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19章 传功
    夜间,王巫山的山腰上,距离鬼虎王洞穴三里开外的老槐树下。

    老槐树很老,到底有多老,连王巫山的鬼兽也说不清。

    只知道,在巫王统治王巫山时,老槐树就已经在那里了。

    由于没有天敌的缘故,老槐树虽然树龄极高,但长势依旧很可喜。

    整棵树树冠茂盛,绿叶成荫,树须如垂柳一般,密密麻麻,遮了一树。

    老槐树的树身上,有一个偌大的树洞。

    司徒青松与小乌丫约定的地点,就在树洞里。

    由于临行前,奚九夜布置了一个临时任务给司徒青松的缘故,司徒青松赶来时,比早前约定的时间,稍迟了半个时辰。

    见司徒沐已经等候在树洞里,司徒青松弯腰钻了进去。

    老槐树很高大,可这树洞却不甚宽阔,窄窄的树洞,只能容纳三四个人共用。

    树洞里,铺了些干草,散发着草的清香味,想来是司徒沐刚铺垫的。

    “怎么不点灯?”

    司徒青松入洞,觉得视线不甚好。

    以司徒青松父子的修为,正常情况下,自可做到夜可目视,只是到了王巫后,他们虽然有古巫器庇护,可修为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压制。

    尤其是这几日,也不知怎么回事,魔力不断压缩。

    司徒青松自是不知道,那是因为古巫器开始发挥作用,吸收他们身上的生命力的缘故。

    时间越久,父子俩损失的魔力也就越多。

    “怕引来奚九夜那小子的注意。早前他一直派人在附近巡落。”

    司徒沐背对着司徒青松,声音如常。

    司徒青松不疑有他,走到了司徒沐背后。

    他没有留意到,前方的“司徒沐”再次换了个人。

    帝莘的身形比起司徒沐来,要高大不少,只是由于坐着的缘故,加之衣裳掩饰,司徒青松一时之间,也没认出眼前的人,乃是帝莘伪装的。

    至于小乌丫,早已化成了鸟形,钻进了帝莘的衣袖内。

    它惟妙惟肖,学着司徒沐的声音。

    一人一鸟你来我往,学得惟妙惟肖。

    “那小子,真是把自己当成了天皇老子了,以为有那老鬼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方才,他叫了我前去帮忙,围剿古战场。”

    司徒青松没好气道。

    他好歹也是天魔廷的长老,只有他使唤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使唤他了。

    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推辞了奚九夜。

    围剿古战场?

    帝莘和衣袖里的小乌丫俱是一惊。

    叶凌月和小鬼等人,就藏身在古战场。

    这个时候,奚九夜要围剿古战场,难道是他发现了叶凌月等人的下落。

    帝莘强忍着了立刻折回古战场的冲动,小乌丫也控制着语调,再问道。

    “奚九夜那小子,为什么要围剿古战场?那边不是只有一群没用的鬼魂?”

    “好像是说要追捕一个什么鬼子,若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也就罢了,那鬼子才六岁,而且还不会鬼力。让我堂堂天魔廷长老去围剿一个没有鬼力的小鬼,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司徒青松没好气道。

    看样子,奚九夜并不知叶凌月也在古战场。

    只是,司徒青松拒绝了去参加围剿,那奚九夜必定会亲自前往。

    让媳妇儿遇上了奚九夜……帝莘的心揪了揪。

    “以大欺小,奚九夜这小子还是越活越不要脸了。”

    小乌丫也咬牙切齿道。

    它也很担心老大和小吱哟的安危,可司徒青松这里又刻不容缓。

    小乌丫偷眼看了看帝莘,树洞昏暗,它也看不清帝莘的神情,只是从帝莘衣袖下握紧的拳头看,他必定也很担心老大。

    可若是这时候,他们中途折返,不仅仅会暴露了小乌丫的冒牌身份,司徒青松的功力也就白费了。

    “那小子倒不至于那么不要脸,他也不屑动手,这一次,应该是联合了古战场的那些孤魂出手,让它们去追捕鬼子。”

    司徒青松不以为然道。

    奚九夜就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他也就是靠着这手本事,才巴结上山阴圣王的。

    奚九夜不出手,出手的事那些孤魂,事态倒是比他想得要稍好一些。

    帝莘在心底权衡了一番,他也知,今晚若是错过了夺取司徒青松功力的机会,以后就再难有机会了。

    通天之路近日就要打开,没有九命焚天诀,哪怕他是九命帝魔,只怕也难和对方一决高下。

    “必须理智,要相信洗妇儿一定能够独立应付。当务之急,你必须尽快获取功力,只有如此,才能真正对峙奚九夜。”

    帝莘思忖了一番,很快就有了决断。

    拳松开了,轻轻抚了抚小乌丫的脑袋。

    帝莘情绪上的变化,也感染到了小乌丫。

    它心领神会,心知帝莘已经做出了决定。

    “既是如此,父亲,我们快点行功,如果运气好,还能到古战场抓住那鬼子,立上一功。”

    小乌丫换了副口吻。

    “怎么,你终于想通了,决定巴结巫王了?”

    司徒青松很是诧异,阿沐难得开窍。

    “好过去巴结奚九夜,毕竟连奚九夜那小子都要巴结巫王。”

    小乌丫学司徒沐的神情当真是惟妙惟肖。

    “你小子,总算是有些长进。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父子俩不会永远去屈居人下的。”

    说罢,司徒青松盘膝坐下,却听得他口中,念了起来。

    一句句九命焚天诀的功法,落入了帝莘的耳中。

    这是帝莘第一次接触到九命焚天诀的功法,照理说,应该很陌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参悟。

    可是当功法口诀一入耳时,帝莘忽觉得心底一震。

    记忆如潮水般,在这一刻迅速复苏。

    他记起了多年前,曾经有类似的口诀在自己的耳边彻响。

    是什么时候?

    究竟是什么时候,是什么人在自己的耳边,念过类似的口诀字句?

    这些字句,融合在一起,竟是组成了一篇全新的字诀。

    每一个字,就如浮光掠影,一刹那不断闪过。

    帝莘脑中,刹那间一片空白。

    那个犹如魔音般的记忆里的声音,一次次洗刷着他的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