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2章 小惊喜(求月票)
    手上,鼎印渐渐暗淡。

    九洲鼎完整之后,已经具备了独立的炼化能力,在这七天乃至七个月不等的时间里,它可以独立完成炼化。

    只是相应的,叶凌月不能再利用包括鼎息在内的各种鼎的功能。

    好在,叶凌月如今有佛火和法门护体,鼎倒也派不上什么特殊用场。

    小鬼的事暂时告了一段落,又过了几日,叶凌月和帝莘的婚事将近。

    两人苦恋多年,从人界到神界,也算是波折不断。

    两人的婚讯传出去后,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也是陆陆续续从各地赶来。

    其中就有好些,叶凌月意料不到的人。

    “娘彩儿姐你们怎么来了,也不提早与我说一声。”

    一大早,叶凌月就被意外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叶凰玉和蓝彩儿吓了一跳。

    自从她离开人界后,就好阵子没见到两人了。

    尤其是蓝彩儿,她已经有数年未曾见过她了。

    看到久违的两人,叶凌月又喜又惊。

    “是神后娘娘接我们来的,她刻意交代过,不让我们提早告诉你,说是给你个惊喜。”

    叶凰玉和蓝彩儿一脸的笑意。

    她们盼着叶凌月的这杯喜酒已经很久了,看到她和帝莘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也很替她们感到高兴。

    与蓝彩儿她们一起赶来的,还有阎九小凌星等人。

    不仅如此,舞悦夫妇俩甚至是孤月海的一干人等,也都在赶来的路上,亲自参加叶凌月和帝莘的这场婚礼。

    几个女人围在一起,自有说不完的话,正说着,就见了帝莘和阎九俩也闻声赶了过来,与他们一同来的,还有啵啵夫妇俩。

    “小月月,我和你义父商量过了,婚礼的男方证婚人就由阎九夫妇来充当,至于女方这边,叶夫人和我们一起充当证婚人。”

    啵啵笑容满面,行了过来。

    叶凰玉听罢,连忙摆手。

    “神后娘娘,这可使不得。我去去一介凡人,怎么能当陛下的证婚人。”

    叶凰玉早已知道,叶凌月不过是托胎与她。

    她是神,自己是人,能来参加月儿的婚礼,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叶夫人无需客气。你是小月月的养母,我家主人当初就说过,她很感谢你,能帮她照顾小月月。”

    啵啵不以为然道。

    若是云笙还在神界,想来也会和她做出一样的决定。

    至于帝莘那边,青枫夫妇一时半会儿联络不上,倒是阎九身为帝莘的好兄弟,两人自小亦兄亦友,阎九自是很乐意主持帝莘的婚事。

    一行人商议一番后,婚礼的事宜大抵都已经决定了。

    夜间,叶凌月和帝莘安顿好了各自的宾客。

    深夜时,叶凌月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也是奇怪,这几日,怎么一直心神不宁”

    大婚将近,按理说,帝莘与她情投意合,她应该欢喜才对,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心神恍惚。

    她心中有事,也无法修炼打坐,却也不想帝莘担心,也就没有多说。

    她披衣而起,踱到了室外。

    室外,苍穹之上,繁星点点,可这漫天的繁星的光芒却显得毫不起眼,只因在天的一边,有一颗异常璀璨的星辰祖星。

    叶凌月抬头看去,就见了不远处,同样有一个身影,也正看向了祖星方向。

    “帝莘”

    叶凌月看清了背影,轻呼了一声。

    没想到,夜间无法入眠的还有帝莘。

    “洗妇儿,你怎么出来了”

    帝莘见了叶凌月,展颜笑道。

    两人身为神帝,这几日,都很是繁忙。

    虽然同处诸神山,见面却不多。

    尤其是,啵啵和鬼王妃也不知哪里得来的传统,说是新婚夫妇在婚前不宜多见,让两人少见面。

    帝莘这几日,见叶凌月的次数也不过一两次罢了,心底倒是思念的紧。

    夜风微凉,帝莘将叶凌月揽入怀里,细细端详了她几眼。

    “洗妇儿,你的脸色不大好看。”

    帝莘打量着叶凌月的面色,皱皱眉。

    “不碍事,只是有些心烦。奚九夜和帝纣离开王巫后,就没有了消息。”

    叶凌月故作轻松道。

    提起奚九夜和帝纣,叶凌月免不得忧心忡忡。

    王巫山虽然毁了,巫王也死了,可叶凌月事后才从小鬼口中得知,奚九夜带走了奚族留下来的不少传承。

    还有帝纣,它和奚九夜几乎是同一时间离开王巫的。

    叶凌月怀疑,两人已经勾结在一起。

    这两人,单独一个,叶凌月并不担忧,可两个联合在一起,那就麻烦了。

    尤其是帝纣,他身负多种天技,身后也不知还有什么其他势力支持。

    尤其是,那势力还牵扯到帝莘,帝莘表面虽没说起,可叶凌月知道,他心底必定有些芥蒂。

    “我已经命人去山阴界刺探消息,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动静。你不用担心,凡事有我。”

    帝莘抚了抚叶凌月被封吹乱的额发,见她秀气的眉拧成了一团,心疼着,揉了揉,试图将它抚平。

    “祖星似乎又亮了不少。”

    叶凌月叹了一声。

    她也不愿意帝莘一人肩负太多。

    “王巫崩塌后,祖星就明亮了不少。封天令那边,倒是没有多少变化。”

    帝莘也注意到这一点。

    传闻祖星之所以被称为祖星,是因为其可以吸收天地灵气,最终孕育出新的天河。

    祖星出现在异域和神界接壤处,新的天河也还没有踪影,不知何时,天河会出现,也不知新的天河到底会出现在哪一边。

    新的天河一旦出现,就意味着,被天河笼罩之下的新天域,即将诞生。

    “无论如何,一切都等你我的婚事之后,再做打算。”

    帝莘见叶凌月愁眉不展的模样,笑了笑。

    再过两日就是大婚之日了,他已经迫不及待见到自家洗妇儿一袭红妆的模样了,她必定会是当世最美的女子,而他一定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叶凌月颔首,两人依偎在一起,彼此无言,却是胜过了千言万语。

    祖星依旧在东方闪烁不断,而就在祖星之旁,还有一颗不起眼的星辰,这时也在闪烁着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