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0章 是善是 恶?
    小鬼忽然这么一问,鬼王一阵猛烈的咳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小家伙,本座哪里知道这么多。你就别坑本座了,本座还想和自家的鬼王妃和和美美,白头偕老。”

    鬼王讪讪说道。

    小鬼很是沮丧地垂下了头。

    一旁,叶凌月却是神情古怪,望了眼鬼王。

    看幽冥鬼王的模样,分明知道些什么,可又为何不告诉小鬼

    叶凌月心存困惑,看想着以鬼王的性格,素来是无法无天的主,连他都要避讳的,想来小鬼的身世有些特殊。

    “鬼王爷爷,那到底如何才能帮小鬼积累功德,洗脱罪孽”

    叶凌月避开话题,故意问道。

    “积累功德不外乎两种法子,一种是救死,还有一种就是扶伤。只要小鬼头不再做坏事,再跟在你身旁,多做些好事,最好再学点医术,时间一久,就能积累功德,洗刷罪孽了。”

    鬼王轻描淡写道。

    “只要跟在凌月身旁就可以”

    小鬼一听,又来了精神。

    若是跟随在叶凌月身旁,它是乐意的。

    叶凌月是它自出生以来,唯一的朋友。

    叶凌月欲言又止,当着小鬼的面,她也不好多问,只是让小鬼先行进入地煞狱,先休养一番。

    “可算是把那小鬼给打发走了,真是阎王好挡小鬼难缠,古人诚不欺我。”

    鬼王见总算是送走了小鬼,不由松了口气。

    “鬼王爷爷,你不老实,你明明知道些什么,却知情不报,这可不像是你的作为。”

    叶凌月一脸的鄙夷。

    鬼王一阵咳嗽,俊脸上,浮起了可疑的红色。

    “就知道瞒不过你,不错,那小鬼的来历,我隐约猜得到。不过就算是我猜得没错,也不可能告诉那小鬼,否则,只会害了它。”

    鬼王一声叹息,言语间,颇有几分同情的意味。

    他只是借用了部分巫力,大致看到了小鬼的过去。

    可那过去

    “小鬼前世,到底犯过什么错,要承受百世罪责你可有法子,助它早入轮回”

    叶凌月追问道。

    “我问你,你觉得,兰楚楚是不是恶人”

    鬼王也不正面回答,反问道。

    “兰楚楚自是恶人,只是她虽然行恶,却也算不上十恶不赦。”

    叶凌月虽然厌恶兰楚楚,但就事论事,兰楚楚只能算是白莲花一朵,hia当不起十恶不赦之说。

    “那风谷神帝,帝景天之流,又可算得上是恶人”

    鬼王再问道。

    风谷神帝听信小人,枉用奚九夜等人,神界落到今时今日的地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风谷神帝。

    至于帝景天,他入侵神界,杀了无数的神族,又杀孙虐女,与公与私,都不是什么好人。

    比起恶行,兰楚楚反倒比不上他们。

    “他们杀孽深重,可对于他们各自的族群而言,算是恶人,却也不是十恶不赦。”

    叶凌月沉吟道。

    “小鬼所造的杀孽,比他们要严重的多,它窃取他人福缘,入侵天域,累亿万子民为奴为娼,这么说,你可是明白了吧”

    鬼王意味深长道。

    “”

    叶凌月眼眸一深,眼底满是难以置信,小鬼竟

    “鬼王爷爷,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小鬼它不过一介魂魄,怎么可能做过这么多恶事”

    “是真是假,天史上都有定论。它的功过罪孽,却是写的一清二楚,天罚所致,无处可逃。而且它的命格,戾气极重,我让它留在你的身边,却是因为你的命格能够帮它,消除它的戾气。”

    鬼王摇摇头。

    幽冥鬼王是何等人物,其大半生都是枭雄般的存在。

    可他利用天巫之力,窥探到了天史上关于小鬼的一纸评价后,也是吓了一跳。

    和小鬼的罪行相比,风谷神帝和帝景天之流的所作所为,简直就和小儿过家家没什么两样。

    “所以,你说的,让小鬼积累福缘,洗刷一身罪孽,全都是假的”

    叶凌月大惊。

    幽冥鬼王的神情,实在不像是在开玩笑。

    “那倒也不是,我虽非什么好人,可也不至于是个骗子。如果没看错的话,你应该已经初窥信仰之力的门槛,信仰之力可以洗涤罪孽,他日,你若是能成为信仰之主,兴许,能助它一臂之力,毕竟昔日你们”

    鬼王说到这里,话语一顿,不肯再多说。

    “鬼王爷爷,你倒是说啊,我和小鬼昔日有何渊源”

    叶凌月一听,愈发觉得不对劲。

    她和小鬼,一见如故,她一直觉得,对小鬼有股莫名的熟悉感,这让她很是百思不得其解。

    “便宜孙女,你不要再问了,否则连你也会被天劫所累。你只需知道,前世因今世果,你和它,既是再遇,就意味着,你们从今往后,会有斩不断理还乱的牵连。我言尽于此,你也别在问了,再问我也不会多说了。”

    鬼王说罢,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疲态。

    他一日之内,几次三番动用了巫力,很是耗神,他怕叶凌月再多问,于是找了个借口就开溜了。

    叶凌月还想追问些什么,可哪里还有鬼王的影子。

    “洗妇儿,小鬼的事怎么样了”

    叶凌月正郁闷着,帝莘走了过来。

    帝莘方才与冥日商量着神界和异域的布防问题,耽误了些时间。

    叶凌月将事情的经过大抵讲了一通。

    只是讲到自己和小鬼的关系时,她有些犹豫。

    “鬼王爷爷神神秘秘的,可我与小鬼之间,只是惺惺先惜的关系。”

    叶凌月担心帝莘误会,解释道。

    “你担心我误会其他人不好说,小鬼我倒是不甚在意。”

    帝莘笑了笑。

    男人的直觉告诉帝莘,小鬼并非他的情敌。

    它和叶凌月的关系,让帝莘感觉更像是叶凌月与蓝彩儿、舞悦之间的感情,甚至于说更深厚一些。

    “可惜了,鬼王爷爷不肯说,我也帮不了小鬼更多的忙。它又是鬼魂之身,留在诸神山有诸多不便,我只能将它安顿在地煞狱内,说来也是委屈了它。”

    叶凌月唏嘘着。

    神界内忧外乱,什么信仰之力,她也不知道怎么修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