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6章 上古巫术
    夜凉如水,三阴汇聚之时,乃是阴月阴日阴时。

    午夜刚过,在镇魔山壁处,奚九夜和巫王站在了魂石旁。

    与他们一起的,还有被禁制封印住的小鬼。

    自从那一日,吞噬了尸魔后,魂石就显得很是安静。

    它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将通天之路的路口堵得严严实实。

    银白色的月色,倾洒在地,落在了魂石上,魂石表面依旧凹凸不平,犹如生了无数的青苔。

    从表象看,很难看出,这块魂石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它曾经挡住了无数的冲击通天之路的强者,其威力,连巫王都不得不承认。

    尽管很快就要获得这块魂石的掌控权,可奚九夜对魂石还是有些不解。

    早前,巫王只是言简意赅提过魂石被其用肉身封印,才成了魂石。

    那魂石的原生形态又是什么?

    奚九夜没有追问,巫王也不愿提起。

    不过今晚巫祭之时,想来就可以看到魂石的真正形态了。

    奚九夜眼底多了几分热意,看了看魂石。

    从封天令现世,再到祖星突现,天人打破了神族的最强神话,奚九夜对力量的渴求也日增月涨。

    他虽然成了帝魔,又有了帝云裳助力,还开启了第二天印,可这些对于奚九夜而言,远远不够。

    他有了更大的野心,他肩负着万年奚族回归三十三天的愿望。

    用巫王的话说,如果真正控制了这块魂石,奚九夜将获得,可以和天人抗衡的力量。

    这句话,打动了奚九夜,也是他下定了决心,取叶凌月的九十九地心头血的真正原因。

    月色,渐渐暗了下去。

    奚九夜抬头看去,月色朦胧,被一层犹如黑纱般的云笼去了。

    山林间,一片安静。

    这个夜,静谧的有些过了头。

    许是乌云没顶的缘故,奚九夜的心情有几分压抑。

    这种压抑之感,挥之不去,让他有些浮躁。

    “先祖,时辰到了。”

    奚九夜看了眼一旁的沙漏,沙漏里最后一点沙子也落下了。

    “待会,我就会开始巫祭,你且看着。我奚族自古就精通巫术,可惜,坠天之后,有巫者才能的人越来越少。到了你这一代,更是近乎绝迹。”

    巫王淡淡说道。

    九十九地,虽各有所长,可算起来,异域算是最接近天人的一个地域。

    那里也保留了最多坠天一族的习性,所以异域的异魔们,也成了保留巫术最完整的一个族群。

    相比之下,神界所在的神族,崇尚的乃是方术,方术和巫术虽有些相近,可一白一黑,还是有些差距的。

    在来到异域之前,奚九夜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巫术,今日,也是他第一次正是见到所谓的巫术。

    “谨遵先祖交汇。”

    奚九夜一脸虔诚,恭身候在一旁。

    巫王走到了魂石前,却见其伸出了那双枯瘦的手。

    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念念有词。

    却见地面上,尘土飞扬,出现了一片幽光,脚下,一颗六芒星渐渐浮现,巫王和那块魂石都被六芒星笼罩住。

    天际,又有一道流光洒落,均匀落在了巫王和魂石上。

    迷雾渐渐散开,巫王的身子也露了出来。

    那是一团淡淡的光雾,看上去和小鬼有些相似,乜有容貌,也没有性别年龄。

    “原来,巫王也没有肉身。”

    小鬼在旁看着,暗暗出吃惊。

    “三阴汇聚,以太阴之血,行天地之祭。”

    巫王口中,吟唱着古老的咒语。

    那个装着叶凌月的太阴之血的瓷瓶,浮在他身旁。

    瓶口打开,九十九滴太阴之血鲜血,从瓶里钻了出来了。

    它们形如蝌蚪,在巫阵里不断游走着。

    在太阴之血出现,原本没有半点动静的魂石,忽然一颤。

    魂石激烈颤抖起来,似要挣脱阵法,想要往阵法外蹿。

    可那些太阴之血却是一变,蝌蚪状的鲜血,迅速变化,化为了一张血网,它们交织在一起,将魂石笼罩其中。

    魂石死命挣脱,可是任凭它怎么挣脱,血网非但没有被挣破,反而越收越紧。

    “太阴之血,果然名不虚传。看样子,留着太阴之女的命是对的,只要有这血在手,何愁我奚族的巫术不发扬光大。”

    巫王在阵中看着,眼底露出了惊羡之色。

    巫术和一般的方术不同。

    巫术需要以血行术,一般使用天兽的血,用的血越好,巫术的效果也越好。

    古法,用人之血来行巫术,那就是黑巫术。

    当年在奚族坠天之前,巫王也是不会用人血行巫术,毕竟黑巫术哪怕是在三十三天,也是被歧视的。

    可是坠天之后,巫王的心态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只要能够帮助奚族回归三十三天,巫王什么都愿意做。

    黑巫术又如何,只要能够达到封印魂石的目的,让奚九夜继承奚族巫术的精华,即可。

    在行巫术之前,巫王还有几分担忧,毕竟巫王第一次用太阴之血行符。

    当初,巫王想要制服那魂体,耗费了一身的巫力,无奈之下,甚至动用了肉身将其封印。

    可太阴之血,只是九十九滴罢了,居然能将魂石控得死死的。

    看来今日,想要彻底封印魂石,一定能成功。

    传闻太阴之血多么多么神奇,巫王还不相信,可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巫王面色大喜,奚九夜则是神情复杂。

    巫王这话的意思,显而易见,是得了好处。

    有其一,必定有其二,他势必会将叶凌月当做血牛,不断压榨叶凌月的血。

    可夜凌如今的伤势,不可能再取血。

    奚九夜也绝不会让巫王再打叶凌月的主意。

    无论如何,也要带着夜凌离开九十九地,只要到了三十三天,巫王就拿他们没法子了。

    奚九夜在心底暗道。

    一阵吱吱嘎嘎的响声,从阵中传了出来。

    奚九夜回过神来,看向了巫阵。

    魂石在太阴血网的压制下,开始变幻。

    它的表面,不断剥落,现出了它真实的形态来。

    一张张嘴,一双双眼,浮在魂石的表面,它们痛苦着,眼中流下了泪来,纷纷求饶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