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3章 天魔廷之变
    身为女子,哪一个不想自己的夫君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鬼王妃更是如此。

    她又何曾不想和鬼王有自己的孩子,这也算是她回报鬼王的一片深情。

    可她更知道,若是她只顾及一己之私,虽说可以避开天罚,可神界若是毁了,月儿一家人受了波及,她和幽冥鬼王也无法舍身其外。

    若是说一定要做出抉择,那鬼王妃宁可牺牲后人。

    “你当真愿意”

    鬼王听罢,也不由动容。

    他身为男儿,可论起深明大义,甚至还比不上自己的爱妻,说起来,也是心中有愧。

    “幽冥,妾身此生有你相伴,已经无憾。”

    鬼王妃泪眼朦胧,一双柔荑,紧紧握住了鬼王的手。

    这一声此生无憾,却是深深撼动了幽冥鬼王的心。

    他闭上了眼,将眼底的情绪波动,掩了下去。

    他明白了。

    他逍遥了万年,该由他承担的一切,还是必须由其承担。

    叶凌月和帝莘离开了风谷,两人一路上,都沉默不语,各自想着心事。

    “洗妇儿”

    眨眼,已经到了叶凌月的宫殿外,帝莘迟疑了下,开口想要说什么。

    “帝莘,你不用担心,我们一定还有其他法子,能找到帝纣前辈的下落。”

    叶凌月还以为,帝莘为了早前的事担忧。

    “洗妇儿,我并非担心这件事,而是有另外一件事,想要与你说。”

    对于帝纣的下落,帝莘倒是没有想叶凌月那般执着。

    他是欠了帝纣,可那也是他一人的事,他并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牵连到叶凌月和鬼王一家人。

    帝纣死了已经五百多年了,就算是幽冥鬼王真愿意帮忙,也未必能找到对方的下落。

    帝莘想要告诉叶凌月的,乃是自己体内太阳邪君之事。

    “臭小子,你不是想要告诉那丫头老子的存在吧”

    就在帝莘准备坦白自己体内的变化时,蛰伏在帝莘的异魔之心内的帝纣打断了帝莘的话。

    “我与我洗妇儿之间,并无什么秘密可言。”

    帝莘并不打算隐瞒太阳邪君之事。

    太阳邪君的存在,本就很古怪。

    在帝莘还是凤莘巫重时,懵懂不知事,太阳邪君入体,它的存在,让凤莘巫重一度被视为妖孽,被紫堂宿击杀。

    此后,帝莘出现,末日妖阳随之沉寂。

    随着帝莘的实力的不断强大,末日妖阳鲜少发挥作用,只是在几次机缘巧合之下,发挥过作用。

    帝莘本以为,自己的力量已经压制住了末日妖阳,哪知道,这一次天池洗礼,末日妖阳只会生出了灵识,这也是帝莘始料未及的。

    虽是不知道此事时好时坏,可帝莘以为,此事还是必须知会叶凌月一声,免得叶凌月担心。

    “一口一个洗妇儿,你可知,那女人是你的克星。她是太阴天女,若是告诉了她我的存在,只要将本君吸收,她的修为可以大涨。本君和你乃是同生共死,本君若是死了,你小子也会死。”

    太阳邪君威胁道。

    太阳邪君跟随帝莘从小到大,也知这小子对那女子简直是死心塌地,可那女人体内的太阴之力一天天成长,已经成长为其最大的对手了。

    太阴太阳,本就是天敌。

    这小子想要和那女子在一起,简直是痴人做梦。

    “什么太阴太阳,与我何干。”

    帝莘压根不理会太阳邪君这一套。

    “你以为,那女人什么事都告诉你了不成她的体内,也有一股特殊的气息,她可曾告诉你,对方到底是什么东西”

    太阳邪君不屑一顾道,为帝莘的死心眼很是不值。

    这小子,还真是情窦初开,太相信女人了。

    女人,那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洗妇儿身上也有特殊的气息

    帝莘有些吃惊。

    叶凌月身上的确有不少秘密,大部分帝莘还是知情的,譬如说鸿蒙天,譬如说天地阵,以及她手中的特殊鼎印九洲鼎。

    可什么特殊气息,叶凌月却从未提起过,还是说,这一切是太阳邪君在挑拨离间

    帝莘迟疑了片刻,就否定了心头的想法。

    他相信洗妇儿,至于体内的这一位,帝莘压根不信任他。

    就在帝莘准备开口之际,就见一名神卫匆匆前来。

    “启禀两位神帝,青冥神帝请两位到议事殿一叙。”

    见那神卫神情焦急,叶凌月和帝莘不敢大意,当即就改道去了议事殿。

    一进议事殿,叶凌月就见了冥日、啵啵夫妇,以及四方神尊、薄情、祝年玉等人都在。

    “凌月,帝莘,你们来了就好,有一件事,我刚得到消息。”

    冥日面色沉凝,看了叶凌月一眼,这才说道。

    “我刚得到消息,天魔廷的大长老陨落了。同时,天魔廷有了新的太宰。”

    叶凌月和帝莘俱是一愣。

    不过是几日的功夫,大长老竟已经陨落了

    看来早前幽冥鬼王所说的,天罚之事,竟是真的。

    天魔廷的新太宰,难道会是爹爹

    叶凌月没有开口,之事等待冥日宣布最终的结果,哪怕那个结果是叶凌月最不想知道的结果。

    “天魔廷新的太宰,是血迟。”

    冥日也是刚得到消息不久,血迟成了新太宰这件事,已经在异域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震动,毕竟早前,大长老的种种举动都表明了,他心目中,太宰的最佳人选,乃是夜北溟。

    为何在大长老会突然改变主意,难道说,爹爹他

    叶凌月的心底,涌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那我爹他”

    “你爹爹应该没事,据我们的探子打听到的消息,北溟在几日前就离开了天魔廷,在离开天魔廷之前,他并无和大长老、血迟等人失和的表现,看上去,应该是外出执行什么特殊任务去了。”

    最初得到消息时,冥日也担心,夜北溟遭遇了什么不测。

    毕竟天魔廷这些年因为太宰而发生的各种明争暗斗,层出不穷,一点也不比神界逊色。

    听冥日这般一说,叶凌月和帝莘都松了口气。

    夜北溟没有成为太宰,对于神界而言,严格意义上说,是件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