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7章 神秘的发簪
    本想借着三阴汇聚之时,趁机闯通天之门。

    可没想到,一块魂石就已经让四大天兽铩羽。

    眼看天就要亮了,四大天兽心知,若是今日不想法子冲击通天之路,只怕帝纣真和巫王、奚九夜合作之后,它们就更加没有机会返回三十三天了。

    为今之计,四大天兽能做的,就是和帝莘等人合作。

    四大天兽倒是拿得起放得下,对于帝莘早前窃取它们天力的事,一笔勾销。

    帝莘迅速看了眼身旁的夜北溟,见他面色也微有变化,看样子,四大天兽的声音,他也听到了。

    两人极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赞同之色。

    帝纣对帝云裳很是在乎,眼下帝云裳落在了奚九夜的手中,帝纣必定会妥协。

    如此情况下,和四大天兽合作,无疑是最佳方案。

    眼看帝纣犹豫不决,奚九夜却是心头大定。

    “先祖,你可还有法子,再封印那块魂石?”

    奚九夜压低了声音问道。

    哪知一问之下,身旁毫无声息。

    奚九夜有些诧异,再看看巫王。

    巫王这才回过神来,他犹豫着,回想着早前奚九夜拿出来的那根骨簪。

    “九夜,那根发簪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巫王没有回答奚九夜的询问,反问道。

    先祖是怎么回事,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问什么发簪?

    奚九夜有些不快,可碍于巫王的面子,只得耐着性子答道。

    “这是帝莘的娘亲帝云裳的发簪,是她娘留给她的。”

    “她娘是天人?”

    巫王感到意外的正是这一点。

    “帝云裳没说过,不过以帝景天对帝云裳的态度看,绝不会是天人,只怕连一般的帝魔小姐都不是。”

    奚九夜不明白,巫王为何会这么问。

    “可这根骨簪使用暗天蝠王的腿骨打磨而成的。”

    让巫王不明白的正是这一点。

    一个普通的帝魔世家不受宠千金,怎么会拥有天兽骨打磨而成的首饰。

    “天兽骨?”

    奚九夜很是意外。

    他虽得了发簪,却没有自己查看。

    奚九夜对女子首饰没什么研究,只是觉得这根发簪材质不错,入手很是冰凉,想不到竟是什么蝠王的骨头。

    “不仅仅是天兽骨,还是六星天兽,其级别比起四大天兽还要强一些。这种骨头打磨成的骨头,可以隐藏人的修为,让人速度加快,暗夜行走时,毫无踪迹可循。”

    虽然已经不是天人万年之久,可巫王的眼力还是在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方才盯着奚九夜手中的发簪诧然的缘故了。

    难怪帝云裳能在帝魔家族那么久,没有人发现她八命帝魔的修为。

    早前奚九夜还以为,那是因为帝云裳疯病的缘故,如今看来,分明是这根发簪的缘故。

    倘若巫王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发簪又是帝云裳的娘亲所留,难道说帝云裳……

    帝云裳身上,的确是疑点重重,饶是机智如奚九夜,也是看不清,探不明。

    “先祖,帝云裳的身份虽有疑点,可并非近忧,我们更重要的是,对付帝莘那帮人。魂石就是帝纣,那小子深爱帝云裳,为了帝云裳,他什么事都肯干,我们刚好趁机,将其封印在我体内,将其掌控。”

    奚九夜按捺住心底的困惑,一门心思,想要收服帝纣。

    “不成,三阴汇聚已经临近尾声,我们也没有足够的太阴之血,除非能够再取双份的心头血,否则,无法再将其封印。”

    巫王不无遗憾道。

    “双份?为何要双份?”

    奚九夜闻言,面色骤变。

    光是九十九滴心头血,就已经让叶凌月险些丧命。

    再取一次心头血,只怕……

    “早前帝纣被封印在魂石时,并无记忆,也就是没有自身的意志力,如今他恢复了记忆,等同于是有了自己的思想,会让封印难度大大加强。”

    巫王看出奚九夜很是由犹豫。

    一方面,他想要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甚至成为九十九地的主宰,可是另一方面,他又无法彻底割舍下叶凌月。

    那个女人……始终是心头大患。

    在获得其太阴天女的力量后,就必须想法子将其铲除。

    巫王眼底,毒光一逝而过。

    “不成,她的身子承受不住,我们再想法子。大不了,我退而求其次,不将其封印,而是让它答应,一辈子镇守住通天之路。”

    奚九夜内心纠结了片刻,想到了叶凌月看自己冷漠的眼神时,心中兀自一疼,始终是无法狠下心。

    天就快亮了,封印魂石已经是不可能了。

    但只要镇守住通天之路,那奚九夜和巫王就算是赢了。

    只要等到仙皇临世,帝莘和夜北溟之流,早晚要被消灭。

    “哼,你小子,说到底还是过不了美人关。”

    巫王没好气道。

    “只要你让我见到云裳小姐,我就与你合作,不过,我不杀帝莘。”

    帝纣在考虑而来一番后,终于有了决定。

    保护帝莘,是帝纣对帝云裳的承诺。

    无论他身在襁褓里,还是长大成人。

    “放心,我不会让你杀帝莘,不过,夜北溟和四大天兽必须死。”

    奚九夜冷笑道。

    帝纣掌握了如此多的天技,要杀夜北溟易如反掌。

    他和夜北溟的仇怨,也是时候有个了解了。

    “如你所愿。”

    帝纣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除了帝莘母子之外,其他人对于帝纣而言,根本没什么区别。

    那一边,帝莘、夜北溟也和四大天兽达成了协议,两方势力一起出手。

    由虎兽和龙兽一起对付魂石,帝莘和夜北溟分别对付奚九夜和巫王。

    凤兽和龟兽冲击通天之路。

    就在帝纣答应的刹,帝莘和夜北溟、四大天兽已经率先而动。

    奚九夜一直紧盯着帝莘,在帝莘动的一瞬,奚九夜嘴角勾了勾,挡在了帝莘的身前。

    虎兽和龙兽则是一左一右,想要包抄帝纣。

    可哪知才一靠近,魂石嗖的一声,在两兽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你的对手是我。”

    魂石避开了两大天兽,竟是毫不犹豫,直接就攻向了夜北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