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5章 第二天印
    太多的消息,一下子涌来,让奚九夜一下子有点手足无措。

    他竟然是天人之后,陨天一族。

    所以,他根本不是九十九地的人,他是天人!

    体内,血管里的血,在那一刻,仿佛要炸开一般。

    那一刻,奚九夜深知,奚巫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让我等到了这一天。祖星现,天河倾,终于有新的天域要诞生了,这一次,我们奚族绝不会再错过。”

    奚巫的言语里,满满都是激昂之意。

    万载眨眼即过,原本他已经死心了,没想到,万年后,会再度柳暗花明再现生机。

    “老祖,难道你是想要……”

    奚九夜迟疑着。

    “不错,奚族必定要重返三十三天。”

    奚巫一脸的自信。

    “可是……我们只有两个人。”

    体内的热血在沸腾了一阵子之后,渐渐冷却,残酷的事实,让奚九夜不得不冷静。

    始祖在王巫山内封闭了太久了,他恐怕不知道,如今的奚族比起当初的奚族要更加不济。

    奚族只剩了两个人,只有他和奚巫罢了。

    两个人,怎么重返三十三天?

    这简直就是痴人做梦。

    “两人又如何,当年的三千界,也是仙皇一手打造而成的,他当时也不过一人罢了。”

    奚巫嗤了一声。

    人数从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时机。

    “你来自九十九地,你把如今九十九地的形势,与我大致说一遍。”

    奚巫示意奚九夜在旁坐下,他能运用天力,预测出奚九夜的个人前尘后事,但对于天下时事,所知不多。

    他必须弄清楚,祖星具体的情况,以及封天令在内的一切事情,只有判断清楚眼下的形势,奚巫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奚九夜将大致的情况和奚巫说了一遍。

    只是在讲到封天令时,他迟疑了下,只是含糊其辞说了封天令的令主乃是神界的一位女神帝,也没有提起,叶凌月和自己曾经有过一段情。

    此外,奚九夜还询问了奚巫,关于通天路和祖星的一些事。

    奚九夜知道叶凌月和帝莘即将成亲,可是什么祖星,他未曾听说过。

    听奚巫的意思,那祖星还关系到升天之事,他必须打听清楚。

    “果然,除了封天令宿主之外,外人是无法看到祖星的。你身为天人,原本应该是足以看到祖星的,奈何你陨天多年,也罢,就由我助你,一开天人之眼。”

    说罢,奚巫伸出了那只枯瘦如柴的右手。

    奚九夜只觉得眉心一阵钝疼,奚巫的手指落在了奚九夜的眉上。

    一股温暖而又冰冷的力量,涌入了奚九夜的体内。

    他的眉心,神印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奚九夜闷哼了一声,就好像,眉心要炸开了似的,原本的神印,骤然变化,呈现出一颗星辰形态。

    “我以我天巫之力,解开了你的第二天印,从这一刻开始,你可以开始吸收天力,对你的修为,也大有好处。”

    奚巫的话,在奚九夜耳边回荡着。

    奚九夜只觉得,额头一阵火辣辣,又一阵冰冷,这种忽冷忽热的感觉,持续了很久,从眉心一直往他全身扩散开。

    体内的血脉如贲张开一般,骤然炸开,肌肉和骨骼发出了咯咯吱吱的响声。

    天地间,有大量不知名的力量,涌入了自己的体内。

    奚九夜觉得整个人像是要膨胀开一样,脑中一片混沌。

    来不及想第二天印到底是什么东西,奚九夜就彻底陷入了混沌之中。

    “这小子的悟性倒是很不错,才开天印,就能够吸收天地间的天力了,若是生在三十三天,前途更加不可测量。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命,带领奚族返回三十三天。”

    奚巫眼看奚九夜陷入了混沌之中,也不再多说,起了身。

    他离开镇魔山壁已经有好段时间了。

    虽然有尸魔那小子守在那里,可是对尸魔,奚巫一直不是很相信。

    他必须赶回山壁一带,免得镇魔石发生什么异样。

    奚巫刚欲离开,就见了一名男子快步朝着这边行来。

    “好你个奚九夜,让你去找个地方给我们修炼,你倒好,一个人偷偷躲在这里自在。”

    司徒沐一脸的怒容,看到了奚九夜时,也不管他是否在打坐,一拳横扫而来。

    司徒沐也是憋了一肚子火,奚九夜那小子,一路上都对他指手画脚。

    也不知那小子对那些巫者施了什么手段,那些巫者从来只听奚九夜的话,不理会司徒沐。

    司徒沐自觉受到了歧视,对奚九夜更是恼恨的紧。

    他方才命令那些巫者去找些吃的喝的,他储物腰带里的东西,一入王巫山就腐烂变质了。

    可那些巫者却一口一个托词,说是奉了奚九夜的命令,要四处巡逻,查清楚王巫的地势。

    司徒沐一听又是奚九夜,大发雷霆,也不顾司徒青松的阻拦,径直来找奚九夜算账来了。

    哪知这时,一杖袭来。

    司徒沐这才发现,身旁还站了名老者。

    “哪来的老家伙,滚开。”

    司徒沐正在气头上,也没留意这老者是否是山阴界的人,他如今修炼了九命焚天诀,更是膨胀,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了。

    他双拳推出,却见其拳上,一片烈焰熊熊,空气中,登时弥漫起一股火焰的气息,仿佛连空气都被点燃了。

    那拳对准了奚巫,直落而下。

    奚巫见了,枯爪一张,那几根瘦骨嶙峋的指划破了空气,火焰瞬间熄灭。

    只听得“噗”的一声,司徒沐周身的防御魔气,竟如纸一样,被直接捅破了。

    司徒沐大惊,想要收手,却已是来不及了。

    奚巫的爪扼在了他的手腕上。

    只听得“咔咔”两声,清脆的骨裂声,司徒沐的手腕就这么被齐齐卸了下来。

    司徒沐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阿沐!”

    紧随其后赶来的司徒青松见状,也是变了变脸色,他避讳着,看了眼奚巫,再看看已然睁开了眼的奚九夜,颤声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位前辈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