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1章 心头血
    尽管已经过去了五百年,可叶凌月始终清晰记得,那一刀刀落下,血肉分离时的痛楚。

    用她的血肉炼制成丹后,将其物归原主,这般猫哭耗子假慈悲的事,也亏了奚九夜做的出来。

    丹药瓶滚落在地,发出了哐的一声。

    “别!你不吃也别丢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连身体发肤都没有呢。”

    小鬼忙上前,将散落在地的丹药一颗颗捡了起来。

    小鬼黯然的声音,让叶凌月不由心底一酸。

    “小鬼,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她不该将对奚九夜的怒火,撒在小鬼身上。

    “我不知你和那个姓奚的之间,有什么恩怨,可老辛头说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些丹药是好东西,你应该留着不时之需。”

    小鬼嘀咕道。

    “你懂得丹药?老辛头可不会这些。”

    叶凌月挑挑眉,好奇道。

    “我曾经在古战场捡到过一本破书,上面有些丹药的记载,所以简单懂得一些。”

    小鬼撇撇嘴。

    它从小到大,能玩耍的地方就只有古战场。

    战场上,也洒落了不少好东西。

    神魂丹很难炼制,服用之后,能够强化身体,生肌活血,让白骨生出肉身来。

    当初奚九夜炼制那几颗神魂丹,想来用了不少气力。

    “丹药是好丹,可是对我而言,却是一份负累。它属于五百年前,是奚九夜炼化出来的,里面融合了他的一部分神力。我若是受了,等于承了他一份情。况且,我也不想沾染上半点和他有关系的东西。”

    叶凌月坚决地摇了摇头,哪怕她也知道,这几颗丹药对她的确有些好处。

    “夜凌!你当真要这般绝情!”

    一个冷然的声音,从一旁传了出来。

    奚九夜黑着脸,大步走了过来。

    “姓奚的,你想要干什么!”

    小鬼一看到奚九夜吓了一跳。

    原来,奚九夜一直没有离开,他只是隐匿了自己的气息。

    他本来只是想暗暗多看叶凌月几眼,可没想到,她会这么绝情。

    丹药上,的确注入了他当年的一部分神力,没想到,叶凌月能一眼看破。

    她如此绝情,将两人之间所有的关联都要撇干净。

    小鬼见奚九夜盛怒之下,如同发狂般,吓了一跳,它拦在叶凌月身前。

    可它哪里是盛怒之下的奚九夜的对手。

    他大掌一挥,小鬼就被摔了出去。

    他一把握住了叶凌月的双手,双眼闪动着怒色血光。

    “奚九夜,我早就说过,你我再无关联。我落在你手,是我实力不济,要杀要剐,我绝不吭一声。可若你敢伤了我的朋友,我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叶凌月冷笑。

    眼前的场景,像极了五百年前。

    陨神崖上,奚九夜一脸的怒容。

    她依旧是身手受制。

    双手被奚九夜死死制住,动弹不得。

    “这个疯子,竟用了天力。眼下不能激怒了他,得先想法子,顺利脱身,弄清楚,那块魂石是不是真的就是帝纣。”

    叶凌月在心底暗骂一声,悄然运起了精神力,想找准机会对付奚九夜。

    后背忽是一僵,一股冰冷之感,席卷全身,叶凌月瞳仁一缩。

    “不用使手段了,我用星辰之力,锁了你的琵琶骨。我知道你是神念师,神念惊人,只是在这一带,没有人能突破巫王的神识迷雾,你也不例外。”

    奚九夜松开了手,叶凌月的双手无法动弹。

    手腕处,闪动着一团团蓝色的光芒,正是奚九夜的星辰之力。

    男人修长冰冷的手轻轻抚过她光滑的脸颊,落在了她略显苍白的唇上。

    温润的唇,饱满而又诱人。

    “夜凌,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可愿意与我成亲,作我奚九夜的伴侣?我答应你,我若为天,你就是天,永生不坠。”

    奚九夜眼底的红光若隐若现,他逼近叶凌月,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

    “除非我死。”

    叶凌月感到一阵战栗,身体本能的排斥奚九夜。

    “姓奚的,你放开凌月。”

    小鬼的声音被奚九夜完全抛在了脑后,他挥挥手,示意手下的巫者将小鬼押下去。

    小鬼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叶凌月和奚九夜两人都是一动不动。

    奚九夜满是阴霾的眼中,倒映着女子苍白的脸。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倔强。你当真死也不愿和我重修旧好?”

    奚九夜神情悲凉。

    回不去了……他与她,终归是回不去了。

    叶凌月没有吱声,只是一双月眸里,满是不屑之色。

    “既然你如此绝情,那我又何必痴迷不悟。”

    奚九夜干笑了两声。

    嗤——

    叶凌月的身躯微微一震,胸前,一片血色弥漫开。

    滴答滴答

    艳红色的血,滴落在冰雕上,晕染开一朵朵蔷薇色的花。

    叶凌月的心口处,多了一把利刃。

    “九十九滴心头血……好痛。”

    看到刀刃没入叶凌月的胸膛时,奚九夜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俊朗的脸上,刹那一片死白。

    他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

    彻骨的痛,迅速弥漫开,他死死握住了自己的心口,大口喘着气。

    那血,就如妖冶的花,盛开在他的眼底。

    明明伤得是她,可他却痛的厉害。

    “来人,快来人!”

    奚九夜惨白着脸,惊慌失措喊道。

    一名巫者快步跑来,忙用瓷瓶接住叶凌月身前滴落的血。

    “九十九滴心头血,恭喜九夜大人,血已经收齐了。”

    那名巫者大喜道。

    “她会死嘛?”

    奚九夜看着闭上眼,一动不动的叶凌月,手微微颤着,那把刀刃瞬间碎开。

    那是他的天力凝聚而成的星刃,他方才一怒之下,失了理智。

    刀口很深,她会死嘛?

    “伤者有些虚弱,不过不会死在,只是失血过多昏迷了。”

    巫者检查一番后,急忙回道。

    “好好安顿她,小心看守,一有异动,立刻通知我。”

    奚九夜失魂落魄,收回了呼雪豹的冰封之力。

    几名巫者将一身浴血的叶凌月抬了下去。

    手中,多了一个瓷瓶,里面猩红色的血,刺激着奚九夜。

    它提醒着奚九夜,他方才到底做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