹妹,当年是出身在三十三天没错,可她随后就失踪了。如今想来,她很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坠天了。事情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娘也不想再瞒你,娘这些年一直都在找她,可是一直苦寻无果,直到这一次,从长孙姑娘口中偶然得知了你妹妹的下落。”

    炽太后说话间,眼底满是担忧之色。

    长孙雪缨在使用观天符时,也告诉了炽太后,帝莘母子俩在九十九地过得并不如意。

    “娘,你言下之意,是想要让孩儿出手?”

    炽皇迟疑了下。

    身为仙皇级别的存在,炽皇很清楚,天地有别。

    他方才言词确确,那是因为他以为,炽太后之女身在三十三天,若是人在三十三天,那倒是还容易,毕竟炽皇的修为和地位在三十三天,只要不涉及那几个超级天外天,他要找什么人,易如反掌。

    可若是涉及到九十九地,那就不同了。

    “娘,娘这些年深居简出,怕是不知道,三十三天最近发生了几件大事。”

    炽皇欲言又止。

    “我儿,为娘虽然没有离开炽宫,可外界发生的事并非一无所知,你说的大事,指得可是光明领坠天,新天域即将诞生?”

    炽太后虽然不理世事多年,可她终归是炽神狱的太后,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每隔万年一次的天河倾落,旧天域坠天,炽太后又怎么会完全不关心。

    “这只是其一,旧天域坠天,不少势力开始暗中抢夺信徒,已经接连发生了几次冲突,天外天的几大仙皇和掌门商议之后,约定了,不插手旧天域的事,也就是不直接插手九十九地的事。偏偏妹妹她又身在九十九地……”

    炽皇一脸的为难。

    如果被其他仙皇和掌教知道了,必定也会蠢蠢欲动。

    “竟有此事,难怪我儿会如此为难。”

    炽太后听罢,顿时心领神会。

    对于三十三天的天人强者们而言,他们抢夺的东西,并非像九十九地那样,仅仅是为了领域,他们抢夺的,是意义更加重大的信徒,以及信徒凝聚而成的信仰之力。

    一个天域坠天,新天域产生,涉及到两个天域的信仰之力,难怪那么多势力就连天外天都按耐不住了。

    这个时候,的确是敏感时期,任何势力,尤其是超级势力,一旦进入九十九地,都会被认为是意图不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