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1章 真正身份
    夜北溟站在了夜色中,他一身漆黑,俊朗的脸上,如覆冰霜。

    他身姿笔挺,就如苍松翠柏,虽是孑然一人,却是傲然而立。

    五百多年前,身为八荒神尊的夜北溟和冥日灭了奚族。

    数十万奚族子民,因饥寒和伤痛死在了野地里。

    他们的族长奚三千也被击毙,少族长奚九夜逃脱,十余年后,奚九夜卷土重来,在神界掀起了一番报仇的腥风血雨。

    两人之间的仇恨迄今没有消除,反而是因为封天令的出现愈演愈烈。

    “这小子灭了奚族”

    巫王听罢,不由眯起了眼,看向了夜北溟的目光,冰冷刺骨。

    虽说早已和奚族的先祖们决裂,可终归还是同族。

    对方屠戮了奚族几十万人,手段之残忍,可想而知。

    “奚三千作恶多端,他的子民是因他的命令殉族而死,与我何干。”

    夜北溟淡淡说道。

    他当年的确和冥日一起联手,围剿奚族。

    可除了奋力抵抗的奚族族军之外,对于奚族的那些老弱妇孺,夜北溟和冥日并未曾下杀令。

    是奚三千带着族民退到了绝路。

    在退无可退,又不愿意头像的情况下,奚三千下令全族自裁。

    可怜数十万子民,一夜横死,只因他们跟随了一名狼心狗肺的族长。

    这些陈年往事,夜北溟只是在四大神帝面前辩驳过。

    风谷神帝为了顾全自己座下老臣的面子,不愿对外公开,夜北溟也从未对外解释过。

    这些年来,他背负着杀人魔头的名声,也是毫不在乎。

    他今日坦然说了出来,也是因为他对神界的一切,都已经释怀了。

    “你胡说,我爹爹不是那样的人”

    奚九夜一听,勃然大怒。

    夜北溟简直就是含血喷人,爹爹怎么会无端端牺牲那么多自民党性命,在他心目中,他爹爹一直是个好父亲,他爱妻疼子,对子民也如同子嗣一般疼爱。

    “奚三千是怎样的人,他的老部下们最是清楚。你若是不信,大可以问你的那些老部下。”

    夜北溟不屑道。

    对于奚九夜,夜北溟一度很是厌恶,只因奚九夜害惨了自家的宝贝女儿。

    可如今,月儿重生,又有了新的归宿,夜北溟对于奚九夜这号人物,压根看不上眼。

    若非是帝莘那小子暗中相求,他压根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候现身。

    奚九夜脸色再变,关于爹爹当年的事,奚九夜的确问过那些老部下。

    可他们每次都是支支吾吾,不愿意细说。

    “你们说够了没有。”

    就在夜北溟和奚九夜对峙之时,魂石不耐烦,打断了两人的争执。

    夜北溟只觉得身上,有股异样之感。

    那魂石“嗖”的逼近了夜北溟。

    魂石只是块石头,可夜北溟却有种被人盯着不放的错觉。

    “你当真知道,我是谁”

    魂石的声音里,多了几份迫切之意。

    巫王在旁听着,不由心中戒备。

    魂石自来到王巫之后,对一切都是冷冷淡淡,迄今为止,感过兴趣的也就是魂魄可以不断生长的鬼子。

    这是头一次,巫王看到它对某样事物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兴趣来。

    魂石在王巫数百年,它懵懵懂懂,从不去思考,到底自己是谁,来自何处。

    可今日,它头一次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世上万事万物,都有起源,它又是谁

    “你当真想要知道你是谁”

    奚九夜挑眉。

    在帝莘提出这个法子时,奚九夜还有几分怀疑,帝莘的计谋是否可行。

    如今看来,那小子的算计不错。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魂石的语气十分激动。

    “想要知道也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夜北溟不紧不慢道。

    “魂石,你切莫不可以上当,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

    奚九夜连忙说道。

    夜北溟被称为神界一带战神,其谋略很是惊人,叶凌月坑死人不偿命的脾气,一部分就是遗传自夜北溟。

    “你又是什么东西早前你想要夺取我的魂力,将我封印,别以为我不知道。”

    魂石冷笑道。

    若是四大天兽再来迟一步,它就要被彻底封印在这小子的体内了。

    这么说来,四大天兽也就没那么可恶了。

    魂石一身是天技,而且来历不明,天兽也好、奚九夜等人也罢,夜北溟也好,几方势力一时之间,对其都很是避讳,谁也不愿意贸然出手。

    “你,说出你的条件。”

    魂石看看夜北溟。

    “我告诉你你的真实身份,你就打开通天之路。”

    夜北溟看了看已经被乱石彻底堵住的入口。

    “魂石,你不可出尔反尔,你明明已经答应老夫,要守护通天之路。难道你就不想要鬼子了”

    巫王大惊。

    他这才知道,夜北溟来者不善,这小子,分明是想要来闯通天之路的。

    四大天兽听罢,也是恨得牙痒痒。

    它们这会儿可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何当初夜北溟会那么好心,不惜交出自己的一部分天力,助它们返回三十三天。

    这小子摆明了,就是要利用它们找到王巫山的所在。

    可怜它们四兽拼死拼活,与魂石相争,也没能打开通天之路。

    可这小子倒好,只是一个条件,就和魂石坐地起价。

    看魂石的样子,摆明了还有商量的余地。

    巫王的威胁,犹然在耳。

    “出尔反尔老家伙,你也好意思和我说出尔反尔想想你早前的所作所为,若非是我福大命大,我早就已经被你控制,沦为法宝了。再说了,我只是答应你抵御四大天兽,不让它们进入通天之路,可没有说,对付这小子。至于鬼子,你当真以为,你可以杀了它它的魂魄不生不灭,可比你的肉身不生不灭,厉害多了。”

    魂石对巫王的话嗤之以鼻。

    此话一出,巫王的心凉了半截。

    眼前的这一个个,个个都很是精明。

    魂石早已看出了鬼子的来历不明。

    而那夜北溟,也暗中观察已久,看破了魂石的软肋。

    “我答应你,如果你告诉我我的真实身份,我就放行你。”

    魂石略一考虑,就答应了和夜北溟合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