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1章 来历不凡
    帝莘搂着叶凌月,叶凌月定了定情绪,再看了眼尸魔,尸魔一脸不安的模样。

    “通天之路真能通往三十三天?”

    “我也不知道,只是巫王大人是这么说的,据说通天之路的尽头,就是三十三天,若是走过通天之路,就能成为天人,一些修为高深的甚至能成为地仙。”

    尸魔边回答着,边在心底咆哮着,这几人好像还没搞清楚状况。

    他们若是巫者,听到巫王的名讳不应该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么,怎么还会是这种反应?

    “还有你们说的那个叫做什么帝纣的,是死是活,一问巫王便知。”

    尸魔再说道。

    “尸魔,你少在搬弄是非,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是想引我们上山去找巫王。”

    帝莘冷哼了一声,看向尸魔的目光,有冷冽了几分。

    尸魔吓得浑身一颤,只觉得周身寒气袭来,连舌头都要冻打结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们若是不信,大可以跟我上山看看,上山的路,我认得,听说再过不久,通天之路就要打开了,能不能成为天人,进入通天之路就知道了。”

    尸魔眼珠子转了转,没想到,自己的诡计居然会被这小子看穿。

    “你们不要听他乱说,巫王残暴,真要上了山,大伙都是有去无回。”

    老辛头在旁喝止道。

    他们这些孤魂,在王巫山呆了那么久,巫王所作所为,也是耳濡目染,只是早前他并不知道,巫王居然控制了尸魔,暗中残害他们这些孤魂。

    这时,山腰方向,忽传来一阵隆隆声响,就如春雷突至。

    山腰方向,原本一直笼罩在王巫山腰的那团迷雾,忽然散开了。

    尸魔见状,登时大喜。

    “好一个老辛头,你难道不怕死,居然敢辱骂巫王。伟大的巫王大人,有外来闯山人想要加害于你最忠诚的臣子,救我!”

    尸魔忽然冲着山腰放声大喊。

    叶凌月和帝莘神情一肃,叶凌月迅速让小吱哟和小乌丫后撤,帝莘催动剑气,剑气呼啸而起,就欲护在几人身前。

    “不知死活的蝼蚁们,竟敢擅闯王巫山。尸魔,你个没用的东西。”

    就见山腰方向,迷雾散开的一瞬,有一双枯瘦如柴的青灰色鬼爪,从天而降。

    那鬼爪,爪风凌厉,透着一股森寒之气,左爪探向了尸魔,爪身扯断了叶凌月束缚在尸魔身上的魂链,右爪则是一爪探向了小鬼所在的方向。

    巫王觊觎小鬼的魂魄已久,今日醒来,发现了小鬼的气息近在咫尺,自然不肯放过。

    “小鬼!快往古战场方向逃,别回头!”

    老辛头见了,眼明手快,一把将小鬼推向了叶凌月和帝莘的方向,可他自己却被巫王抓了个正着。

    在巫王出现之时,山腰方向,同时有大量的迷雾席卷而来。

    那迷雾来势汹汹,还夹杂着一股腐烂腥臭的气味,颜色呈赤绿色,叶凌月一眼看去,就知道那迷雾有毒。

    “大伙小心,切不可沾染上雾气。”

    叶凌月和帝莘一个眼神交换,两人不再迟疑,叶凌月用魂链卷起了小鬼,帝莘一手一个小乌丫和小吱哟,两人按照老辛头的说法,朝着古战场方向奔去。

    老辛头在王巫呆了很久,对于如何对付巫王,自有一套法子。

    巫王实力高深莫测,眼下不是硬碰硬的时候。

    “老辛头!”

    小鬼不断挣扎着,它眼看着老辛头被巫王抓走。

    “老鬼,居然敢阻挠本王的计划,该死!”

    老辛头的魂魄,就如一张纸那样,被巫王直接撕碎了。

    “离开!小鬼,你一定要离开王巫!”

    老鬼的声音,在空气里冷冷的回荡着。

    叶凌月的心,往下沉了沉。

    可是她没有回头,她也知道,就算是回头也已经来不及了。

    巫王能一手撕裂一个拥有五千年魂魄的鬼魂,其修为,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得多。

    “放我回去,我要回去,我不能丢下老辛头。”

    小鬼死命挣扎着,叶凌月手中的魂链哗哗作响。

    身后,巫王的气息如影随形,越来越近。

    小鬼再这样挣扎下去,叶凌月难保不受影响,只怕很快就会被抓住。

    “若是想要老辛头白死,你就挣扎好了。”

    叶凌月只是淡淡地丢下了一句,魂链那一边,迅速没有了动静。

    这孩子,好歹还是个明事理的。

    叶凌月稍松了口气,她和帝莘四目相视,两人身法再加快了一倍,朝着古战场的核心区域走去。

    身后,巫王的气息渐渐消失了。

    和看样子,就如老辛头所说的那样,巫王不知由于什么缘故,他的活动范围是有限的,只能在山腰周围一带活动。

    离了那一带,巫王就举步维艰。

    这意味着,只要不脱离古战场的核心区域,闯入巫王的活动区域,就是安全的。

    叶凌月和帝莘确认了身后再无追踪之后,这才顿住了脚步。

    周围,只有呼呼的风声。

    “小鬼,你若是难受,就哭出来。”

    叶凌月轻轻放开了小鬼。

    小家伙从老辛头死后,就没有吱过声。

    叶凌月看不清它的表情,但是她的神念,能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忧愁,在空气中不断回荡。

    叶凌月叹了一声。

    她不擅长应对这种离别的场面。

    对于小鬼而言,老辛头是它唯一的亲人,如今唯一的亲人也没有了。

    “我不哭,老辛头说过,哭是弱者的表现。”

    小鬼的声音,倔强而又稚嫩。

    那团小小的魂影,一动不动。

    “我们会想法子帮你报仇的。”

    叶凌月抬起手,想要安抚小鬼,可手在半空中,落了空。

    她才想起来,这孩子,连一具肉身都没有。

    “我自己会报仇,巫王,我一定要杀了他。”

    叶凌月看不清小鬼的神情,可这时,她却能从小鬼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恨意。

    一个只有六岁大的孩童,怎么会有在这般毁天灭地一般的可怕意念之力?

    就连身为神念师的叶凌月,这时候,也感到一阵胆战心惊。

    小鬼,它到底是什么来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