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8章 多情自古伤离别
    虽说,薄情看上去,神情自若,也不是很悲伤的模样。

    风情神尊暗恋自家师父(老大),师父(老大)要成亲,他应该很难过才对。

    “你们仨,还愣着做什么,青冥神后正在找你们,要给你们定制喜服。”

    薄情睨了三小只一眼,三小只没了声音。

    “我们这就去,风情神尊,我们节哀顺变。”

    说罢,三小只就立马落跑了。

    三小只跑得没了影后,薄情面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了。

    啵啵和鬼王妃的办事效率很高,不过是一夜之间,诸神山已经旧貌换新颜,山阶上已经铺上了喜毯,到处都可见红色的灯笼。

    就连周围的灵植灵花也都已经被换成了喜庆的红色。

    “十三,再过一些日子,就是你的大喜之日,我应该为你感到高兴才对,可我,就是笑不出来。”

    薄情苦笑着。

    他看着眼前一朵艳色的牡丹,眼前,出现了叶凌月的脸。

    她一身凤冠霞帔,那一刻,她必定是美的惊人,可身旁站着的男人,却不是他。

    他多么想,有生之年,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只可惜,还是迟了。

    只是迟了一步,就是迟了一辈子。

    若是当初遇到叶凌月的是他,而非是帝莘,那一切是否会不同。

    薄情落寞的背影,消失在晨风间。

    叶落了一地,残缺的又是何人的心。

    山阴界,天渐渐亮了。

    奚九夜睁开了眼,男人的眼眸,漆黑的犹如墨染一般。

    “天才刚亮,怎会莫名的心神不宁?”

    奚九夜起了身,有些心烦意乱。

    数日前,他从天魔廷返回,带回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司徒青松父子俩。

    原本,奚九夜是没有打算将父子俩带回去的,可中途生变,天魔廷那边,不知为何知道了司徒青松的背叛。

    司徒青松父子俩对奚九夜还有些用处,所以在通知山阴圣王后,奚九夜把人带了回来。

    得了九命焚天诀之后,山阴圣王很是高兴,将奚九夜赞赏了一番。

    可他并没有修炼九命焚天诀,而是让奚九夜和司徒父子俩一起,修炼九命焚天诀。

    奚九夜自然知道山阴圣王的心思,那老家伙,摆明了是还不相信九命焚天诀的真实性,所以让他们先行修炼。

    司徒父子当即就开始修炼。

    奚九夜也从一起开始修炼。

    在修炼之处,奚九夜能够感到自己的异魔之力大幅提升,更是一口气突破到了八命,可是在三日之后,他体内的异魔之力就再无增长。

    这让奚九夜很是纳闷。

    至于司徒青松父子俩的修炼速度,甚至比奚九夜还要慢一些。

    原因无他,只因父子俩并不知道,他们修炼的九命焚天诀的心法是假的,奚九夜自然也不可能主动告诉他们。

    至于帝云裳,考虑到她最近的情况并不稳定,奚九夜也没敢贸然让她修炼。

    今晚,奚九夜像往常一样,修炼九命焚天诀的功法,可是一直没法子集中精神。

    他的眼皮子一直跳个不停,一阵心神不宁。

    这种感觉,让奚九夜很是烦躁。

    奚九夜性冷清,为人做事,鲜少像是今日这般。

    “难道说,这部功法也有什么问题?”

    奚九夜在屋内反复踱着步。

    “九夜大人,圣王邀请您前去大殿一叙。”

    门外,有人来报。

    奚九夜看看时辰,天才刚亮,这个时辰,照理说山阴圣王应该不会找他才对。

    既是突然召见,想来是有急事,奚九夜当即出了门。

    到了半路,就看到司徒青松父子俩也匆匆赶来。

    奚九夜挑了挑眉,山阴圣王此举何意?

    “三位,一早叫你们来,实在抱歉。只是事情有些紧急,所以才召你们前来。”

    山阴圣王和山阴圣子,都在大殿等着。

    看两人的神色,不是特别对头。

    奚九夜不由动容。

    至于司徒青松父子俩倒是没什么反应,两人这些日子,也一直在修炼。

    尤其是司徒沐一心想要杀回天魔廷,一雪前耻。

    “圣王客气了。不知圣王召见我们,所为何事?”

    奚九夜笑着说道。

    “九夜兄弟,我这次找你们来,主要有两件事。一件事,是关于天魔廷的。另外一件事,是关于神界的。”

    山阴圣王欲言又止。

    他也是今日一早,才刚得到消息的。

    “哦?圣王但说无妨。”

    奚九夜一听关于神界,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

    “天魔廷那边,大长老陨落了,血迟继承了太宰之位。”

    山阴圣子在旁说道。

    “什么?血迟那小子当了太宰!”

    反应最大的莫过于司徒沐。

    他狼狈出逃天魔廷,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一心想要回到天魔廷。

    如今一听说太宰之位居然落到了血迟头上,司徒沐差点没气晕过去。

    若是说太宰之位,被夜北溟夺了去,那还情有可原。

    毕竟司徒沐这一年来,一直在和夜北溟较劲。

    可血迟算什么东西,他论起功劳和资历,都比不上他和夜北溟。

    司徒沐和秦小川是一辈的,资历深。

    夜北溟虽然资历浅,可他带领天魔廷多次击退帝魔家族,也是功劳不小。

    血池不过是仗着大长老的推荐罢了,却半路抢了太宰之位,司徒沐心底的怨言可想而知。

    “那夜北溟呢?”

    奚九夜更关注的还是夜北溟的下落。

    夜北溟不惜叛神,加入了天魔廷,奚九夜料定他必定有阴谋,如今太宰之位被人所夺,奚九夜不信夜北溟会无动于衷。

    奚九夜可不是司徒沐,只要能让夜北溟吃瘪,谁当太宰都可以。

    “夜北溟离开了天魔廷。”

    山阴圣子答道。

    “神界那边又是怎么回事?”

    奚九夜挑挑眉。

    天魔廷易主,帝魔家主也更替了家主,异域这一次,可谓是遭遇了重大变故。

    比起来,神界三大新帝继位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

    不得不说,三位新帝颇有些能耐,能在短短半年多时间里,平定了内乱,还抵御了异域的侵略,连暗之领的入侵都被挫败了。

    奚九夜也很好奇,如此的神界,到底还有什么,是值得山阴界大惊小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