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7章 伪装
    司徒沐一回头,身后顿时火光冲天,司徒沐的衣襟,竟是燃了起来。

    他大叫一声,想要扑灭火。

    可那火势,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只是转瞬之间,就点燃了司徒沐的整个身子。

    “来人!快来人灭火!”

    司徒沐扑倒在地,满地打滚。

    不远处,一块烂泥巴倏地飞了起来,对准了他的嘴,把他堵得死死的。

    司徒沐只觉得浑身疼痛难耐,那火势已经遍布全身,任凭她怎么打滚都没用。

    渐渐的,司徒沐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

    到了最后,他的皮肉被涅槃轮回火活活焚烧殆尽,成了一具焦炭。

    司徒沐的眼睁得大大的,怎么也不信,自己竟会这般不明不白死在这山里头。

    叶凌月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

    “涅槃轮回火,果然厉害。”

    看到司徒沐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叶凌月这才走上前来,示意小鬼可以收手了。

    小鬼还真是个狠角色,涅槃轮回火在它手中,还真是一件利器。

    “这家伙嘴臭,长得也讨厌。”

    小鬼咧咧嘴。

    哪怕是没有鬼力,对付这种下作的角色,小鬼还是有的是法子。

    “奇怪了,司徒沐的修为怎么比起上一次见面时,差了许多。”

    叶凌月确定了司徒沐已经死透,再看看他的尸体。

    司徒沐好歹也是天魔廷的殿主,按理说,他的修为至少也得和血迟差不多,更不用说,他还得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和功法。

    “这人手中的这把矛有些诡异,这是一件祭器,看样子,又是一个中了巫王诡计的倒霉鬼。”

    小鬼看了看司徒沐手中的那祭器。

    “祭器?”

    叶凌月听到了这个名词,略有几分好奇。

    她手一扬,手中赫然出现了小小冥棺。

    小小冥棺一看到那件巫器,棺盖一咧开,发出了“嗤”的一声。

    叶凌月见状,不禁莞尔。

    小冥棺认主也有好些时日了,她对小冥棺的脾气也算是有些了解了。

    知道小冥棺言下之意,却是在嫌弃那件同样身为祭器的巫器。

    小冥棺的思绪,叶凌月也感觉到了。

    “这不算是真正的祭器,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件残缺的祭器,炼制之人的手法,可没有暗之领的那帮人那般高明。”

    叶凌月将那把破损的矛拿了起来。

    只是在拿起那把矛时,叶凌月就发现,里面还存着一抹极其微弱的意识。

    叶凌月也知,那必定是巫器炼制者留下的神识,她也不多说,将那把矛丢尽了九洲鼎内。

    不过一会儿,上面的意识就被炼化掉了。

    小冥棺是真正意义上的祭器,它在主人的命令下,可以不断吞食祭品,将其化为主人的修为。

    可这把矛,则是恰好相反,它看上去能使持有者的修为变强,可实则上,却在不断吞噬其生命力。

    司徒沐这个蠢蛋,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自以为修炼了九命焚天诀的功法和心法后,修为大增,只是在进入王巫山后,实力被禁制给遏制了。

    他并不知道,他的生命力不断被这把长矛吞噬。

    就算是没有叶凌月的出现,司徒沐在王巫山里,也活不过半个月。

    “这残缺祭器,应该是巫王的手笔。我听老辛头说,巫王来历神秘,会炼制这种祭器,引诱外界的高手进入王巫山送死。”

    小鬼盯着那邪门的长矛,啧啧称奇着。

    “巫王会炼制祭器?”

    叶凌月一听,不由多留意了几分。

    祭器,并非是九十九地的物品。

    在冥棺出现在九十九地之前,九十九地从未有过祭器之说。

    叶凌月怀疑,祭器是三十三天才有的存在。

    若是说巫王能够炼制祭器,哪怕只是残缺的半祭器,其身份也是非常可疑的。

    “可惜了,方才没来得及审问司徒沐。”

    叶凌月看着已经死干净了的司徒沐,有些遗憾道。

    “都怪我。”

    小鬼自责道。

    它只是图一时之快,想要试试涅槃轮回火的位列,却没想到,打乱了叶凌月的计划。

    “倒也不怪你,就算是司徒沐落到了我的手中,只怕也打听不到多少关于巫王的消息。”

    司徒沐此人,狂妄自大,虽说不知怎么就加入了巫王座下,可很显然,这样的角色,是不可能打听到太过关于巫王的消息。

    比起司徒沐来,叶凌月更担心的反倒是奚九夜。

    奚九夜入山的目的,本就可疑,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和巫王搭上线,叶凌月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奚九夜的用意为何。

    “老大,兴许我能帮上忙。”

    一旁的小乌丫跃跃欲试。

    “不成,太危险了,这里可是王巫山。”

    叶凌月颇为头疼地揉揉眉心,小乌丫的意思,她一眼就看破了。

    小乌丫是幻影凤凰,以她如今的修为,自可以天衣无缝化为司徒沐的模样,混入巫王座下。

    只是叶凌月并不想小乌丫冒那样的风险。

    “老大,不会有事的,我如今连气息声音包括招式都可以临摹出来。”

    小乌丫也想替叶凌月分忧解劳。

    她进入王巫山后,神力受限,自知在叶凌月身旁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还是太危险了。”

    叶凌月摇摇头。

    家人陆续离开后,叶凌月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坚强。

    她不想身旁重要的人,再次离开自己。

    况且,早前小吱哟才刚刚脱困。

    “小媳妇,这事太危险了。”

    小吱哟也一脸的反对。

    “老大,你要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任何人识破,一旦发现不对劲,我就跑,别的不说,我逃跑的本事可是一流的。”

    小乌丫拍胸膛保证。

    小乌丫正说着,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行来。

    “是司徒青松。”

    叶凌月神念一扫,迅速收了回来,那股熟悉的气息,赫然正是司徒沐的父亲司徒青松。

    看样子,这对父子都已经投奔了巫王。

    “老大,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先测一测,你们等着。”

    叶凌月想要制止,哪来还来得及,小乌丫也不多说,直接摇身一变,成了司徒沐的模样,朝着司徒青松来的方向快步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