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9章 新神印
    “这就是魂石的真正来历,它也是王巫山内,我真正的左臂右膀,比起尸魔来,靠谱多了。”

    巫王说罢,言语之间,还有几分骄傲之意。

    身为一名巫者,和神界的方士有些类似。

    这款魂石,是巫王一手打造的,在巫王的培养下,这些年来,它的实力不断增强。

    对于巫王而言,它就是一件最成功的作品。

    “可是……”

    奚九夜沉吟道。

    他想提醒巫王,养虎为患。

    这魂石,始终是活物。

    巫王的巫力在不断减弱,而魂石的魂力在不断增强。

    万一有遭一日,魂石打破了巫王的肉身封印,那……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我带你来这里的真正原因。我打算将魂石交付给你,从今往后,由你来控制它。”

    巫王意味深长,看了眼奚九夜。

    “先祖,你的意思是?”

    奚九夜心头,阴影有些不安。

    “我的肉身,是和王巫山并存的。仙皇临世,祖星再现,王巫山还能存在多久,无人可知。一旦王巫崩溃,魂石的肉身封印就会被打破,届时,除了天人之外,整个九十九地,无人能控制那魂石。未雨绸缪,为了避免此事的的发生,我需要在魂石上再加持一道肉身封印,而你的肉身,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魂石的威力,方才只是显露了一小部分。

    除了外形比较特殊,不能正常说话之外,魂石和活人没什么两样。

    在过去的五百多年间,正是有它的陪伴,巫王才渡过了王巫枯燥而又单调的时光。

    在这段时间里,巫王还将镇魔山壁上的一些奚族绝学,都传授给了魂石。

    魂石掌握了这些天技后,却一直没有施展。

    “只要魂石被施加了双重肉身封印后,就会被彻底驯化,届时,它将听命于你。它不仅仅可以传授你奚族的那些天技,还能帮你御敌,对你光复奚族,返回三十三天大有好处。”

    巫王之所以选中奚九夜,是因为奚九夜开启了第二天印,且拥有天赐神体和帝魔之体在内的至强体质。

    若是有人能彻底封印魂石,奚九夜的肉身无疑是最佳选择。

    “可是如此一来,我的肉身不就……”

    奚九夜迟疑了下。

    他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可这并不意味着,他能接受和巫王一样,不人不鬼。

    如今的巫王,除了神识迷雾之外,直余下了一双手,确切地说,只是一双枯爪。

    “肉身罢了,如果你到了三十三天,在获得第三天印时,还有一次改造肉身的机会,届时,你可以获得一具更强的肉身。”

    巫王不以为然道。

    对于天人而言,肉身不过是一具躯壳。

    天印九重,每达到三六九的天印时,都有一次强化肉身的机会。

    在巫王看来,奚九夜这副肉身也就在九十九地还算是不错,到了三十三天,那就差强人意了。

    还不如直接舍弃了,到了三十三天后,再想法子强化。

    “可我终归还只是一介凡人,如果没了躯壳,都有不便。”

    奚九夜不大情愿道。

    能否成为天人还是未知数,若是这种情况下,没了肉身,奚九夜实在难以想象,自己会成为什么模样。

    他可不想和巫王那样,成为不人不鬼的存在,尤其是叶凌月也在王巫山。

    “有什么不便的,说来说去,你还不是舍不得这副**凡胎,你还想着,和太阴天女双宿双栖。”

    巫王冷哼一声,对于奚九夜的优柔寡断很是不满。

    “先祖,难道就没有其他法子?”

    奚九夜不敢再触怒巫王,不过他也知,奚族只剩了他一个后人,巫王虽是恼火,也不会真拿他怎么样。

    “法子自还是有的,只是你只怕又会舍不得。若是不用肉身封印,就必须重新绘制封印,最好的封印就是太阴神印,有太阴天女在手,想要绘制太阴神印倒也不难。”

    巫王冷哼一声。

    “先祖,你答应过我,不会杀她!”

    奚九夜面色一变,太阴神印被称为最强封印,的确能镇压一切,魂石也不例外。

    可是要绘制太阴神印,就必须有大量的太阴之血,那会要了叶凌月的命。

    “我只是说不杀她,但是没说不伤她,只只需要一部分太阴之血即可,你小子惊慌什么。我要她的九十九滴心头血。”

    巫王就知,奚九夜不会让他杀叶凌月。

    不过巫王也没打算杀叶凌月,就冲着她太阴天女的身份,巫王就会留下她的性命。

    太阴神印的绘制之法,在九十九地算是不传之秘,可是对于曾经身为天人的巫王而言,倒不是什么难事。

    奚九夜听巫王不会杀叶凌月,先是松了口气,可一听说,对方要九十九滴心头血,神情又是变了变。

    心头血,和一般的血不同,是取自人之心脏处的血液。

    九十九滴,听上去不算多,可若是取自那个部位,只怕……

    “你若是不答应,我就杀了她,直接取血。”

    巫王也懒得再和奚九夜讨价还价。

    万年的封闭生涯,让巫王的脾气变得很是古怪,很是残忍嗜杀。

    若非是奚九夜是奚族最后的血脉,巫王早已痛下杀手了。

    奚九夜深吸了一口气,沉思了片刻,最后还是颔首答应了。

    “先祖,我可以答应你,只是你也必须答应我,取血必须由我亲自动手。”

    心口处,太过危险,只有他亲自下手,他才能安心。

    好在,巫王没有再多做要求,答应了奚九夜,只是让他尽快下手。

    “你们两个大坏蛋,居然合谋想害凌月!”

    小鬼在旁听着,只觉得心惊胆战,它想要告诉叶凌月,可又没法子摆脱禁制,只能干着急。

    “鬼子,你与其担心其他人,不如先担心你自己。魂石最近胃口不错,没准几天后,就想要吞噬你了。你也别想着自裁,否则,我能放走你的伙伴,就能亲手把他们都抓回来。”

    巫王阴测测笑道。

    小鬼骂骂咧咧了一通,最终还是被奚九夜带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