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5章 画中画
    怎么?

    妖阳邪君的声音,骤然生变。

    它自形成之后,在帝莘面前,都很是狂妄,像是今日这样,还是第一次。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夜北溟前辈他?”

    帝莘有些担心。

    夜北溟刚进入通天之路没多久,也不知,他在里面到底遇到了什么。

    “你还有功夫担心他人的事?还是担心自己的小命要紧,通天之路里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波动,正在形成。”

    妖阳邪君没好气道。

    通天之路四通八达,那个叫做夜北溟的麒麟小子,进入通天之路已经有半刻钟。

    就半刻钟的时间里,可能发生了很多事。

    但是这股力量波动,绝不是通天之路上应该存在的。

    并且,这股力量波动正在不断逼近,显然是朝着通天之路的路口来的。

    联想到今日发生的事,妖阳邪君推测出,只有一个可能。

    那位仙皇强者,终于来了!

    祖星出现已经有小半个月了,三十三天的那一位,终于沉不住气了。

    “丫头骗纸,立刻离开王巫山!越快越好!”

    在妖阳邪君感觉到了那股仙皇强者的力量波动的同时,蛰伏在叶凌月的虚空意识海中的烛照,也发现了那一股力量波动。

    这一次,它再没有了昔日的傲慢态度,提醒叶凌月立刻离开王巫山。

    “离开?”

    叶凌月还一脸担忧之色,看着百烈焚狱火包围中的小吱哟。

    小吱哟和万兽无疆图已经被不断增强的火焰给彻底包围了。

    好在,小吱哟的气息一直还在,若非是出于和小吱哟主仆情深的信任之上,叶凌月早已冲出去了。

    这个时候,烛照前辈竟让她立刻离开?

    “来了,通天之路上,那位仙皇级强者正在赶来。他和他的大军,很快就抵达王巫山,我们没有时间了。”

    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之间,到底有多远?

    两者之间的屏障,到底有多强大?

    这个问题,连烛照和妖阳邪君也回答不上来。

    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

    天地之间的屏障,对于仙皇级别的强者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花费了一些时日之后,尤其是在通天之门被开启后,四大天兽和夜北溟先后进入通天之路后,这位仙皇强者,终于找到了打开王巫山屏障的法子。

    他这会儿,应该在想法子突破最后的屏障。

    王巫山的屏障是一体的,只要仙皇级强者打破了这一层屏障,也就意味着,王巫山的屏障也会被打开。

    “仙皇来了?”

    叶凌月听罢,也是心生震撼。

    虽然早就知道,三十三天的人终将到来,可她没想到,这一刻,会来得那么快。

    在叶凌月看来,至少,这一切也会发生在她们找回帝纣的魂魄之后。

    虽然找到了帝纣,可事情朝着叶凌月和帝莘完全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

    帝纣和帝莘之间,非但没有化解矛盾。

    反倒因为叶凌月和帝莘的婚事的缘故,帝纣很是反对。

    他甚至不惜打开通天之路……所以帝纣打开通天之路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不是帝纣打开了通天之路,仙皇绝不可能那么快抵达。

    仙皇临世,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只怕就是杀了她这个封天令令主吧?

    叶凌月心头一凛。

    忽觉一道冰冷的目光,定定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魂石,也就是帝纣,它悬浮在半空中,看向了叶凌月所在的方向。

    很显然,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丫头骗纸,你还在犹豫什么,等到仙皇一到,他就会发现你和帝小子身上的令主气息,他一定会杀了你们。事不宜迟,你和帝小子必须立刻离开。”

    烛照不断催促着叶凌月。

    “丫头骗纸,丫头骗纸!”

    可叶凌月并没有半点反应。

    面对帝纣冰冷如毒蛇的视线,叶凌月没有半点退缩。

    就如当年在太虚墓境里那样,她没有半分畏惧,回视着帝纣。

    “小畜生,我看你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巫王嚣张的笑声,打断了叶凌月和帝纣的对持。

    叶凌月回过神来,想到了小吱哟还深陷困境之中。

    烛照老前辈的感觉,不会有错。

    就算是仙皇不会立刻临世,他应该也在来到王巫山的路上了。

    她和帝莘即便是联手,也没法子打败仙皇。

    这种情况下,她和帝莘只能避其锋芒,想法子先离开。

    只是小吱哟……叶凌月握紧了拳头,背脊拱了起来,无论小吱哟事后会不会责怪自己,她必须出手。

    可就在叶凌月脚尖点地的一瞬。

    只听得哔哔啵啵,一阵响声,从火焰中传了出来。

    此时已经是黎明前后,王巫山内万兽消失,孤魂也都已经死寂一片。

    山腰位置,连风声都静止了。

    死一样的寂静下,那哔哔啵啵的响声,显得尤其突兀。

    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被那声响给吸引了过去。

    巫王眼底的狂妄得意之色,在听到了那阵声响时,淡了几分。

    他狐疑着,看向了火中。

    百烈焚狱火已经将整幅万兽无疆图都点燃了。

    身在图的保护下的小吱哟,只觉得浑身灼热,毛发脱落,皮肤上也冒出了一个个燎泡。

    这时,它的眼前,怪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幅万兽无疆图上,纸片剥落了下来。

    可画卷并没有因此消失,相反,在画的内层,出现了一幅新的画卷。

    那画卷,最初只是一片黑魆魆的轮廓,可伴随着火焰越来越猛烈,画卷上的外层大面积的脱落,内层的那轮廓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轮廓由浅到深,一座宫殿模样的建筑,渐渐出现在画卷上。

    那建筑,是一座金色的建筑,它的一砖一瓦,看上去都金碧辉煌,犹如阳光披备一样。

    建筑完整出现在万兽无疆图上,那些被画卷吸进去的鬼兽们,也出现在画上。

    只是它们无一例外,都四肢跪地,朝着那座金色的建筑,卑躬屈漆。

    那座建筑,在火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仿佛活生生出现在画卷上。

    小吱哟还有叶凌月乃至帝莘,在看到那一座建筑时,脸上都浮现出古怪的神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