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0章 她之血肉
    “姓奚的,你不会真要取凌月的心头血吧?”

    小鬼被奚九夜带走,一路上,它还不死心,在奚九夜耳边嚷嚷道。

    “你与她很熟?”

    听到鬼子称呼凌月,似对叶凌月很熟。

    早前叶凌月也表现出对这小鬼很是亲近,奚九夜不由多看了小鬼几眼。

    叶凌月的性子,算得上清冷,对人不轻易信任。

    她和这小鬼,应该是在王巫山才认识的,照理不应该这么亲近才对。

    奚九夜有心想要讨好叶凌月,对小鬼的的态度好了几分。

    “我和凌月一见如故,是死党。你和凌月又是什么关系?”

    小鬼摆出了一副八卦的嘴脸,想和奚九夜套近乎。

    “我与她的关系,三言两语讲不清。但是我不会害她,方才的那番话你也听到了,如果你真是凌月的朋友,有一件事,我想要拜托你。”

    奚九夜压低了声音说道。

    巫王的神识无处不在,他不得不谨慎。

    “拜托我?”

    小鬼一惊,困惑得看了看奚九夜。

    “我待会会把你带到她身旁,她冰封了一阵子,身体必定有所损伤,无法再承受九十九滴心头血,可我已经答应了巫王,势必要取血,否则,她就会有性命之忧。”

    奚九夜说罢,从身上取出了一个瓶子,递给了小鬼。

    “这里面有几颗丹药,你想法子,让她吞下去。”

    “里面是什么东西?你不说明白,我可不会害凌月。”

    小鬼戒备道。

    这个姓奚的,和巫王是一丘之貉,它可不能上当。

    “你放心,这几颗丹药,并非毒药,而是神魂丹。五百年前,我……用她的血肉炼成了丹药,这几颗丹药,我一直留着。”

    提起往事,奚九夜的声音低沉了几分。

    五百年前,他的所作所为,是他此生最后悔的事。

    当时的他,听信了兰楚楚的蛊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对夜凌处以凌迟之刑。

    夜凌月的血肉,最终被炼化成丹药。

    兰楚楚一直想要这几颗丹药,用来强化肉身,可奚九夜一直没有将丹药交给她。

    具体的缘由,只有奚九夜自己最明白。

    她已死,唯一留下的,只有这几颗神魂丹,有它们在身旁,就好像有她一直陪伴。

    这五百多年来,陪伴他的,也只有这几颗冰冷冷的丹药。

    “你居然用凌月的血肉炼丹!”

    小鬼听得云里雾里,这个姓奚的,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你不用管那么多,你只用知道,这几颗丹药对她身子有好处就是了。若是我把丹药给她,她必定不会服用,所以由你帮我交给她,她服用之后,必定有所帮助。”

    奚九夜苦笑道。

    如今的叶凌月,对他谈不上恨,却绝没有好感,甚至可以说漠视。

    这让奚九夜很是难受,比起来,他更愿意叶凌月恨他。

    至少这么一来,她心底还有他的一席之地。

    小鬼狐疑着,还是把丹药收了下来。

    凌月是医者,她应该懂得丹药之道,这几颗丹药是否有好处,就由她自己判断好了。

    至少,姓奚的愿意把它送到叶凌月的身旁。

    奚九夜不再多说,将小鬼送到了平地附近。

    叶凌月和小吱哟、小白虎的冰雕还摆放在原地。

    “我会解开她上半身的冰封之力,你好好劝劝她。”

    奚九夜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冰雕内,叶凌月的神态一如往昔。

    奚九夜眉心天印一闪,冰雕上的冰寒之气,在迅速消融。

    转瞬之间,叶凌月上半身已经被解开了。

    她面上的脸色红润了几分,只是在看到奚九夜时,叶凌月的眉头皱了皱,露出了一副嫌恶的神情。

    奚九夜心头一阵刺疼。

    “奚九夜,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我一旦恢复自由身,你和巫王,谁都逃不了。”

    叶凌月神情淡漠。

    “那两只小兽,我带走了。夜凌,我无心和你争斗,王巫山很快就会迎来一场重大变故,九十九地也会因此生变,我劝你,还是早做打算的好。这小鬼我暂时交给你,你好好想一想。”

    奚九夜说罢,一拂衣袖,小吱哟和小白虎的冰雕,转瞬就落入他的怀中。

    奚九夜很清楚凌月的脾气,只要有小吱哟和小白虎在手,她不会乱来。

    这也是为什么,奚九夜胆敢解开叶凌月上半身的冰封的缘故。

    说罢,奚九夜转身离开,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小鬼,你还好吧?”

    叶凌月看到小鬼,神情稍缓,关切道。

    她一直担心巫王对小鬼下手。

    “凌月,我没事,那老家伙把我当肥猪宰,暂时不会杀我。我有重大发现,我可能发现帝纣的下落了!”

    小鬼环顾四周,确定安全后,忙将自己早前在镇魔山壁听到的一切,告诉了叶凌月。

    “你说那块吃人的魂石,很可能就是帝纣?”

    叶凌月乍听之下,还有几分懵。

    “我只是怀疑,还没法肯定,毕竟魂石来到王巫的时间和帝纣的魂魄出现的时间是吻合的,五百年间,来到王巫的孤魂,实在是有限。”

    小鬼也不是很肯定。

    “此事,还有待查证,方才奚九夜说的,王巫即将有变故,又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再问。

    小鬼就将巫王和奚九夜的话,一五一十告诉了叶凌月。

    只怕连巫王都没想到,奚九夜会瞒着他,将小鬼待到叶凌月身边。

    “巫王想用你的血来绘制太阴神印……还有刚才那个姓奚的,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小鬼说着,将那瓶丹药,交给了叶凌月。

    丹药瓶子悬空,浮在了半空中。

    叶凌月随手接过,一打开,几颗红色的丹药,从里面滚了出来。

    看到那几颗丹药的时候,叶凌月的眼眸滞了滞。

    这些丹药……丹药在她手心,颜色愈发鲜艳。

    其实奚九夜大可不必这么麻烦,即便是转交给小鬼,叶凌月还是一眼就能看透这些丹药的来历。

    这几颗丹药,就算是化成了灰,她也认得,这是她的血肉炼化而成的神魂丹。

    叶凌月一阵冷笑,手一扬,手中的丹药瓶眼看就要飞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