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4章 不屈的兽魂
    却见小吱哟抛出的,正是那幅万兽无疆图。

    只见一道光芒闪过。

    万兽无疆图在半空中展开,原本已经被百烈焚狱火所伤的那些鬼兽们,猛地被吸入了画卷中。

    很快,四周就只剩下了小吱哟一头小兽。

    暗处,叶凌月不由惊了惊。

    在这种情况下,小吱哟竟然还要保护那些鬼兽?

    这可不像是小吱哟的做法。

    换成了以前,在明知道自己有危险的情况下,小吱哟第一反应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什么时候开始,小吱哟也懂得顾全大局了?

    小吱哟的心思,也只有小吱哟自己明白。

    它利用了鬼畜之王的传承,控制了这些鬼兽。

    在这些鬼兽面前,它曾许下诺言,只要鬼兽们能够帮它对付巫王等人,它就在通天之路打开后,带着这些鬼畜们离开王巫山。

    这些鬼畜,也不是天生就在王巫山。

    它们原本也是九十九地的神兽魔兽乃至妖兽,被巫王用了巫术蛊惑,才带到了王巫山。

    它们的肉身在这里一点点被炼化,虽然不朽,可灵魂也永远无法超度。

    它们也思念在家乡故土的同胞和亲人们。

    哪怕是只有一线生机,它们也想回到故土看看。

    这一点,鬼兽和那些战死在古战场的孤魂们是一样的。

    小吱哟当时是一时脑子热,许下了诺言。

    可当看到那些鬼手被百烈焚狱火烧得魂飞魄散时,小吱哟的心,却被触动了。

    它第一次,有了一种身为领导者的责任感。

    它自知难逃百烈焚狱火之难,可巫王的目标是它,又何必拖累这么多无辜的鬼畜。

    万兽无疆图到底能不能抵御百烈焚狱火,小吱哟也不知,可至少,它可以试一试。

    当年天河倾落,阳泉古道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只有阳泉神殿内的万寿无疆图可以留世,就冲着这一点,小吱哟也要搏一搏。

    “画卷?”

    巫王眼看鬼兽们就要被击杀一空,忽看到一幅画卷从天而降,眼底怒光一闪而过。

    看样子,那应该是小奶兽的神宝,不过区区神宝,就可以斗得过百烈焚狱火?

    巫王冷笑一声。

    神识再是一动,那火光猛地一蹿,将小吱哟层层包围住。

    “老大,不要出来,本吱哟自己可以应付。”

    叶凌月的脑中,出现了小吱哟的声音。

    叶凌月怔了怔,犹豫了下,再看看火光熊熊中,小吱哟小小的身躯。

    隔着火焰,她能看到小吱哟那双蓝色的眼眸里,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小吱哟被焚狱火包围住时,万兽无疆图也从天而降。

    它像是预知了小吱哟的危险,护在了小吱哟的身旁,形成了一层人为的屏障。

    “呵呵~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宝,还真以为,就凭这么一卷破纸,就可以拦得住我的天火。”

    巫王冷笑道。

    在他看来,那一幅画不过是一件储存类的神宝罢了。

    类似的神宝,巫王在闯入王巫山的那些巫者身上看多了,他从未将其看在眼中。

    奚族坠天,一夜之间,来得太快,巫王和大部分的奚族人都来不及带上太多的法宝,巫王唯一带走的,除了那些镌刻在镇魔山壁上的巫术之外面就是这天火了。

    所谓的天火,和九十九地的异火可不同。

    它们的作用,足以焚烧一切神宝。

    眼前的这幅画卷,在巫王眼中看着,就是个笑话。

    巫王的神识,再度增强。

    百烈焚狱火也不断拔高增强。

    万兽无疆图也被迫不断缩小范围,眼看已经将小吱哟包裹在其中,退无可退。

    火舌跳动着,烧红了无疆图。

    眼看万兽无疆图就要华成一片灰烬,被包裹在里面的小吱哟也是岌岌可危。

    不行……这样下去,小吱哟会被活活烧死。

    帝莘在通天之路口处看到这一幕,也不禁为小吱哟捏了把冷汗。

    难的是,这小家伙,这一次居然没有喊救命?

    还有洗妇儿也一直没有现身。

    帝莘迟疑了下。

    帝莘对小吱哟,最初是不顺眼的,谁让它老是黏着自家洗妇儿。

    可他也知道,在叶凌月的心目中,小吱哟的意义非比寻常。

    时间一久,爱屋及乌,小吱哟的生死,他还是在乎的。

    帝莘手掌一翻,就要释放出焚天火。

    焚天火同样也是火,虽不知来历,可帝莘知道,以焚天火之势,足以抵挡巫王的攻击。

    “小子,你想做什么?”

    帝莘还未祭出焚天火,异魔之心内,妖阳邪君惊呼道。

    “救它。”

    帝莘懒得妖阳邪君多费唇舌,自从末日妖阳有了灵识之后,很是麻烦,好几次,它都想左右帝莘的意见。

    这让帝莘很是不乐意。

    若是有法子可以铲除妖阳邪君,他早就已经动手了。

    “你疯了不成,你可知,你的焚天火是你最大的杀招,它刚形成没多久,你还没法子彻底驾驭它。若是这时候,你暴露了它,只会给你引来杀身之祸。那又不是你的战宠,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要救,也是那个丫头来救,你凑什么热闹!”

    妖阳邪君一阵头疼。

    它早前还认为帝莘这小子,做事沉着,是个人物,可如今看来,这厮也不过是个愣头青罢了。

    在祖星现世,旧天域仙皇即将临世的情况下,他居然还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仙皇临世,除了要杀封天令令主,制止新天域的产生之外,第二件事,就是要铲除伴随祖星一起诞生的新仙皇。

    眼下,封天令令主有两个,新仙皇人选也是悬而未决,帝莘在这个时候自曝身份,等同于是自寻死路。

    反之,那个躲在暗处的丫头,就比帝莘深思熟虑多了。

    连自己的战宠即将被烧死都不现身,显然也是为了防止暴露自己的身份。

    “洗妇儿的战宠,就等同于是我的战宠。这种时候,身为她的男人,我不出手,更待何时。”

    帝莘冷笑一声。

    可就在帝莘翻手的一瞬,他忽的眉心一跳。

    身后的通天之路,微微一颤。

    仿佛有什么东西,自通天之路的深处,传递过来。

    帝莘的眉心重重一跳。

    “小子,立刻离开这里。”

    妖阳邪君声音一变,言语里,多了一股避讳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