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4章 变数
    早前叶凌月曾经来过禁制一次,只是相较于两个月前,叶凌月觉得,禁制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怎么感觉”

    叶凌月皱皱眉,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哎,你们仨小心点,别”

    啵啵还未说完,就见了小吱哟、小乌丫和曾小雨三人正往禁制走去。

    她吓得大叫了一声,早前她担心三小只靠近禁制,特意让他们在不远处等着,方才她被见到小月月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倒是忘记了叮嘱。

    眼看三小只已经要进入禁制的范围内,啵啵吓得脸色都白了。

    三小只的面前,陡然多了个人,帝莘长臂一捞,将三小只扫了出去。

    可他自己已经不可避免撞在了禁制上。

    “小心”

    啵啵是见过那禁制的威力的,帝莘这一靠近,哪怕他实力再强,可遇上了禁制,只怕也会

    啵啵吓得闭上了眼,叶凌月也惊了惊,往前一跨,就要拦下帝莘。

    叶凌月和帝莘同时都进入了禁制的范围之内。

    风平浪静,戈壁上,一切如常。

    没有强大的禁制之力,也没有半点异变。

    叶凌月和帝莘,都好好地站在了禁制的范围内。

    “这怎么可能帝莘你怎么会没事”

    啵啵没有听到异动,睁开眼一看,就看到帝莘和叶凌月都置身在禁制之内。

    她瞪圆了眼,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啵啵揉揉眼,帝莘依旧好好站在那里,哪里像是灰飞烟灭的模样。

    “不会是禁制失灵了吧”

    啵啵还有几分不信,她随手捡起了一块石头,丢了过去。

    那石头才一靠近禁制,帝莘和叶凌月同时觉得脚下一震,脚下一片紫光闪烁。

    那一块石头,还未靠近,就在禁制数丈之外的地方,成了粉末。

    “”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就连叶凌月,也不由变了变脸色。

    方才,若是那禁制也对帝莘发挥作用,那现在的帝莘

    “哎,帝小子,你背后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啵啵诧异之余,看到帝莘的背后,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光芒。

    就方才那阵功夫里,天已经暗了下来,夜色降临,天罚戈壁入夜了。

    被啵啵这么一提醒,叶凌月等人也同时回过头去,看向了帝莘的背后。

    帝莘的背后,发出光的正是那一块自天池洗礼之后,忽然出现的“封天令”的烙印雕文。

    “你背后怎么会有封天令”

    啵啵咋舌。

    “义母,我们有件事忘记和你说了,帝莘去了异域后,顶替了帝释伽,成了异域封天令的宿主。”

    叶凌月才想起来,还有这茬子事。

    叶凌月一说完,啵啵的脸色就变了。

    她看看帝莘,再看看叶凌月,再看看那个对帝莘失效的禁制。

    “小月月,这件事,我们回诸神山再说。”

    啵啵平日是比较顽劣,不理世事,可这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

    至少关于封天令宿主这件事,她还是很清楚的。

    封天令宿主,关系到叶凌月的性命。

    九十九地,除去叶凌月之外,还有九十八名宿主。

    这九十八名宿主,说白了,都可能代替叶凌月成为封天令的令主。

    他们一旦成为令主,就意味着叶凌月会死。

    可这会儿,帝莘竟然也成了封天令宿主,而且,他还能进入紫堂宿为叶凌月设下的禁制,这说明了什么

    啵啵是一名很出色的界师,她对阵法禁制的了解,在九十九地也是数一数二的。

    她不正儿八经办事,不代表她连基本常识也没有。

    一般而言,禁制也好,阵法也罢,设置之时,阵师和界师都会有个基本限制。

    紫堂宿的禁制,看似很高明,可实则上,也很简单。

    他只是针对封天令的令主,开放了禁制。

    这个条件,在两个月前,只有叶凌月满足,所以任何其他人只要靠近禁制,都会被禁制抵触,直接抹杀。

    可两个月之后,这一切都改变了。

    帝莘成了封天令宿主,禁制不对他发挥作用,这就意味着,禁制或者说是封天令已经自动将帝莘认定为,与叶凌月同样的存在。

    帝莘,也成了令主。

    这么简单的事,啵啵一下子想通了,更何况是叶凌月和帝莘。

    帝莘的脸色,也沉了沉。

    他缓缓转过身,看向了背后不远处的那一块封天令。

    “义母,你不要乱猜。”

    叶凌月为难道。

    “我有没有瞎猜,你们自己心里最有数,帝莘我问你,那块封天令,你可有感应”

    啵啵严厉了起来。

    她审视着帝莘。

    帝莘是异魔,他曾经是妖祖。

    这个男人,身上带着太多的秘密,他如今还是九命帝魔。

    虽然他是神界的新帝,可他的不定因素太多了。

    帝莘没有说话。

    事实上,在他走进天罚戈壁时,他就感应到了封天令。

    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最初,帝莘还以为那是幻觉,可禁制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看到帝莘沉默不语,啵啵冷哼了一声。

    她不管小月月多爱帝莘,只要这小子会威胁到小月月的利益,她和冥日都不会放过他。

    “义母,帝莘不可能会和我抢夺封天令。”

    帝莘对封天令的感应,叶凌月并非全然不知。

    在进入天罚戈壁后,叶凌月也感到,自己对封天令的感应,弱了许多。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出现过。

    她之所以不说,是因为她知道,任何人都可能和她抢夺封天令,唯独帝莘不会。

    “小月月,这件事,你义父和鬼王自有定论。”

    啵啵拉长着脸,一脸生人勿进的模样。

    远处的封天令依旧静静矗立在那,啵啵也不再多说,催促着几人快点返回诸神山。

    帝莘沉默不语,背后的那一块封天令的烙印,让他也是日夜难安,尤其是他的体内,还出现了妖阳邪君。

    一切都看上去如此偶然,似乎又是冥冥之中另有注定。

    “洗妇儿,我有一事要和你说。”

    帝莘想了想,妖阳邪君的事,他不能再隐瞒下去了。

    若是他的存在有朝一日会威胁到洗妇儿的安危,他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