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2章 帝云裳,现身
    魂石的利索,让夜北溟也很是意外。

    他还以为,还要讨价还价一番,才能让魂石妥协。

    不得不说,帝莘那小子,对魂石的性格很是了解。

    难道,它真的就是……

    “你的真实身份,并非什么天人,也不是什么天兽。你不过是一介妖族,确切的说,你身上还有一部分的帝魔血脉,你姓帝,名纣,乃是九十九地异域之中的第一是世家,帝魔家族的内院护卫队长帝纣。”

    夜北溟不急不慢地说道。

    帝纣!

    此话一出,魂石和奚九夜俱是一震。

    尤其是奚九夜,他一脸难以置信,望向了那块魂石。

    怎么可能?

    眼前的这颗魂石,竟然是帝纣?

    帝纣是何人,奚九夜身为帝魔家族的前总管自是有所耳闻。

    帝纣离开帝魔家族已经有五百多年了,照理说,帝魔家族内已经没有多少他的信息了。

    可由于帝云裳的缘故,奚九夜还专门让人查过帝纣的资料。

    帝纣早年暗恋帝云裳,而后又偷偷带走了帝云裳的儿子,最终将其带到了妖界,成就了一代妖祖帝莘。

    帝纣还有一重身份,就是帝莘的养父。

    这一切,也都是奚九夜事后调查得知的。

    这块身怀天技,让四大天兽和巫王都束手无策的魂石,竟是帝纣!

    这个消息,委实让奚九夜难以接受了些。

    “帝纣……我是帝纣……”

    魂石喃喃自语着。

    “魂石,你休要听他胡言乱语,你是魂石,出生在王巫,你的使命也是守护王巫和镇魔山壁。”

    巫王眼看魂石失控,担心再这样下去,魂石彻底不听自己的命令。

    “你怎么会是帝纣,这不可能,帝纣早就死了,五百多年前,他就死了,而且是死在了养子帝莘之手。”

    奚九夜上前一步,高声说道。

    帝纣是被帝莘杀死的。

    说来也是讽刺,帝纣一心为了帝莘,不惜背叛家族,哪知却落了个被养子击杀的下场。

    “死了?养子……”

    魂石在听了奚九夜的话后,分担没有平静下来,情绪剧烈起伏,魂石周身,出现了一圈圈黑色的纹路,犹如涟漪,犹如潮水,迅速扩散开。

    “九夜,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魂石情绪波动越大,巫王就觉得自己对它的掌控力越差。

    再这样下去,魂石必只怕会彻底超出自己的掌控。

    “先祖,我说的全都是实话。夜北溟诡计多端,绝非什么善类。”

    奚九夜睨了眼夜北溟,眼底满是提防之色。

    他不知魂石到底是什么来历,可夜北溟在这时候出现,必定有阴谋。

    姑且不论魂石是不是帝纣,光冲着阻拦夜北溟进入通天之路这一点,奚九夜就绝不会让夜北溟的阴谋得逞。

    “呵~奚九夜,我自诩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比起你来,我至少不是卑鄙无耻之徒。至于魂石是不是帝纣,想要证明很简单,只用请来帝魔四小姐帝云裳即可。”

    夜北溟摊摊手。

    却见其薄唇动了动,吐出了个名字

    帝四小姐,帝云裳!

    帝云裳三个字,如惊雷落地。

    帝纣兴许不记得自己,也可以不记得帝莘,可他绝不会忘记了帝云裳。

    帝云裳,是帝纣痴恋了多年的女子。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帝云裳。

    “云裳……云裳,云裳在哪里?”

    魂石对帝云裳的名字,果然有所反应。

    “夜北溟!”

    奚九夜没想到,夜北溟居然连帝纣和帝云裳的事情也知道。

    这怎么可能,夜北溟虽然是天魔廷的殿主,可他在神界时,就是个不喜八卦的人。

    更何况,帝云裳和帝纣的事,极其隐蔽,就连帝景天和奚九夜等人,也是在少族长选拔前期才知道的。

    除非……奚九夜眼眸一沉想到了什么。

    “是帝莘,是那小子告诉你的?让他出来,有本事在后面支招,何必光明正大的出来。”

    奚九夜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底薪的踪影。

    “闭嘴!”

    魂石的周遭,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

    力量波动之大,就如狂风巨浪。

    周遭,四大天兽也好,奚九夜也罢,都被那股力量波动一震,退避开数步。

    众人不得不各自祭出天力,阻挡魂石这股攻击。

    镇魔山壁方向,大量山石不断滚落。

    “不好,王巫山的根基在动摇。”

    巫王眼神变了变。

    想不到,魂石者这五百年来,吞噬魂力之后,变得如此强大。

    王巫山的地步,也被其撼动了。

    “夜北溟,你想害死大伙不成。”

    奚九夜怒斥道。

    夜北溟当真是疯了,数次让魂石情绪波动。

    不过,魂石会对帝云裳反应这么激烈,难道说,它真的和帝云裳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它真的是帝纣?

    奚九夜迟疑着,再看了看魂石。

    却见魂石被一圈圈的黑色波纹笼罩。

    那股淤黑如泥的波纹,遮挡住魂石,奚九夜也不知,魂石的情况到底如何了。

    夜北溟对奚九夜的质问毫无反应,他只是定定看着那块魂石。

    “帝云裳就在这,你不妨见上一见,自然就明白了。”

    奚九夜听得一惊。

    帝云裳怎么会在王巫山?

    可魂石的反应,却有些怪异。

    它周遭的力量波动,迅速减弱。

    “帝云裳,出来吧。”

    奚九夜拍了拍手。

    只听得一阵脚步声,一名貌美如谪仙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

    女子高挑个头,一袭淡蓝色的长袍,凤眸微扬,黑发如瀑,鼻挺朱唇,看上去美不胜收,却是天上有地上无的绝色佳人。

    帝云裳!

    奚九夜看到帝云裳骤然出现在王巫山,也很是吃惊。

    这怎么可能,帝云裳不是被山阴圣王当成人质,留在了山阴界嘛,她怎么会突然现身在这里?

    她和夜北溟又是怎么认识的?

    可那眉目,那脸,她的确就是帝云裳。

    看到帝云裳忽然现身,叶凌月最初也很是吃惊。

    小裳裳怎么会在这里?

    还有她的疯病好了?

    看奚九夜的反应,分明不知道帝云裳的行踪。

    小裳裳又是怎么和爹爹遇到的?

    各种疑问,不断涌出,让叶凌月如坠云雾,不知夜北溟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