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8章 早就认识你了
    就在万兽无疆图即将落回小吱哟手中时,小吱哟的背后,忽汗毛一阵倒竖。

    荒兽的本能,让小吱哟意识到,大难临头。

    “小家伙,这可不是你该拥有的东西。”

    身后,巫王鬼影晃动,就如鬼魅般,骤然从出现在小吱哟身前。

    他那双皮包骨,犹如干柴一样的枯爪,一下子探了过来,抓向了小吱哟的天灵盖。

    “老家伙,又是你,你当真是阴魂不散。你难道还想领教黑龙王的威力?”

    小吱哟没好气道。

    黑龙王一尾之势,就足以熄灭百烈狱火。

    再让它一尾扫出,足以让巫王这老家伙差不多了,兜着走。

    “那你倒是再请出黑龙王试试。”

    巫王冷笑道。

    “就让我领教领教,黑龙王的实力。”

    不等小吱哟收回万兽无疆图,奚九夜也已经欺身人而来。

    在奚九夜出现的同时,他的身后,那一头二星天兽唤雪兽也一跃而出。

    奚九夜和唤雪兽一人一兽,竟是一起冲入了万兽无疆图中。

    早前奚九夜看得分明,那些鬼兽是一下子进入万兽无疆图的,可见那图中,必定也设有什么禁制。

    他试着一闯,竟是直接闯了进去。

    “奚渣渣,你偷袭!”

    小吱哟没想到,奚九夜和巫王会双面夹击。

    奚九夜也是算计了得,唤雪兽只是二星,光是和黑龙王独立拼,显然不是对手。

    可若是再加上奚九夜本人,那就不同了。

    只要巫王拿下小吱哟,万兽无疆图,自然就归巫王所有。

    “奚九夜,你忘了,还有一个我。”

    就在奚九夜和唤雪兽进入万寿无疆图之后,帝莘也紧随其后,进入了万兽无疆图。

    “帝莘!你到底在做什么!”

    魂石之内,帝纣见到这一幕,也是勃然大怒。

    他不惜打开通天之路,就是为了引帝莘进入通天之路。

    哪知道,帝莘会进入那幅什么破画。

    在帝纣看来,小吱哟的那幅画,虽然有一部分的天力,可上面的天力,根本微不足道。

    他也压根没看出,上面的那座殿堂,居然是三十三天都罕见的信仰神殿。

    帝纣大怒,帝莘却是无动于衷。

    帝莘和奚九夜先后进入了万兽无疆图。

    两人两兽,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恶战中。

    “啧啧,老家伙,居然敢欺负我儿子!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荒兽一族的力量。”

    烛瀚一看,巫王居然想要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下杀手,登时大怒。

    它也顾不得眼前的信仰神殿,却见其一身怒咆。

    荒兽一族的荒兽们,个个昂首挺胸。

    它们争先恐后,跃出了万兽无疆图。

    信仰之力打开了万兽无疆图的禁制,同时也解除了荒兽们身上的禁制。

    它们如潮水般,朝着巫王发起了进攻。

    “这些又是什么鬼玩意?”

    巫王没想到,这小畜生,还如此难缠。

    荒兽的实力,虽比不上巫王,可胜在数量多。

    巫王被团团围住,击退了几头,又有更多数量的荒兽围了上来。

    而且让巫王险些没吐血的是,这些荒兽,明明不是鬼兽,居然也学会了用鬼兽的巫阵,变幻阵法,对其发动一轮轮的围剿。

    巫王哪里知道,在小吱哟利用鬼畜之王的威望,降服了那些鬼兽后,就已经从鬼兽们那里获得了奚族的巫阵。

    它将巫阵教给了烛瀚,荒兽们的实力,也因此狠狠涨了一大截。

    “小畜生,老夫今日一定要杀了你!”

    没有什么,比用自己创造的巫阵逼得节节败退更加让巫王吐血。

    他双眼怒红,恨不得将小吱哟生吞活剥了。

    “看样子,小吱哟那边,暂时没什么问题。”

    叶凌月看了看小吱哟和巫王,再看看帝莘和奚九夜身在画中的战斗。

    两边,竟一时之间,杀得难分难舍。

    “余下的,只有它了。”

    叶凌月收回了目光,这时,她留意到,有两道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远处,魂石内,帝纣正盯着叶凌月不放。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与其让帝莘再次面对帝纣,还不如,让她出面。

    尽管隔着冰冷的魂石,可叶凌月依旧能感到,帝纣对自己的目光里,满是敌意。

    叶凌月决定不再躲避。

    叶凌月从暗处,走了出来,彻底曝光在帝纣面前。

    “你就是帝莘心心念着的那个女人?”

    帝纣用了一种极其挑剔的目光,打量着叶凌月。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叶凌月。”

    叶凌月拱拱手。

    无论帝纣心目中,帝莘到底是否真的是他的养子。

    可对于叶凌月而言,帝纣终归是帝莘的义父。

    如果没有眼前这个男人,当年的帝莘也没法子活着离开帝魔家族,更不会有叶凌月和帝莘的多年后的相遇。

    “我知道你的名字,没想到,我费尽苦心,他还是和你相遇,和你相恋。”

    帝纣没好气道。

    “你知道我?”

    叶凌月微微一怔。

    算起来,她和“帝纣”有过一面之缘。

    那是在太虚墓境,只不过,那时候的叶凌月,见到的并非是真正的“帝纣。”

    当时的“帝纣”肉身早已被太虚神尊的魂魄夺舍了才对。

    “确切地说,我知道你,你却不知道我,我也没见过你,但我知道你的名字。当年,我费尽心机,想将帝莘训练成一个冷血无情的妖祖。本来一切都很成功,可惜遇到了阎九。不过,妖祖依旧是妖祖,他虽有兄弟之情,却无男女之爱。没想到,他还是遇到了你。看来,命运还是无法改变的。”

    帝纣半是感慨,半是无奈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命运?五百多年前,你就知道我的存在?”

    叶凌月听着,莫名觉得一阵心慌。

    她素来是冷静之人,可这会儿,却莫名的心烦意乱。

    明明,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

    难道是因为爹爹进入通天之路的缘故。

    叶凌月下意识,再看了眼通天之路。

    自爹爹进入通天之路后,通天之路就显得很是平静。

    可不知为何,她总有种感觉,那条路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逼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