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5章 高高在上的存在
    炽神狱炽皇在三十三天,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他虽不是三十三天的三十三位仙皇之一,可他的实力却不逊色于任何一位仙皇。

    他性格火爆,喜怒无常,可却很重孝道。

    炽神狱当初曾经占据了上天界的一片上等天域,可因为炽太后的体质不好,需一片火属之地修养,炽皇就迁移另辟了一片天外天,将整个炽族都搬迁到了这一片山脉。

    奈何炽太后的身子一直不见起色。

    炽皇实力高强,性子自然也很高傲。

    若非是有求于道门,平日至上道君之流,压根不被其看在眼里。

    也不知炽皇从哪里得到消息,知道门有法子治疗炽太后的病,特意前去请至上道君。

    “道君,可是把你盼来了。”

    炽皇风风火火,快步行来。

    他不等至上道君回礼,就一把抓住了至上道君的手,就往炽宫行去。

    “炽皇,且慢,老夫今日的治疗,还需带上小徒雪缨。”

    至上道君也是受宠若惊,急忙说道。

    炽皇来去匆匆,压根没有理会至上道君还带了一个人。

    “看病还要带人至上道君,你到底行不行”

    炽皇一听,浓眉一皱。

    若非是炽皇座下的第一司空预言,道门有人能够帮炽太后治疗顽疾,他也不会前去道门求助。

    众所周知,道门医术第一当属至上道君,所以炽皇才理所当然找上了至上道君。

    问一个男人行不行,这可是天大的避讳,至上道君虽然是个道士,可好歹也是个男人。

    他被炽皇问得很是郁闷,偏又不好作答。

    “炽皇,我师父医术若是不行,那纵观三十三天,能救炽太后的人绝不会超过三位。我师父之所以要带上晚辈,是因为他老人家这些年炼符,习惯了让晚辈帮其研墨。”

    长孙雪缨替自己的师父不平,壮胆呛声道。

    长孙雪缨之所以如此得至上道君的宠爱,一部分原因也是因其很是乖巧。

    她控火和调配朱砂墨的本事,道门中无人可及,至上道君每每要炼制重要的丹药和符箓时,都喜带上长孙雪缨,如此一来,成功率更高。

    “雪缨,不得无礼。”

    至上道君唯恐长孙雪缨开罪了炽皇,喝斥道。

    “她就是长孙雪缨”

    炽皇这才留意到至上老头还带了个徒弟过来。

    长孙雪缨这些年在三十三天还算是有些名气,炽皇倒也有些印象。

    说罢,长孙雪缨就觉得自己身上多了一道打量的目光。

    圣威浩荡,她早前也不敢抬头,这时炽皇近在眼前,她不禁心生好奇,微微抬头。

    “不过如此,我还以为道门第一大美女有什么了不得。”

    炽皇睨了她几眼,不屑道,听罢,长孙雪缨脸上的神情一僵。

    她眼眸一沉。

    道门第一美女的称号不过是外界对长孙雪缨的美誉罢了,她虽嘴上不承认,可也从未这般被人奚落过。

    她正欲出言反驳,哪知就对上了一双飞扬跋扈的眼。

    长孙雪缨看清了炽皇的相貌时,却是心魂微微一震,呆滞在场。

    “炽皇真爱开玩笑,那都是外界的谬赞罢了。还请炽皇在前引路,老夫这就前去查看炽太后的病情。”

    至上道君忙说道,睨了身旁的长孙雪缨一眼,见其面色发僵,还以为她是为了炽皇的话不舒服。

    “雪缨,快跟上。”

    至上道君催了一声,就跟着大步流星离开炽皇去了。

    “长孙姑娘,还请这边请。”

    身旁,侍卫的催促让长孙雪缨回过了神来。

    她望着只剩了一团火红的炽皇的背影,脸上满是震惊。

    炽皇的模样炽皇的轮廓和身形,还有那双眼怎么会和帝莘这般相似

    炽皇在三十三天,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长孙雪缨这样的晚辈,早前压根就没有机会见到炽皇本人。

    今日一见,她才发现,炽皇竟和帝莘有几分相似。

    说是相似,那也只是外貌眼睛上,炽皇和帝莘一样,都有一双传神的凤眸。

    只是炽皇看上去就如一团火焰,而帝莘让人的感觉,则更加清冷些。

    “难道只是偶然”

    长孙雪缨迟疑着。

    帝莘是帝魔家族的血脉,帝魔家族的人,不可能和炽皇有什么关联。

    长孙雪缨带着困惑,追上了至上道君。

    长孙雪缨赶到时,炽太后的居所内,至上道君正欲替炽太后诊脉。

    却见一帘雪冰纱帘后,绰绰约约坐着一妇人。

    不时有咳嗽声,从帘后传来。

    “母后,儿臣带了至上道君前来,他一定能够治好你的病。”

    在人前很是嚣张的炽皇,在炽太后的面前,却是毕恭毕敬,连大气都不敢传一声。

    “我儿,为娘已经说过多少次了,为娘的病无药可医。”

    炽太后的身影,自帘子后传来,听上去很是疲惫。

    “母后,世上怎会有无药可医的病,你且放宽心,让道君为你诊脉。”

    说罢,炽皇示意道君上前。

    至上道君上前,男女有别,炽太后身份尊贵,更是如此。

    传闻炽太后自上任炽皇陨落后,就已经鲜少会客,更不用说男眷了。

    至上道君不好亲自替炽太后诊脉,好在至上道君也并非浪得虚名之辈。

    却见其衣袖间,有一道明黄色嗖的钻出,却是一张半个巴掌大小的符箓。

    “观天符,望闻问切。”

    那是一张道门的观天符,观天符,大可观天观地,小可察言观行色。

    天符穿过了帘子,落在了一只苍白的右手上。

    符箓化成了一道流光,钻入了手中。

    女子只觉得体内,有一股冰冷之感,迅速扩散开,在其体内游离了一遍。

    过了片刻之后,那股冰冷感消失了,再见其手上,一道符光蹿出,又飞到了至上道君的手中。

    “道君,母后的情况如何”

    炽皇忙问道,一脸的关切之意。

    至上道君沉吟了片刻,看了帘子后那抹身影一眼,欲言又止。

    “炽皇,还请借一步说话。”

    至上道君做了个请的动作,在他请了炽皇避开的同时,迅速递给了长孙雪缨一个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