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0章 它是谁?
    龙兽也好,其他三大天兽也罢,就连在旁围观奚九夜、小鬼及躲在暗处的叶凌月,在目睹了方才的激战,也是震惊不已。

    叶凌月和奚九夜的吃惊,在于魂石接连使出的天技。

    同样都是天技,可是魂石使出来时,和奚九夜使出来时,截然不同。

    更何况,奚九夜还只是掌握了一门天技罢了,而魂石却至少掌握了三种天技。

    难怪巫王会说,只要掌控了魂石,就等于掌控了王巫和通天之路。

    试想,如果连四大天兽都斗不过它,那整个九十九地,又有什么人是魂石的对手

    奚九夜看向魂石的目光,变得异常灼热,可同时,又带着几分不甘。

    只差一点点,他就拥有那块魂石了。

    若非是四大天兽出现,他就拥有魂石了。

    奚九夜凝视着那颗魂石,心底盘算着,是否还有机会掌控那块魂石也许他可以从鬼子身上下手。

    暗处,叶凌月见魂石出手,吃惊之余,也不禁怀疑,魂石当真和帝纣有关系

    帝纣只是一介魔族,当初在帝魔家族中,也只是二流存在。

    可方才,魂石接连施展出的天技,触目惊心。

    叶凌月曾以为,自己已经熟练掌握了天地之力,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她学习的神技也好,神通也罢,在了天技面前,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只是呼吸之间,那魂石就能引发天地异象,这才是真正的天力。

    可若是魂石不是帝纣,帝纣又在哪里

    叶凌月的心底,一阵悸动。

    帝莘,为何你还未来。

    若是帝莘在,也许可以弄清楚魂石到底是不是帝纣。

    叶凌月暗暗着急,已经是三更后了,可帝莘依旧没有出现。

    小乌丫也没有出现,也不知两人是否是除了意外,亦或者说,还有其他什么原因

    叶凌月也留意到,不仅仅是奚九夜,就连自家爹爹也迟迟没有现身。

    四大天兽已经败里两,还有龙兽和虎兽,可看上去,两大天兽也被魂石的逆天天技给震住了。

    龙兽语带试探之意,它已经开始怀疑,魂石根本不是什么了天人法宝。

    “我是谁”

    魂石被问得一怔。

    它到底是谁

    连它自己都说不清楚。

    它是一块石头,王巫山的石头,从它有意识开始,就已经在王巫。

    可它又好像遗忘了什么,遗忘了对它而言非常重要的事。

    “阁下又何必遮遮掩掩,你与我们都是来自三十三天。打开通天之路,返回三十三天,才是正途。”

    在接连两兽受挫后,龙兽也意识到,硬碰硬显然是行不通的。

    魂石已经接连施展了三种天技,止不住,它还会使出第四第五天技。

    如果使出了五种天技,那它很可能是五星以上的存在,级别甚至比它们还高,它们就愈发没有胜算。

    龙兽索性退而求其次,想要游说魂石,一起打开通天之路。

    只要是来自三十三天,无比想回归三十三天。

    毕竟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相比,相差巨大。

    “糟糕”

    巫王见龙兽开始使诈,很是焦急,正欲开口。

    “先祖,先不要慌张。”

    奚九夜拦下了巫王。

    他看魂石的反应,有些特别。

    “三十三天,那是什么地方我不要去什么三十三天。”

    魂石语气茫然。

    “阁下,你会使用三种天技,分明就是天人或者是天兽,最差也是天人天兽之后,又怎么会不知道三十三天。”

    龙兽语气不满,都到了什么时候了,魂石居然还在那假装。

    “天技又是什么”

    魂石的语气里,困惑之色更浓。

    “岂有此理,你这家伙是在装傻充愣,你连天技都不知道那方才你使用的天海劈、引山术又是怎么一回事”

    虎兽脾气暴躁,眼看魂石拖拖拉拉,很是恼火,叱责道。

    “什么海,什么山,那些招数,我只是信手拈来。”

    魂石也有些语气不善。

    它本就不是什么善类,被人用了这般口吻质问,心底也有几分不爽。

    “信手拈来,滚他娘的。龙老大,这家伙根本没有诚意,我们干脆四个联手,一起上好了。”

    虎兽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吹牛也不带这么吹的,居然说自己的天技是信手拈来。

    要知道天技对于天人也好,天兽也好,其重要程度仅次于法门。

    很多天兽,只有在晋级一星时,才能领悟一种天技。

    虎兽当初为了一个天技,不知吃了多少哭,皮都脱了几层,可魂石说得轻描淡写,让它愈发恼火。

    “你们若是不信,大可以上来试试。”

    魂石一脸的无所谓。

    什么天技不天技,它委实没有学过。

    至于它到底是怎么学会的,连它自己也不记得了。

    仿佛是,看到了四大天兽的天技后,它的意识中,就会出现相应的天技。

    就好像,这些天技从来都是深烙在它的脑海中一样。

    “龙老大,我们还犹豫什么,我们杀了这家伙。”

    虎兽气得虎毛倒竖。

    活了万年,这次是它最憋屈的一次。

    龙兽还在迟疑,看魂石的模样,它不像是在说假话。

    若是硬碰硬,难保它们不会遭受和龟兽一样的重创,可若是不一试,它们就和通天之路无缘了。

    巫王见了,却是暗暗窃喜。

    魂石之强,比他想要的更甚。

    四大天兽眼看就要失败告终

    “你是谁,我可以告诉你。”

    就在巫王以为,已经成功拦下了四大天兽之时,就听到一个泠然的声音,忽然杀至。

    四大天兽、奚九夜、巫王俱是一惊。

    唯有暗处的叶凌月听到了那个声音后,不由欢喜。

    一番激战之后,已经是三更前后,夜色深沉,男子从了暗处走了出来,看上去,比夜色还要沉寂几分。

    “是你”

    看到来人时,奚九夜的脸色剧变。

    “是你”

    四大天兽也是一惊。

    巫王看看来人,再看看几大天兽和奚九夜。

    “你是谁,敢擅闯我王巫山”

    “先祖,他叫做夜北溟,正是他,灭了我奚族满足数十万余口人”

    奚九夜的眼中,燃起了熊熊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