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2章 私情和大义
    祖星出现,当世知道的人,很是有限。

    但至少封天令的宿主们,是可以发现祖星的出现的。

    祖星选择出现在神界和异域,这意味着,这两地,将会成新诞生的天域。

    可究竟是神界还是异域

    更确切地说,到底是叶凌月还是帝莘

    叶凌月和帝莘两人都散发出了强烈的紫气。

    紫气,只有天巫才能看得到,它又被成为帝王之息,乱世之中,只有真正的帝王之才身上,才会出现类似的气息。

    一个时代,拥有帝王之气的人,往往只有一个。

    想来大长老也看到了两人身上的气息,他没有说破,却让两人来找幽冥鬼王,摆明了,也是想让幽冥鬼王判断,谁才是真正的祖星之选。

    可这一次,连幽冥鬼王都没法子看清楚。

    但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天下大势,必定为这两人所左右。

    夜幕降临,诸神山的天空,依旧如往昔一样美丽。

    幽冥鬼王抬头一看星空,眸色沉了沉。

    星空之上,万千繁星闪烁,可不知为何,在幽冥鬼王眼中看去,星芒黯淡了许多。

    “祖星出现,众星失色,看来死老鬼当年的话都是真的。这漫天星辰很快都会陨落。若是宿主依旧没法子飞升,那两地都会化为废土。就连我和王妃也会被波及。”

    幽冥鬼王摇头叹气。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他最终还是得出手帮助叶凌月或者是帝莘。

    只是,他应该出手帮助谁

    “死老鬼,你还真是留给我和幽不名一个大难题。本王到底该辅佐何人”

    幽冥鬼王挠挠头,这次还真是为难了。

    于情于理,他都应该选择叶凌月,毕竟那是自己的便宜孙女儿。

    可从紫气的强弱上看,帝莘还要更强一些,这才是幽冥鬼王最头疼的地方。

    甚至于,幽冥鬼王不告诉叶凌月帝纣的下落,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还有一事,幽冥鬼王的师父,也就是天魔廷的那一位太宰,在临死前只有一个遗愿。

    他并没有强制要求幽冥鬼王一定要继承天巫之位,却希望幽冥鬼王在异域大难临头之时,能够站出来,保住异域。

    而异域这边,封天令的宿主,无疑就是帝莘。

    一边是亲情,一边是情谊,幽冥鬼王顿觉一个头两个大。

    “幽冥。”

    就在幽冥鬼王劳神苦思时,身后,一阵淡淡的香风拂面。

    幽冥鬼王一诧,却见身后,鬼王妃一脸嗔怪,看着他。

    “小心肝,你怎么你一直没离开”

    幽冥鬼王惊了惊。

    他方才一时沉思着祖星和封天令的事,没想到鬼王妃会去而复还。

    鬼王妃看似柔弱,可她却并非寻常女子。

    这一点,从夜北溟自小接受的教育就可以发现。

    她早前虽有些恼火鬼王的脾气,可走了半路,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幽冥鬼王的性情,虽不按理出牌,对叶凌月一家人却很是不错。

    早前,叶凌月父女俩下落不明,鬼王妃很是担心,也是幽冥鬼王自告奋勇,算出了父女俩的消息。

    比起来,找一个帝纣的下落,对于幽冥鬼王而言,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幽冥鬼王却推三阻四,就连鬼王妃闹脾气,他都不肯松口,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鬼王妃和幽冥鬼王结为夫妇数百年,一回想,自是觉得不对头。

    她想了想,折身走了回来,恰好就见了叶凌月、帝莘和鬼王交谈的话。

    真相竟是如此鬼王妃叹了一口气,看向幽冥鬼王的眼神里,含嗔带怨。

    “小心肝,你不会是全都听到了吧我真不是故意的,如果我知道,这一切会波及到我们的后代,当初打死我,就算是变成丑八怪,我也不会把天罚转移到他她身上。”

    幽冥鬼王唯恐鬼王妃恼火,连忙解释。

    “幽冥,我若是让你帮助月儿,找出帝纣的下落,你可会怪我”

    鬼王妃轻轻摇头,一双美目水光涟漪,望着幽冥鬼王。

    幽冥鬼王愣住了,他没想到,鬼王妃竟会有这样的要求。

    “你你难道不知道,找出帝纣的下落,会带来什么的后果”

    鬼王不知鬼王妃听到了多少,他也知道鬼王妃很疼爱叶凌月,可要付出代价的,可是他们的后人。

    虽然他们的后人,不知在什么地方。

    “我想过了,若是能帮助月儿和北溟一家人,就算是我永世不能孕育后人,我也心甘情愿。”

    鬼王妃那张美丽的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定之色。

    身为夜北溟的娘亲,鬼王妃从小就没有好好照顾夜北溟。

    那孩子成亲后,也经历过颇为艰难的一段日子。

    那时的鬼王妃,还在幽冥鬼蜮,由于身子的缘故,没法子帮助夜北溟一家人。

    就连夜凌月中途夭折,云笙被佛宗强行带走,夜家一家人被迫分离,鬼王妃都只能眼睁睁看着。

    这一次,她想帮助叶凌月一家人。

    她也知道,帝纣的下落,绝不仅仅像是叶凌月嘴上说的那么简单,只是想要请帝纣的魂魄前来主持婚事。

    叶凌月那孩子,是个很懂事的孩子。

    她必定有其他难言之隐。

    既是如此,鬼王妃自也不会说破。

    加之幽冥鬼王这些年,为了替她找一具肉身,四处寻觅,很是辛苦,却一直没什么发现。

    鬼王妃不想让幽冥鬼王一直做无用功。

    既然天罚会作用在他们的后人身上,那她和鬼王,可以不要孩子。

    这样一来,天罚就无法发挥作用了。

    这个决定,鬼王妃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做出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难道你就不想有一个我们共同的孩子”

    哪知鬼王听鬼王妃这么一说,脸色难看了几分。

    他凝视着鬼王妃,眼底隐隐有怒色闪动。

    他为了两人能够有一个共同的孩子,几经努力,可没想到,她心底,根本不想有一个他们的孩子

    “幽冥,你误会了。我只是不想用将来的不确定,断绝了神界的生机。这些天,你经常深夜起来观星,我想,你应该也在担心一些事,我只是妇道人家,不宜过问天下大事。可我知我的夫君,绝非是一个只顾儿女私情的人。”

    鬼王妃看出了鬼王的恼火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