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1章 古巫宝
    只是比起大长老来,他们没有那么幸运,在逗留了一两天后,什么都没找到,就只带着几件古巫器离开了王巫山。

    “那些巫者强者,在返回山阴界后,没多久也就陨落了,倒是他们带回来的古巫器,保存了下来,上面也保留了他们的一部分巫力,所以携着这些巫器进山,想来不会有性命之危。”

    山阴圣王说罢,就命了手下,送上了古巫器。

    一刻钟之后,几名侍卫果然搬了几个箱子进来。

    奚九夜等三人看了看。

    那是一把足有一人多高的青铜法杖,还有一把拂尘,以及一柄扇子。

    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巫器看上去实在不算是美观,甚至还有些残旧。

    “这些玩意,当真能够让我们进入王巫山?”

    司徒沐不信道。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天魔廷的殿主,从没用过这么破旧的兵器。

    “司徒殿主若是不信,大可以不用。但若是没有这三件古巫器,三位怕是无法入山。神界的婚礼,三位也就没法子参加了。这一次神界婚礼很是隆重,想来不少九十九地的人都会出席。”

    山阴圣子不冷不淡地说道。

    这三件巫器在山阴界的地位可是很高的,其级别也就比当初送到神界当礼品的三宝稍差一些。

    这司徒沐,性格狂妄,还是个丧家犬,还在那哔哔哔,山阴圣子对其早已不耐烦了。

    “阿沐,闭嘴,退到一边去。”

    司徒青松喝斥了司徒沐一声,后者这才心不甘情不愿退到了一旁。

    “既是如此,三位可以挑选一件古巫器,朕不日就会送三位去王巫。”

    山阴圣王但笑不语。

    一听说要挑选古巫宝,司徒沐第一个冲上前去,他左看右看,看中了那把青铜法杖。

    三件巫宝看上去都很破旧,比起来,唯一一件像样点的兵器就是青铜法杖。

    而且那青铜法杖个头最大,在司徒沐看来,若是真的携带有巫力的话,法杖无疑是最多的。

    所以他毫不客气将法杖收入怀中。

    司徒青松也不客气,他也上前,将那柄拂尘也收走了,余下的,不过就是那把扇子罢了。

    扇子看上去破破烂烂,上面的扇纸都已经掉了大半,只剩了一排扇架,这样的扇子,别说是当武器,只怕是碰一碰都要散架。

    好在,奚九夜也不是个计较的主,他也不多说,收了那把扇子。

    三人一番合计,决计当晚就出发。

    “待我等从王巫山回来后,一定要神界和天魔廷的那帮家伙好看。”

    司徒沐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一行人子啊夜色的掩护下,朝着山阴边境的王巫山去了。

    烟雾渺茫,在山阴界的边陲之地,原本坐落着几座麻雀大小的村落。

    可一百年前,那几座村落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村落上多了一片蜿蜒盘踞的山体。

    那山体就是王巫山,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出现的,到底是从天而降,亦或者是拔地而起。

    总之,王巫山就这么出现了,就好像万千年来,它一直都在这里。

    就如早前幽冥鬼王早前的星辰画卷里描绘的那样,王巫山的周围,终年笼罩着迷雾,山脚下,满是皑皑白骨。

    在王巫出现后,附近百里之内,所有的飞禽走兽都在一夜之间搬得搬,逃得逃,变成了一片荒地。

    天黑之后,从王巫一带吹过去的冷风,阴森可怖,吹到人身上,让人不禁直起鸡皮疙瘩。

    那并非是寻常的风,而是来自王巫山下,无数尸体积累而成的尸山阴风。

    “王巫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黑暗之中,却见一人立于风中,就如一柄标枪,屹立不动。

    夜北溟眸光深了深,看了看十里之外的王巫山。

    大长老陨落,血迟继承了太宰之位,夜北溟下落不明。

    所有人都不知道夜北溟去了哪里,还以为他受了排挤,亦或者是愤愤不平离开了天魔廷。

    可唯独夜北溟和已死去的长老知道,夜北溟是自愿放弃了太宰之位的。

    亦或者说,从加入天魔廷的第一天开始,夜北溟就知道,自己不会成为太宰。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夜北溟要得是掌控天魔廷一段时间,这一个目标已经达成了。

    这第二个目标,也就在咫尺之外。

    “北溟,答应我,保护血迟。再答应老夫最后一件事,杀了四大天兽,为天魔廷雪耻。”

    大长老重伤的那一夜,遣走了血迟后,和夜北溟交代的只有这么一番话。

    夜北溟没有立刻答应。

    “大长老,我以为,我与天魔廷已经是两清了。”

    也不明勇近乎陌生人的口吻,说出折句话时,大长老并不意外。

    “看来,你的确是修炼成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大长老对上夜北溟这副不近情面的面孔时,也是一阵苦笑。

    他这也算是作茧自缚。

    “也罢,横竖老夫就要死了,死之前,为了天魔廷,也为了异域,老夫就姑且再帮你一次。你帮老夫杀了四大天兽,你加入天魔廷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说罢,大长老一扬手,一团金灿灿的巫力,从大长老的身上,落到了夜北溟的身体里。

    那股力量,由强至弱,慢慢消失在夜北溟的体内。

    “此乃老夫体内最后的一点天巫之力,可庇护你打破任何结界,进入任何地方。但你记住,这股力量只能保护你三天。”

    大长老疲惫地说道。

    在这一部分的巫力从大长老的体内抽离之后,大长老整个人就如同被抽了魂似的,气息近乎消失。

    这一部分天巫之力,已经是大长老最后的保命之本了。

    “多谢,四大天兽之命,必取之。”

    夜北溟看了眼大长老,眼底多了几分敬佩之意。

    直到最后,这位老者还惦记着天魔廷的安危。

    不得不说,对天魔廷,大长老这一生是问心无愧的。

    夜北溟得了大长老的天巫之力后,就离开了天魔廷。

    至于大长老是死是活,或者说太宰是谁,都已经不重要。

    他既是得了大长老的好处,自然要去完成他的承诺,同时,也是他加入天魔廷的真正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