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7章 厉害的外婆
    “姑娘,本宫的心病你们师徒无能为力,你放心,本宫会告诫陛下,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你们且退下。”

    炽太后挥了挥手,不愿再多说。

    长孙雪缨暗中察言观色,见炽太后不愿意多说,只得作罢,行了一礼,就欲退下。

    “太后,晚辈斗胆问一句,您可有姐妹兄弟”

    长孙雪缨离开寝宫的一瞬,忽的改变了心意,折身而返,再度问道。

    “姐妹兄弟本宫有一胞姐,只是多年前已经离世。你为何突然作此一问”

    炽太后有些奇怪,不知长孙雪缨为何会突然这般问。

    “晚辈见太后愁眉不展,就想到一件趣事,想要告诉太后,兴许能博太后一笑。”

    咋长孙雪缨难解心中困惑,她见至上道君和炽皇还未回来,索性一问,也好弄清楚自己心底的困惑。

    炽太后在宫中无聊,膝下孙儿媳妇也多是木讷之人,听长孙雪缨这么一说,倒是有几分兴趣。

    “晚辈早些时候,去了九十九地,在那里遇到过一名女子,和太后长得很相似。”

    长孙雪缨边说着,边小心留意着炽太后的神情。

    炽太后一听,先是一愣,脸上多了几分难以置信之色,她身子前倾,一把抓住了长孙雪缨的手腕,手劲之大,让长孙雪缨只觉得手腕都要被捏断了。

    “你说什么那女子多大年纪,叫做什么她”

    炽太后一口气就问了好几个问题,这才觉得自己有些失态。

    “太后娘娘,你认识那女子”

    长孙雪缨又惊又喜,惊的是炽太后看着柔弱,没想到气力如此惊人,要知道长孙雪缨可是四印修为,看样子,炽太后哪怕是病弱,其修为也在自己之上。

    喜的是,看炽太后的反应,长孙雪缨可以断言,帝云裳和炽太后必定有关系。

    若是帝云裳和炽太后有关系,那意味着,帝莘和炽太后也有关系。

    如此一来,帝莘的身份,就不是一般的凡人了。

    “不本宫不认识,本宫只是好奇,一介凡人怎么会和本宫如此相像。你且说说,那女子姓甚名甚,多大是什么身份来历”

    炽太后松开长孙雪缨,心底盘算着,照理说,那孩子不可能沦落到人间才对。

    可长孙雪缨的话,又的确让炽太后心底腾起了一丝希望。

    “那女子名叫帝云裳,是一名异魔,也就是凡人中的魔族,今年约莫是五百六十多岁,至于她的相貌和太后您真是如出一辙,晚辈活了那么久,还没见过,如此相似的两个人。不仅如此,那女子还有一个儿子,他叫做帝莘,就连他,和太后、炽皇都有几分相似。”

    长孙雪缨说罢,炽太后皱紧眉头,一语不发。

    “太后若是不信,晚辈可以让太后亲眼看一看帝莘。”

    说着,长孙雪缨拿出了那张观天符。

    观天符化成了一道流光,光影斑驳,显露出一片光幕来。

    在光幕中,渐渐有一个人影清晰起来。

    男子身形高瘦,气质不凡,一双凤眸里,透着若即若离之光。

    看样子,帝莘已经和叶凌月分开了。

    观天符中,当帝莘出现时,原本还迟疑不定的炽太后在看到了帝莘时,不禁凤眸瞪圆,双手紧握成拳。

    观天符里的男子,和炽皇的确有五六分相似,尤其是他的那双眼。

    不过严格来说,男子的模样,比炽皇还要俊秀很多,其气质也和炽皇不同,显得更加清冷。

    男子这时,正紧锁眉头,似在思考着什么。

    他皱眉的样子,落在了炽太后的眼中,让其不禁有种冲动,想要替其抚平眉心。

    这种感觉炽太后大惊。

    她怎么会对着一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生出这样的想法来。

    难道说,这孩子和自己当真有血缘关系

    炽皇和炽太后的相貌都属于少见的俊男靓女,两人的凤眸都颇有特征,沿袭自家族血脉,除了自己母族,炽太后还从未在其他姓氏族群身上看到过。

    “太后太后”

    炽太后心如刀割,看着观天符里的帝莘,直觉告诉她,这孩子很可能是自己的外孙。

    可天地相隔,她若是要认回那对母子,炽皇的身份必定会暴露。

    炽太后倒是不怕炽皇会不认自己这个娘亲,毕竟她和炽皇是有血缘关系的。

    但是炽神狱的其他臣子是否还会拥护炽皇,那就不好说了。

    她身为炽神狱太后,必定要为炽神狱的安危着想。

    眼前,观天符的光芒渐渐消失。

    “抱歉,本宫失态了。长孙姑娘,你说的这对母子的确有些像本宫,不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想来也只是偶然罢了。本宫并不认得他们。”

    炽太后脸色恢复如常,笑着冲着长孙雪缨颔首,哪里还有半分失态的模样。

    “太后你当真”

    长孙雪缨没想到,炽太后变脸比翻书还快。

    可她转念再想,炽太后毕竟是太后,她出身不显,能够一路成为太后,自然有其能人所不能之处。

    很显然,这个中一定有隐情,炽太后隐瞒了什么。

    既然对方不愿意说,自己也不方便戳破,只能是静观其变。

    炽太后和长孙雪缨各怀心事,恰好这时,殿外,炽皇和至上道君走了进来。

    炽皇的神情不大好,至上道君则是满脸的尴尬,看样子,炽皇已经知道至上道君无法治疗炽太后的事了。

    “什么道门第一神医,不过如此。”

    炽皇不耐烦道,也没留意道长孙雪缨和炽太后的异样。

    至上道君睨了眼长孙雪缨,长孙雪缨无奈摇摇头,至上道君只得拱拱手,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庸医,统统都是庸医,母后,你脸色苍白,可别是又发病了”

    炽皇见炽太后神情不对,很是担忧,忙抓过了她的手,嘘寒问暖。

    “皇儿,为娘不碍事。你往后,也不要再找人来替为娘看病了,为娘早就说过,我的病,无人可医。”

    炽太后一声叹息,炽皇将她的反应看在眼底,剑眉皱了皱,眼底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霾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