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6章 隐藏的身世
    至上道君一个眼神,长孙雪缨当即心领神会。

    长孙雪缨跟随至上道君外出听诊多年,最是熟悉自家师师父的习惯。

    若是至上道君已经弄清了炽太后的病情,必定会有话直说。

    他这般避讳,想来是拿捏不准炽太后的病。

    身为道门第一神医,看不清病因来,必定会砸了至上道君的招牌。

    长孙雪缨默不作声,见炽皇一离开,就移步朝了帘后走去。

    炽太后喜静,居所内并无其他侍女。

    长孙雪缨跳开了帘子,就见了一名美妇坐在榻上。

    “参见炽”

    长孙雪缨心知此人必定就是炽太后,慌忙行礼。

    可她一看清炽太后的容貌,不由又是一怔。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进来。”

    炽太后秀眉紧锁,眉心似颦非颦,在其绝美的脸上又平添了几分风姿。

    她抬眼时,那双凤眸里,带着几分困惑。

    眼前的女子长得很是秀美,显然不是炽宫的宫女。

    “帝四小姐”

    长孙雪缨脱口而出,难以置信,望着眼前的美妇。

    却见夫美妇黑发如瀑,一袭蔷红色的宫服,虽是面容憔悴,却不减其美色,那双凤眸和炽皇如出一辙,更是和帝莘,帝云裳一模一样。

    不仅如此,眼前这位美妇的容貌和帝云裳竟有七八分相似。

    若是说,早前炽皇和帝莘的相貌有几分相似只是偶然,那眼前的这名美妇和帝云裳的相似度更是惊人,就连两人的气质谈吐都一样。

    若非是此女年纪稍长,衣着打扮和帝云裳也不相同,长孙雪缨又身在炽宫,她真会相信,此人就是帝云裳。

    可显然,她并非是帝云裳。

    如果说这两人没有关系,长孙雪缨是绝不会相信的。

    “您是炽太后。”

    长孙雪缨回过神来,见美妇微微颔首,她连忙跪下。

    “起来吧,你是至上老道带来的徒弟吧,我那孩儿蛮横不讲理,硬要你们来替本宫看病,倒是为难你们了。”

    和炽皇的喜怒无常不同,炽太后不仅人美,而且声音柔和,落在了人的耳里如沐春风。

    至上道君没有看出炽太后的病情,炽太后并不意外。

    她的病,由来已久,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找不到病因,又怎么能治。

    “太后何出此言,没有看出您的病因,是我们师徒俩医术不够。只不过,家师的医术很是高明,迄今为止,还未他治不好的病,除非”

    长孙雪缨欲言又止。

    至上道君的丹术和符术都很了得,这次竟看不出炽太后的病因,这一点,连长孙雪缨都觉得很是古怪。

    一般而言,造成这种局面的情况只有两种,要么是炽太后在装病,有意隐瞒病情。

    可从太后的神态和气色看,似又不像。

    至于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炽太后的确有病,只是那病,并非是寻常的病,而是

    “心病还需心药医,太后您的病并非在身上,而是在心底。”

    长孙雪缨很是聪慧,她稍作考虑,就大胆做出了推断。

    至上道君的医术是很高明,可是炽太后看过的神医也不再少数,她又是炽皇之母,什么灵丹妙药灵符奇术没有见识过。

    可迄今为止,无一人看出她的病因,长孙雪缨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可能。

    果然,长孙雪缨这么一说,炽太后的神情变了变。

    “你怎么知道不愧是道门高足,竟是被你看破了。”

    长孙雪缨还算是对炽太后的眼缘,她一语说破了炽太后的病情,炽太后一阵苦笑。

    “原来如此,太后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儿孙满堂,人又貌美无双,为何会有心病”

    长孙雪缨纳闷道。

    “本宫虽是人上人,可世事两难全,本宫的心病也正是因为本宫的权势而来,若是当年,本宫没有那么贪恋权势,也就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炽太后眼底,满是神伤之色。

    她的思绪渐渐飘远,当年,她还不是皇后,只是先任炽皇的一名妃子。

    炽皇年纪老迈,膝下却只有多名女儿,并无儿子。

    那时,她和皇后同时怀有身孕,两人在同一日生下孩子,整个炽族上下都知道,当时只要谁生下了皇子,谁就是将来炽神狱的炽皇。

    皇后早她一刻生下孩童,却是个女婴。

    而比她晚一刻生产的炽太后却生下了一名皇子,也就是后来的炽皇。

    先任炽皇大喜,当即就宣布小皇子为太子,此后没几年,皇后因意外身亡,炽皇的其他妃子也再无生下皇子,炽太后也母凭子贵,被册封为皇后。

    炽太后回忆起当年,不禁一阵心酸。

    谁都以为她位高权重,深受炽皇爱戴,却不知,她风光的背后,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那一夜,夜黑风高,皇后刚生下女儿。

    炽太后千辛万苦生下了孩子,可一看却是个女儿。

    她与皇后素来不和,皇后一直将其视为眼中钉,她也不像是皇后,出身炽族望族,她若是再无一子护身,等到先任炽皇一过世,必定遭皇后谋害。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女儿调包,将自胞姐刚生下的男婴换了过来,狸猫换太子。

    她的女儿,被连夜送出了炽宫。

    她本想宫中的事安稳之后,就将女儿偷偷找回来。

    可哪知道,女儿离宫后,就下落不明。

    一晃,数百年已经过去了,炽太后没有忘记那个苦命的女儿,她年纪渐长,忧思也越重,一直想着,能够找回自己的亲生女儿,奈何,天不遂人意,迄今没有半点消息。

    “我的女儿,你如今又身在何方,是死是活”

    炽太后叹了一声。

    这段陈年往事,在炽太后的心中藏了多年,除了涉事的几人之外,就连炽皇都不知道。

    炽太后郁闷不安,又思女心切,可这件事,关系到炽皇和炽族,炽太后又不能将事情的真相公布。

    就这样,她的心事一年重过一年,心病难消,这才导致了身子一天不如一天。

    “太后”

    长孙雪缨见炽太后神情恍惚,一脸忧愁,就知她必定有事隐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