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5章 不配爱
    奚九夜一眼就看到了司徒青松,不免一愣。

    “司徒青松,你在这儿做什么?”

    奚九夜的确和巫王去了镇魔山壁,但是距离三更还有些时间,他心底有些挂念叶凌月,所以又折了回来。

    这几日,尽管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内心,可他心底对叶凌月的牵挂,不减反增。

    尤其是,今日再看到那一瓶心头血时,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涌上心头。

    趁着三阴汇聚之时还没到,奚九夜找了个借口,来看看叶凌月。

    小乌丫心如鼓擂。

    糟糕,该怎么解释,可千万别被看破了。

    山洞内,叶凌月也是一阵紧张。

    小乌丫心思单纯,万一说错了,她们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小乌丫眼神闪烁,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下了。

    “我……我听说月华帝姬被关在里面,我和她有些私仇。”

    里面有闷哼声传来,奚九夜脸色大变。

    “司徒青松,你对她做了什么?”

    叶凌月被自己取了九十九滴心头血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奚九夜暗中命人问过几次,她这几日都没有苏醒,好在诊断的巫者说,她性命无忧,奚九夜才放心了些。

    他本打算,等到通天之路的事结束后,再好好安顿她。

    哪知道司徒青松这奴才……

    “她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们父子俩给她陪葬!”

    奚九夜一脚将其踹开,快步朝着山洞行去。

    通天之路即将打开,司徒青松父子俩还有用处,否则,奚九夜早就杀了他。

    小乌丫胸口一阵钝疼,压了压翻滚不止的气血,再看看山洞内,她方才讲得很大声,老大应该懂得怎么应付了。

    她忙起身,快步向山下行去。

    她必须听从老大的话,尽快联络帝莘……

    “夜凌!”

    奚九夜进入山洞,看看山洞里的简陋摆设,眉头一皱,再看躺在一旁的叶凌月,脸色更差了。

    山洞内,只是简单的铺了些干草,叶凌月还穿着那件染血的衣袍。

    衣上的鲜血,触目惊心,灿烂刺眼,仿佛时时刻刻都提醒着奚九夜,自己的所作所为。

    “狗奴才。”

    看到叶凌月一身狼狈,面色白若纸,身形又瘦削了不少,心底一阵难以压抑的痛楚。

    一阵猛烈的咳嗽,角落里的人儿看上去随时都会断气。

    “来人,快来人。”

    奚九夜上前,慌忙想要搀扶叶凌月。

    叶凌月的眼睫颤了颤,一双眼里,满是憎恶。

    “你少在那假慈悲,滚开。”

    她挣开了奚九夜的手,扶着墙,大口喘着气,坐了起来。

    “啧啧,这丫头骗纸的演技那真是不盖的。”

    虚空意识海里,烛照啧啧称奇。

    一秒钟从生龙活虎变成了病中西施,姓奚的被骗得团团转还不自知。

    “你不要再逞强了,你失血过多,需要静养,山中缺乏必要的药品,过几天,我就带你离开。”

    奚九夜的手,悬在了半空中。

    他怕自己的举动,引来叶凌月更大的反弹,面色也是一阵红白相间。

    “离开?”

    叶凌月声音里,带着几分冰冷。

    “仙皇即将临世,你的处境很是危险。虽然不知前路如何,但我绝不会把你一人留在王巫。你信我,这一次,我绝不会再负你。”

    奚九夜言语诚挚,眼中,带着化不开的柔情。

    他早已下定了决心,无论先祖答应不答应,通天之路一旦打开,他就想法子,带着叶凌月离开九十九地。

    仙皇临世,必定不会放过叶凌月,只有逃离九十九地,她才会安全。

    他先带着叶凌月去三十三天,避开九十九地的这场浩劫,也可以隔绝开叶凌月和帝莘。

    他相信,叶凌月对他也并非完全没有情意的,等到一切风平浪静后,他再想法让叶凌月获得太阴族的洗礼,开启她的天印。

    凭他掌握的镇魔山壁上的奚族的遗宝和绝学和叶凌月的天赋,两人一定能在三十三天再开辟一番新天地。

    当年他和夜凌,也是赤手空拳打下了北境,自也可以在三十三天立足。

    至于三十三天的过往,他全都可以丢下。

    奚九夜心底勾勒出的蓝图很是美好,美好到,连奚九夜自己都相信,这一切都会发生。

    这般的眼神,这般的口吻,足以让人神魂颠倒,难以把持。

    可在叶凌月听来,却如此之讽刺。

    “所以,你取了我的九十九滴心头血?”

    她苍白色的唇勾了勾,眼底的光,仿佛能直透奚九夜的心。

    “我……我也是万不得已。”

    奚九夜面色尴尬。

    “五百年前,你说过,与我白头偕老,此生非我不娶,可你最后,为了权力地位和仇恨,将我千刀万剐。五百年后,你和我说,要忘记前尘,一起前往三十三天,开辟新的生活。奚九夜,你可知,你和帝莘最大的不同在哪?”

    叶凌月目光灼灼,逼试着奚九夜。

    她看上去羸弱不堪,可目光却如此有力,奚九夜竟是被逼得连退了数步。

    背脊撞上了山壁,一阵冰冷。

    “是什么?”

    奚九夜如同魔怔了般,盯着叶凌月。

    “他懂得什么叫做尊重,而你只会强取豪夺,你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也不配拥有爱。”

    字字珠玑,字字诛心,叶凌月说罢,撇开脸,不再看奚九夜。

    “九夜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几名闻声赶来的巫者快步行了进来,他们看到僵立在那的奚九夜和面色惨淡的叶凌月,也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替她疗伤,明日日出之前,谁都不允许进出山洞,违者,杀无赦。”

    奚九夜下令之后,失魂落魄,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你根本不懂得什么叫**,他懂得什么叫做尊重。

    所以,他做了这么多,不惜丢下九十九地的一切,在她看来,都比不上帝莘?

    呵呵呵——

    奚九夜干笑了两声,内心一片荒凉。

    也许,他真不懂得爱,才会一次次错过。

    夜凌,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会比帝莘强。

    你且等着我,很快,我就会证明,我比帝莘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