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5章 祖星,乍现
    帝莘的话,让叶凌月顿住了脚步。

    她奇怪地看了眼帝莘,难道帝莘被义母几句话就影响到了

    这可不像是帝莘平素的作风,可想到这阵子,帝莘的确有些沉默寡言,叶凌月也不免有些担心。

    从天魔廷回来后,帝莘身上,莫名其妙就多了封天令的烙印,他又知道了自己自小开始修炼九命焚天诀的心法的事,这些事,怕是对帝莘都有影响。

    也许,她和帝莘应该敞开心扉,讲一讲了。

    帝莘正欲说可这时,他和叶凌月都觉得心头一震。

    两人抬头看向了天空。

    漆黑的星空,并无一颗星辰。

    可就在叶凌月和帝莘抬眼看天空的一瞬,他们同时看到了一颗星辰,从东边,徐徐升了起来。

    那一颗星辰,灿烂无比,明明只是一颗星辰,却犹如太阳一样。

    漆黑一片的天罚戈壁,在这颗星辰的作用下,变得犹如白昼一样。

    星辰还在不断地移动,叶凌月和帝莘都一脸的震惊。

    “那是什么星,怎么会突然出现”

    叶凌月脱口而出。

    她从未在天空见到那样的星辰。

    “什么星”

    叶凌月的话,引来了啵啵和三小只的注意,他们同时抬头,看向了广阔无垠的夜空。

    只是四人的脸上,都是一片的茫然。

    “没有星辰啊,老大,你是不是赶路太累,看岔眼了。”

    小吱哟嘀咕了一句,它的眼神一向很好,别说是夜空的璀璨星辰,就是一粒尘芥,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就是自东向西移的那一颗。”

    叶凌月一听,更加纳闷了,她指了指夜空。

    啵啵等人都连连摇头。

    “你们都看不到”

    帝莘也很吃惊,他和叶凌月对视了一眼,他们俩显然都看到了。

    只是为什么,这颗星只有他们俩才看得到。

    “今天是十六,按照天罚戈壁的情况,一般而言,一年没几天能看到星星,更何况,还是什么移动的星星。”

    啵啵狐疑着,再看了眼天空。

    天罚戈壁由于位置的特殊性,一年到头,都是阴霾笼罩。

    虽说后来天罚皇朝被净化,可这里的天空也不见得好多少。

    “它还在移动,我和帝莘都看见了,亮如太阳。”

    叶凌月一直凝视着那颗星辰。

    它就如流星一样,划过了天空,拖出了一条迤逦的光。

    可有了知道,它绝不是流星。

    只因那颗星辰在移动时,光芒并未减弱,而是越来越盛。

    “它停止了。”

    帝莘眼眸一深。

    那颗星辰在越过了大半个天罚戈壁之后,终于在天罚戈壁的最正中的位置顿住了。

    天罚戈壁的中间区域,正是异域和神界的交界处。

    而那一颗只有帝莘和叶凌月才能看得到的,将整个大地照的犹如白昼一样明亮的星辰,就这样,定在了天罚戈壁上。

    两人面面相觑,因为这颗星辰的出现,帝莘本欲告诉叶凌月的话,也一时卡在了喉咙里。

    “是祖星”

    在两人诧异的同时,两人的体内,烛照和太阳邪君不约而同喊道。

    祖星

    叶凌月和帝莘也是一诧,那又是什么星辰

    “丫头骗纸没见识的小子,连祖星都不知道。这可是好东西,祖星普照,意味着那个地方,已经成了新的天河的孕育地。天河你不是见识过,只有三十三天才有的天河,这意味着,你脚下的这块地方,已经成为飞升之地。”

    烛照和太阳邪君都很是激动。

    当初封天令出现,意味着九十九地将有新的势力飞升。

    但具体是什么势力,还需要看封天令最后的归属。

    可祖星出现,那就意味着,会有一片新的天域诞生。

    “天河”

    叶凌月和帝莘并没有见过三十三天的所谓天河,可他们脑中,同时出现了他们在阳泉古道看到过的那一场天河倾落的盛况。

    那一条,就是天河

    “可是这颗祖星到底是出现在哪里”

    叶凌月迟疑了下,看了看脚下。

    好死不死的,这一颗祖星悬挂的地方,是神界和异域的交界处。

    叶凌月困惑的,也正是帝莘不解的。

    “”

    烛照和太阳邪君也回过神来了。

    也对,这颗祖星悬挂的位置,怎么这么怪异。

    这块被选中的天域,到底是哪一块

    “小月月”

    啵啵见叶凌月和帝莘都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似的,再看看天空,看看两人,也是一脸的担忧。

    这两孩子,不会是傻了吧。

    “帝莘,这颗星辰有些问题,我们先回诸神山,我想,也许爷爷能帮我们。”

    叶凌月定了定神。

    不管烛照说得是真是假,她回去一问鬼王,想来他会有个说法。

    两人也不再多说,一行人一起赶回诸神山。

    而就在祖星出现之时,异域天魔廷内。

    星辰殿内,血迟就候在大长老的床榻边。

    大长老自天池剧变那一日后,身体就每况愈下。

    他也不让人医治,他昏昏醒醒,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至于夜北溟,他也不知所踪。

    天魔廷内,经历了一阵骚乱,好在血迟一力控制下,已经渐渐恢复平静。

    天池也已经开始重建,只是消失的四大天兽不会再出现了。

    血迟派人知会了叶凌月之后,心情也一直很压抑。

    他大多时候都很沉默。

    夜间,他命令内侍退下后,自己衣不解带,照顾着大长老。

    夜色降临,星辰殿内显得出奇宁静。

    听到床榻上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血迟没有半点倦意。

    他起身没走到了星辰殿的地之苍下。

    昨日,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和女神彻底决裂。

    这一切源于早前夜北溟的那席话。

    若非是夜北溟告诉他,血迟不曾想到,大长老一人身上背负了那么多。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大长老唯一的请求,竟是让夜北溟保住血迟。

    他欠了大长老,欠了天魔廷太多了。

    血迟一阵苦笑。

    “抱歉。”

    看着地之苍上,漫天璀璨的繁星,血迟轻声说了一句。

    这一句抱歉,连血迟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对叶凌月,亦或者是对大长老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