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9章 杀人断情
    可通天之路后,除了那银白色如月光一样的光辉,并无其他。

    越是如此,叶凌月心中的焦虑感越强烈。

    “五百年前,我和云裳小姐,就知道,帝莘会遇到一个叫做叶凌月的女子,只是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你如此了得。玄阴天女,封天令令主还有……佛门子弟。”

    尽管早就知道了叶凌月的存在。

    可无论是帝云裳也好,还是帝纣也罢,都以为,只要“教育得当”,帝莘就不会被情所困,不会妨碍他们的计划。

    事实上,帝莘也的确是照着两人一路计划的那样成长的。

    他有过人的天赋,尽管有好兄弟,但也遭受到了兄弟和恋人的背叛。

    他六亲不认,几乎没有多余的感情,可没想到,这一切在遇到叶凌月之后,就变了。

    失而复得的兄弟情,爱情还成了神帝。

    当年帝纣和帝云裳为帝莘努力斩断的一切,竟全都回来了。

    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叫做叶凌月的女人。

    “所以帝莘的一切,都是你们在造成的。帝纣,你和帝云裳太可怕了。”

    叶凌月的心底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

    为了帝莘而愤怒,有什么,比自己的至亲算计还要可怕。

    本以为,帝云裳是帝莘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可原来,这唯一的亲人,也在不断算计他。

    她的帝莘,到最后,只剩了她而已。

    “成为最强者,就需要付出代价。”

    帝纣极其不屑地嗤了一声。

    哪怕叶凌月拥有多重身份,她依旧是一个普通的九十九地的凡人女子。

    除非前往三十三天,否则,她也只能止步于此。

    “那你们可曾问过,他是否乐意付出那些所谓的代价?”

    叶凌月那双灵气逼人的眸中,迸射出两道寒光来。

    “乐意?他没资格说乐意不乐意,当他出生那一刻起,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帝纣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般,冷笑出声。

    这女子还真是幼稚的可以,人在这世上活着,弱肉强食,哪来的乐意之说。

    帝莘他有那样符父母,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他一生不平凡。

    若不是他和云裳小姐悉心安排好一切,帝莘连活下来都很困难。

    对于他们的救命之恩,他应该感谢才对。

    “见鬼的注定,我今日就要告诉你,没有什么是注定的。”

    叶凌月斩钉截铁道。

    同样都是为人父母,叶凌月这一刻,很庆幸,自己遇到了云笙和夜北溟这样的爹娘,而非是帝云裳和帝纣那样的长辈。

    她从出生就被判定无法修炼,因为生死符的缘故,更会红颜薄命。

    可她的爹娘,从未放弃过她,哪怕是她魂飞魄散时,他们也不计一切方法,让其轮回。

    在叶凌月的人生中,从没有“信命”一说。

    “放肆!帝莘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狂妄无礼的个女子。也罢,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帝纣被叶凌月的话激怒了,不过当他看了看叶凌月身后的通天之路后,态度稍缓,似笑非笑,睨了叶凌月一眼。

    “我还能活多久,我不知道,可我很清楚,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帝莘绝不会离开。”

    叶凌月的话,让帝纣的脸色再是一变。

    这女人,虽然很是让人讨厌。

    可她说的话,的确是事实。

    明明通天之路已经打开,按照帝莘的情况看,他应该能够感应到那股力量,召唤其进入通天之路。

    可帝莘在最后关头,却顿住了脚步,没有进入通天之路。

    这意味着,帝莘可以抵抗得了那股力量的召唤。

    “为何,他不进入通天之路,按理说,他体内的本源之力,应该会控制他才对。”

    帝纣嘀咕着。

    事情,有些出乎帝纣的意料之外。

    还是说,有什么东西,让帝莘压制了体内的那股本源之力。

    那股力量,会是……

    帝纣狐疑着,看了眼眼前的叶凌月。

    眼前的女子,一双明眸被天空最璀璨的星辰还要明亮几分。

    即便是夜色之中,也难掩其一身的风华。

    若非是帝纣早就有心仪之人,怕也是会为这样的女子所蛊惑。

    “只要我杀了你,他一定会死心。”

    帝纣冷笑了两声。

    既然帝莘执迷不悟,始终沉迷于女色,那他身为对方的养父,就应该像是当初一样,帮帝莘一把。

    帝纣的冷笑声,让周遭的空气,一下子冰冷了几分。

    一股浓厚的杀气,在四周,一点点蔓延开。

    魂石的内部,那股涟漪般的魂力,再度涌出。

    这一次,魂力比早前更加婚后,黑色的魂力,就如一条条黑色的怪蛇,朝着叶凌月涌去。

    那些蛇,每一条都只有拇指粗细,犹如丝发般,在空气中乱舞。

    它们没有纷拥而上,而是聚集在一起,依附在魂石旁。

    蛇的数量很多,又很是凌乱,遥遥看去,魂石这时就如一个长发黑发女人的头颅,很是阴森恐怖。

    “想要杀我,还得看你有没有那分能耐。”

    面对魂石的强大魂力波动,叶凌月秀眉微微蹙起。

    “小心了,丫头骗纸,这家伙的修为很是古怪,他似乎懂得很多的天技,这一次动用的依旧是一种天技,叫做杜莎魔舞。千万不可以被上面的蛇击中,否则,你会立刻中石化之毒,很难解开。”

    烛照看到了帝纣的举动,心知帝纣有心对叶凌月下杀手,他提醒叶凌月,一定要小心谨慎。

    杜莎是一名魔蛇女的别名,她曾经是**氏的后裔。

    因被一名负心汉所负,含恨而死,她死前,将自己的头颅割下,再用了怨恨之力将其炼化,从而转化成一种致命的天技。

    这种天技,一旦被击中,轻则石化,重则会直接殒命。

    而且,它还能适用于大范围的攻击,破坏力很是惊人。

    这种天技,哪怕是在三十三天,也是极其可怕的,更何况是在九十九地。

    “难道这种天技,就没有破解之法?”

    叶凌月按照烛照所说,你开了那些黑色幽绿色的眼,嘴上质疑道。

    无论是天技也好,再或者是神技,总归是有破解之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