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4章 遇强则强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陷阱。

    帝纣在王巫山,开启通天之路,还有帝莘获得的九命焚天诀,都是陷阱

    有一双暗中看不见的黑手,操控了这一切。

    那个幕后黑手,难道早已预料到眼前的一切。

    看来,这一次,也是无心之失。

    叶凌月看看粉碎的魂石,镜相法门,不仅仅击退了天技杜莎魔舞,同时也打破了的早前巫王对帝纣的肉身封印。

    帝纣也被解放了出来。

    这一切都太过偶然,叶凌月甚至怀疑,帝纣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

    或者说,帝纣本人,可能没有预料到,可操控帝纣,想要让帝莘前往三十三天的那人,预料到这些。

    只是对方的下一步,要做什么

    拜帝纣所赐,叶凌月也发现帝莘和奚九夜有些异常。

    “万兽无疆图”

    叶凌月发现,万兽无疆图的表面流淌着一层异样的光辉。

    “老大,万兽无疆图有些古怪,父亲和我的族人们没法子返回。它似乎被操控了。”

    小吱哟也很诧异。

    它同时还发现,那些鬼兽也和自己失去了联系。

    “那不是寻常的力量,我想,我们怕是有麻烦了。有股很强大的力量,正在拼命朝着这边赶来,如果没猜错的话,是那名仙皇级强者。丫头骗纸,我们得速速离开。”

    虚空意识海内,烛照焦躁不安。

    作为丝毫不逊色于妖阳邪君的存在,在妖阳邪君发现了仙皇气息后,烛照自然也有所感应。

    只是早前叶凌月全身心都在对付帝纣上,烛照怕影响她,没敢打岔。

    “帝纣的魂魄已经找到,是可以离开。只是帝莘还被困在画中。”

    叶凌月和小吱哟都试了试,那幅画一点反应都没有。

    如此一来,帝莘就没法子脱离禁制。

    叶凌月是绝不会留下帝莘。

    叶凌月看看帝莘,再看看万兽无疆图内的帝莘。

    帝莘和叶凌月对视了一眼,冲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帝纣虽然解开了魂石的封印,魂魄得以重见天日,可也没有再度对叶凌月下手。

    他早前以为,叶凌月不过是区区的一介神族,可方才的镜相法门,却让帝纣很是吃惊。

    他思来想去,觉得一般的天宝还不足以直接破坏了他的天技,想来对方一定是掌握了哪种厉害的法宝。

    他想要收拾叶凌月,可不敢贸然下手。

    他既然已经预感到,那位仙皇强者很快就要抵达,对方一旦遇到叶凌月,一定也会对叶凌月下手。

    既是如此,他又何必再冒风险。

    想到这些,帝纣索性不再理会叶凌月。

    他要做的是在那位仙皇遇到了帝莘后,怎样才能让对方手下留情。

    叶凌月是封天令令主,帝莘也是封天令令主。

    那位仙皇强者,恐怕不会轻易放过帝莘。

    看样子,只能是坦白帝莘的真正身份了。

    帝纣寻思着。

    由于禁制隔绝了声音,帝纣和帝莘之间彼此听不清彼此的声音。

    帝莘却是张了张嘴。

    在场的人,无一不是人中翘楚,什么都懂得一些,区区唇语,自是为难不了他们。

    只是依靠唇形,帝纣看得出,帝莘是在质问他。

    “是暗之领的那位仙皇,指使你做这一切的”

    帝莘看向了帝纣。

    这对养父子,已经多年没有这般正面对峙了。

    上一次对峙,还是为了阎九。

    帝莘护着阎九,帝纣还觉得情有可原。

    毕竟帝莘和阎九可谓是一起长大的,两人有衣同穿,有饭同吃,情同手足。

    相比之下,叶凌月就好比衣服一样,她和帝莘,又认识了几年

    不过几年,何德何能,让帝莘为她抛弃本该属于他的身份地位乃至至高的力量。

    “仙皇他算是什么东西,值得我帝纣为他卖命。我早就说过,我做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云裳小姐。”

    帝纣的脸上,终于有些些许的变化。

    他那双犹如寒潭似的眼眸里,有柔光闪过。

    “为了帝云裳帝纣,你真是可悲。你为她做了一切,又如何她的眼中,从来没有你。”

    帝莘极其不屑地嗤笑道。

    “闭嘴,你小子懂得什么。我和云裳小姐并非你想的那样。我爱她,仰慕她,那是我一个人的事,与她无关。云裳小姐如皎月一般,纯洁无瑕,她的男人,自然是人上人,天上天的存在。”

    帝纣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训斥了帝莘一同。

    云裳小姐,从未强迫他做过任何事。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自愿。

    从当初的背叛帝魔家族,再到被封印在魂石里,镇守通天之路,都死如此。

    “帝纣,到也是个痴情种。云裳小姐小裳裳,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叶凌月见帝莘和帝纣用这种无声的方式交流着,心底也是一阵感慨。

    帝纣口中的云裳小姐,叶凌月自己亲眼见到的小裳裳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帝纣一阵激动,可旋即,他睨了眼一旁的叶凌月。

    “帝莘,你和你娘一样,都是尊贵无比的存在。能够配得上你的,应该三十三天的尊贵天女们,而非是她。光明仙皇抵达后,她只有死路一条。”

    帝纣说罢,很是挑衅,看了眼叶凌月。

    即便是叶凌月手中有天宝又能如何。

    天宝,是能压制他的天技,可却不能够抗衡仙皇级强者。

    叶凌月也没有任何让仙皇级强者避讳之处,她这一次,死定了。

    “她生,我生。她死,我死。我不管对方是仙皇,亦或者是暗帝,他若是敢伤我洗妇儿一根汗毛,我帝莘上天入地,也要诛他满族。”

    帝莘淡淡说道。

    “诛朕满族,小子,你好大的口气。”

    天地间,忽是一震。

    一个威严十足的声音,就如雷霆落地。

    轰的一声,骤然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通天之路的入口处,一怎光雾萦绕。

    那光雾,先是一片红光,再是一片橙光,再是七彩光芒交迭出现。

    那是七彩之光,在九十九地,有五行属性之说,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拥有五种属性。

    看在三十三天,却有更强的天印之力,七种光芒,象征着至少有七种天印加持,意味着来人,是皇级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