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0章 初步觉醒
    犹如母亲摇篮曲,犹如孜孜不倦的师诲,帝莘的脑中,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融合。

    这个融合的过程,身在衣袖里的小乌丫以及司徒青松都没有留意到。

    帝莘闭上了眼,黑而长的眼睫微微颤抖着。

    脑中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九命焚天,帝魔九命,所谓最强帝魔,需九命焚天,断情决义,始成最强帝魔。汝为我子,必为最强。”

    那是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就如烙铁,深深烙在帝莘的脑海中。

    尽管听得到声音,可却想不起男人的模样。

    帝纣?

    是你?

    帝莘想要看清楚那男人到底是不是帝纣。

    亦或者说,他是自己的……生父,帝莘想要开口询问,可却无能为力。

    他的意识,仿佛已经脱离了肉身,完全没法子控制自己的言行。

    再接着,男人开始讲解九命焚天诀。

    从心法到功法,虽然只是寥寥两句话,可却一针见血。

    九命焚天诀通篇,被完整地融合在一起。

    这才是真正的九命焚天诀!

    体内,异魔之心疯狂跳动着,仿佛要跳出帝莘的胸膛。

    他浑身的血液,如同被煮沸的沸水,在血管里激荡着,皮肤,也跟着滚烫了起来。

    “阿沐,你怎么了?”

    司徒青松此时双掌平贴在帝莘后背,将自己的一身功力,源源不断送入帝莘的体内。

    掌一碰触到帝莘的身子,就觉得入手一阵滚烫。

    司徒青松心下一惊,慌忙问道,下意识就去看帝莘的脸。

    这一看,小乌丫吓了一跳。

    糟糕!

    司徒青松近距离一看,眼前的男子,凤目剑眉,五官轮廓无一不俊美非凡,哪里是司徒沐,分明就是早前大闹天魔廷的神界神帝帝莘!

    “是你!阿沐哪里去了?”

    司徒青松这才知道上了当。

    帝莘忽然出现在这里,那司徒沐岂非是……

    司徒青松回过神来,一身悲鸣,阿沐必定已经被这小子给害死了。

    唯一的爱子惨遭毒手,司徒青松又悲又怒。

    他扬起掌来,朝着帝莘的天灵盖劈去,他恼恨异常,这一掌,俨然凝聚了一生的功力。

    无论是神族也好,亦或是异魔,再怎么强横的身躯,天灵盖都是命门死穴所在,帝莘也不例外。

    司徒青松怒红了眼,就如丧子的凶兽,要和帝莘拼命。

    “帝莘!危险!”

    小乌丫扑翅而出,看到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

    它出声示警,可再看帝莘,帝莘竟是一动不动,整个人就如泥塑一般,全然没有留意到自己身处险境。

    “绝不能让帝莘出事!”

    小乌丫脑中划过一个念头。

    帝莘是老大的伴侣,若是他出了事,老大一定会很难受。

    老大已经没有了家人,她只有帝莘一人,决不能让帝莘再发生任何意外。

    可它如今除了幻影的能力之外,再无其他本事。

    小乌丫猛地一振翅,也不管其他,一头撞了上去。

    黑暗中,司徒青松也留意到,有异物扑腾而来。

    他冷冷一笑。

    “不知死活。”

    却见他化掌为爪,手一扬,手中多了一把拂尘。

    那拂尘,正是早前山阴圣王赠予他们几人的巫器,里面携带着巫王之力。

    拂尘凌空而出,原本纤细如发的尘尾登时绷直,化成了百千条钢丝,来势如疾风骤雨,扫向了小乌丫。

    可怜小乌丫如今连神力都被没有被尘尾一个扫中,登时皮开肉绽,羽毛落了一地,嘭的砸落在地。

    那一阵闷声,让原本泥塑般的帝莘骤然一震。

    他睁开了眼看到小乌丫浑身是血,滚落在地时,凤目之中,掀起了狂风怒浪。

    小乌丫是叶凌月的兽宠,它自小就很乖巧,无论是凤莘时,还是巫重,乃至后来的帝莘,对小乌丫都是发自真心的疼爱。

    “你,该死。”

    帝莘的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来。

    “该死的是你,小子,还我儿的命来。”

    司徒青松已经杀红了眼,他今日,一定要帝莘的命。

    司徒青松也知对方是神界神帝,又是九命帝魔,既然能进入王巫山,实力必定非同凡响。

    他怒吼一声,手中的拂尘袭向了帝莘的面门,体内,九命焚天诀的功力疯狂催动着。

    那佛尘在黑暗中,依稀透着血气,帝莘仿佛还能看到,小乌丫的鲜血将其染红了。

    那个神秘莫测的男人的声音,还在脑海中不断回荡。

    “司徒青松,死。”

    帝莘徒手接住了那拂尘,钢丝般的佛尘,在他手中寸寸碎裂,一团团如烈日般的火焰,在帝莘的四周燃起。

    窄小的树洞,登时化为了一片火海。

    司徒青松意识到时,前后都已经没有了退路。

    “小子,你这是什么火?”

    周遭的火焰熊熊,司徒青松的老脸上已经满是汗水。

    司徒青松是何等功力,寻常的火焰,对他根本没有半点作用。

    可眼前这火,灼热无比,仿佛能将他的灵魂焚烧殆尽。

    再看焰火中的帝莘,他面无表情,全然没有感受到火焰的温度。

    “你不是一直想要学习九命焚天诀,这火,名为焚天火。”

    帝莘言语冰冷。

    司徒青松眼眸一变。

    “焚天火,你……你怎么会……你到底是”

    司徒青松惨叫出声,焚天火已经袭身而来,当火焰碰到他时,他感到自己体内的九命焚天诀的功力,在一点点消失。

    “凭你,不配修炼九命焚天诀。”

    司徒青松的脸上,弥漫起惊恐之意来。

    为什么,他修炼九命焚天诀那么久,连基本的法门都没掌握,可眼前的帝莘……

    只可惜,司徒青松已经不可能知道答案了。

    他的肉身和魂魄,在焚天火之中,连齑粉都不曾留下。

    当司徒青松的肉身和魂魄消失之后,那焚天火就嗖的一声,钻入了帝莘的体内。

    “啧啧,小子,你终于觉醒了。”

    异魔之心内,妖阳邪君大笑道。

    “我……觉醒了?”

    帝莘回过神来,树洞内已经一片焦黑。

    方才发生的那一幕,倒影般出现在帝莘的脑中。

    他竟是修炼成了九命焚天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